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0:寻求帮助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如今仅仅依靠我的能力,似乎真的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哥哥不在,我在南城能够信赖依靠的人又少之又少,而且去查关于妈妈的事情,这件事需要绝对保密,对于单彻,我也想着先隐瞒,等有了一定的进展之后再找机会告诉他,毕竟,这不仅仅涉及我的妈妈,还有他的爸爸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能够依靠的人,也只有樊世杰了。

    我找了个合适的时间,约樊世杰出来,在电话中我并没有说明找他的意图,这些事情,必须要当面去说才行。

    这次见面,和我上次在私人聚会上和樊世杰见面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我去见他的时候,还特意在家里的酒柜里挑了一瓶好酒,毕竟他帮了我那么多,如今我也算是有求于人,也总不能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我约好了和樊世杰吃晚餐,地点是个很别致清新的餐馆,我到的时候,餐厅里人并不多,很安静。

    我带着酒,先找好位置,等他过来,服务生送来菜单,我看了看菜品,也都很别致,正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催一催樊世杰,一抬头,就看到了他从楼梯口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依旧带着温暖的笑,看上去心情很好,走过来就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路上堵车,我迟到了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地笑了笑,轻声说没事,然后顺便把菜单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我们点了菜,然后他看着桌上的酒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点过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噢,不是,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,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将装着酒的礼盒轻轻地往他那边推了推,一抬头,就对上他满是笑意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你陈珝送的东西,看来这次,一定是需要我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果然聪明,仅仅一瓶酒,就已经猜到了我的用意。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们就不喝酒了,我开了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们合上菜单,放到了一旁,服务生收好菜单离开,樊世杰掀开礼盒上面的盖子,看了一眼,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酒,你该不会把单彻珍藏的酒带过来了吧,到时候他别来找我算账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开玩笑,我笑了笑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既然收了你的礼,我也得问问,你这次找我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顿了顿,喝了一口水,眼睛却一直看着透明的玻璃杯,停顿了一下才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单彻的爸爸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单伯伯?”

    听到樊世杰这样说,我抬头看向他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一些,只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我只是听说他和情人一起私奔了,事情还闹得沸沸扬扬的,详情我不怎么了解。怎么突然,就提起他了呢?”

    我将透明玻璃杯慢慢握在手中,用了用力,手指头都有些泛白了,几秒之后,我才鼓起勇气回答。

    “和单叔叔一起私奔的,是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需要多大的勇气,因为这件事,可以说是我内心最深处的秘密,不愿触碰,也不愿轻易示人,如果不是事情走到这一步,这个秘密,我宁愿隐藏一辈子。

    樊世杰突然没了声音,我抬起头,就看到了一脸惊讶的他,看到我看他,他才反应过来,脸上掠过了一丝不自然。

    恐怕,这件事,说给谁听,也都会像他这般惊讶吧。

    “…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轻声开口,语气里带着歉意,我自作释然地笑了笑,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关于单伯伯和阿姨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樊世杰试探性地开口,我听他这么说,只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他们离开之后,我和妈妈就断了联系,这么多年过去了,杳无音信,他们就像是蒸发了一样。关于单叔叔的情人是我妈的这件事,只有我和单彻知道,单家二老并不知情。但是,前段时间的烟火晚会,吴雨涵竟然突然提起这件事,她虽然没有说得太明白,但是我能够听出来她的意思,她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,看向樊世杰,他一脸诧异,似乎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她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我可以肯定,单彻不可能告诉她这件事,所以,我觉得,她肯定知道我妈和单叔叔的消息,我也试探性地问过她,但是她不肯告诉我,我没有办法,才来找你…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樊世杰才算是明白过来,他顿了顿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帮你打听关于阿姨和单伯伯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总觉得,妈妈离我并不遥远,甚至有可能就在身边。可是我真的没什么能力,而且我暂时不打算告诉单彻,毕竟这事也涉及到他的父亲,所以,我才来找你,想让你帮我找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点了点头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努力试试看,就以吴雨涵作为突破点,找人查查有什么线索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单伯伯的名字是单煜,不知道阿姨的名字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沈蕙心。”

    再次说出这个名字,我的心脏都不由自主地紧了紧,这个一直埋在我心底的名字,时隔这么多年,再次说起,陌生又熟悉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尽力帮你的,你放宽心,也别太着急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看着我的眼睛,一脸严肃地说道,我点了点头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道谢,他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陈珝,你说现在我们两个之间,还需要说这些吗?”

    他笑的坦然,我看着他,也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我们两个人的关系,酷似兄妹,又胜似挚友,总之,能有他这样的朋友,我由衷欣慰。

    菜品陆陆续续地上桌,我和樊世杰聊了很多,关于温心,关于单彻,最后我刚想试探一下,他对温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时,我就听到了旁边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桌坐的是单彻的未婚妻吧?她怎么还和樊家少爷纠缠不清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听说他们对外宣称是兄妹关系,可我看啊,就是表面上打着兄妹的名号,背地里指不定干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循声望去,看到斜对角那桌,两个女人坐在那里,凑在一起,一句又一句地说,虽然声音压的很低,但还是落进了我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樊世杰显然也听到了,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直接站起身,朝那桌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,刚才你们说的话,能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两个女人,觉得有些可笑,也站起来,走到了她们的桌前,看着她们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啊,有什么话,可以当面和我说啊,我又不是那种不善解人意的人,现在,我就在这儿,你们再说一遍,让我听听你们是怎么讨论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们,语气轻松自在地说道,仿佛刚才她们口中说的人并不是我一样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人面面相觑,显然尴尬至极,一时之间也都说不出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,我有这么凶吗?怎么我一来,她们一个个的都不敢开口说话了?”

    我笑着,故意转头看向樊世杰,语气轻快地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