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3:最为难的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那一瞬间,我看着她跌在地上,我们几个在坡下的人,显然都慌了,连忙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吴雨涵表情痛苦,浑身上下都是灰土,她拧着眉,抬了抬手,又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摔到哪里了?别乱动,告诉我,哪里疼?”

    樊世杰连忙开口,吴雨涵皱着眉,半天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脚…脚腕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都连忙看向她的脚,但是谁都不敢乱动,以免又加重强势。最后我们慢慢地扶着她走到了一旁,让她坐在了一个石头上先休息着。

    单彻和孟凡也赶快从坡上下来,我们围着吴雨涵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我们手忙脚乱,吴雨涵始终都皱着眉,确认她身上除了脚踝崴了之外,只有手心轻微的擦伤之后,我们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于然把带着的擦伤药和创可贴拿出来,我又开了一瓶水,为她把手掌的伤口清洗干净,然后他们帮她包扎了伤口。

    “脚踝应该是崴了,现在我们还在山上,也没办法,只能下了山送到医院做检查才行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表情严肃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下山,她肯定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路了。”

    孟凡开口,他说完之后,我们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好,虽然背着行李,但是眼看行程都走了大半,马上就到山下了,但是现在,多了一个伤员,我们其他人是没问题,可是她不能走路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什么都没说,周围的人表情都很严肃,温心靠在我的身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能走…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吴雨涵轻声开口,眼神却看向单彻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走,万一更严重了呢?”樊世杰开口,语气有些冷,“只能背着她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这样,轮流背她一段路程,其他的人在旁边护着。”

    于然也难得地严肃,轻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,行吗?”

    樊世杰顿了顿,又开口询问吴雨涵的意见,她坐在那里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半天,她才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语气冰冷,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。

    于然孟凡他们面面相觑,似乎不太明白吴雨涵为什么这么倔强,可是我清楚啊,作为女人,我又怎么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富家小姐,在业界都被人捧着,追求她的人那么多,谁又能靠近她?如今她崴了脚,几个大男人轮流背她,和她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,她又怎么可能会愿意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转头看向站在我身边的单彻,他面无表情,嘴唇紧抿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大家都没了办法,吴雨涵努力用手撑起身下的石头,似乎想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颤颤巍巍,崴了的右脚在不停地颤抖,孟凡伸手准备去扶她的胳膊,却被她伸手挥开了,她的手上一用力,脚下又站不稳了,整个人又跌坐在了石头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身边的单彻突然动了动,他迈步走到吴雨涵面前,转过身,背对着她,蹲下身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,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看着这一幕,脑海里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的视线,都从吴雨涵身上一下子转移到了我的身上,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在翻滚,这一刻,我很难受。

    吴雨涵犹豫了一下,才慢慢地伸出手,环上了单彻的脖子,单彻将吴雨涵背了起来,然后就朝前走了。

    我愣在那里,剩下的人也都站在那,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陈珝……”

    温心小声地叫着我的名字,似乎是生怕我会生气一样,我咬了咬下嘴唇,努力扯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下山。”

    我故作轻松地转身,可是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,乱做一片,温心连忙跟了上来,轻轻地拉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只是径直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前面两个叠在一起的身影让我觉得刺眼,我低下头,想让自己只注意脚下的路,不看其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为何,泪水就一下子涌入了眼眶,地面变得越来越模糊,接着泪水就直接脱离眼眶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樊世杰在我的另一边,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臂,然后看向于然孟凡和温心,对他们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,去照顾着单彻他们,我和我妹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很识趣,什么都没说,就朝前走了,我抽了抽鼻子,抬起头,看着樊世杰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拉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哭。”樊世杰拿出纸巾,递给了我,“单彻这样做,也是逼不得已,你想,吴雨涵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如果单彻不背她,我们就只能在这里耗下去,怎么说,这里吴雨涵最熟悉的人,就是单彻,他们是生意上的伙伴,如果他不管吴雨涵,也说不过去。而且你也说了,是吴江把他女儿拜托给你们的,现在已经出了意外,如果再发生点什么事情,单彻也不好交代,你自己想想,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听他这么说,虽然心中明白,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单彻去背她……心都要碎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低下头,情绪依然不稳定。

    樊世杰顿了顿,过了一会儿又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我和单彻说了很多,他很爱你,真的很爱你。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是单彻,你该怎么办?其实最委屈的人不是你,是单彻,他夹在中间,两头为难。你到时候再生他的气,他只会更难受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的话对我竟然有了安抚的作用,我听他这么说,换个角度,果然觉得单彻其实是那个最为难的人。

    慢慢地,我也不哭了,用纸巾把脸上的泪水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想明白了?”

    樊世杰看着我,又开口问,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也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上了樊世杰的脚步,走了一段路,也冷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和樊世杰走的很快,没多久就赶上了他们,我在后面,远远地看着单彻背着吴雨涵下山,他走得不快,每一步都很小心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如今最艰难的人,是他。我又怎么会因为吃醋而生他的气呢?

    原本下山就很艰难,单彻身上又多了一个人的重量,肯定会更困难。

    等到我们快到山下的时候,樊世杰拿出手机,给酒店那边的人打电话,让他们来出山口接我们。

    我不远不近地跟在单彻身后,不经意间,看到他的额头已经有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