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2:定时炸弹突然造访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刚走进卧室,他就迫不及待地将我放在床上,高大的身躯就压了过来,他看着我,充满**的眼睛里又带着温柔和笑意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伸手将我上身的衬衣纽扣解开,可他似乎没什么耐心,不愿一颗一颗地解,就索性伸手去拉扯,顿时,衣服就被他扯开了。

    我的呼吸急促,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,身体更加发烫。

    他笑着,低头埋进我的脖颈和发丝之间,带着轻笑和低喘,吻住了我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奶奶今天又打电话催我生孩子,你说…我们要不要生一个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冲进我的耳槽,我根本来不及思考,呻吟的回答就已经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…”

    我的回答让单彻的动作变得更加的霸道热烈,他抱紧我的身体,挑拨着我的每一处脆弱的神经点,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,最后,房间里就只剩下呻吟和粗喘交杂在一起的声音了……

    当晚,有单彻的陪伴,我睡的甜蜜安稳,可是在半夜我却做了一个梦,一个奇怪的梦。

    我梦到妈妈突然出现,她站在我的对面,眼睛里满含着泪水,轻声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珝珝,别来找我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在我面前落泪,泣不成声的母亲,心情复杂,又心疼又陌生,又心酸又痛苦。

    紧接着,妈妈就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这个梦在我的脑海里来来回回回荡了不知多少次,我不知道这个到底意味着什么,但是我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,我想要见到她,但同时,我也恐惧见到她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我和妈妈,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面了,曾经她不在的那段时间,我多痛苦,关于父亲,关于继母和妹妹…那段没有母亲陪在身边的黑暗生活,我终究是一个人撑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回忆,现在想想,我的脑袋都要炸开了,如果当初,她没有离开我,我会不会过得更好一些?

    我对于她的感情是复杂的,满怀着隐忍的期待,可同时,却也是敏感的,还带着隐约怨恨。可是这么多年过去,我对她的爱和恨,都随着时间,变成了一种表达不清的情感。

    樊世杰那边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,我心中也清楚,这种事情真的急不来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慢慢等待。

    我刚劝说自己让自己耐心等下去,可是却有另一件事情发生了,吴雨涵就如同一个定时炸弹,在一个温暖的午后突然出现在花店里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正在花店清点剩下花束的数量,正是午休的时间,天气很好,所以让人也懒洋洋的,我看小晴和刘姨都没什么状态,就让她们上二楼休息一下,自己在一楼看店。

    就在我记录着各种花束的数量时,门突然响了,我抬起头,就看到了吴雨涵穿着一身黑色套装走进来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,可在我看来却是不怀好意的,我犹豫了一下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开口,她就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陈珝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好久不见,上次我见她,是在那个私人聚会上,不过当时她应该没有看见我。

    我不失礼貌地冲着她笑了笑,视线最终停留在她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的脚上。

    “吴雨涵,看来你的脚是完全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我这么说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,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她,而是轻声开口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这次来,是来买花还是…来找我?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扫视了一下花店,然后又看着我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花,同时也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听她这么说,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又朝我走近了两步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等下我要去看下单家二老,不知道奶奶喜欢什么花?”

    她开口问我,同时还歪着头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,我的心口一紧,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了。

    去看爷爷奶奶,她吴雨涵是想干什么?不用想我都能猜到,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。而且她去就去,为何还非要跑到我的花店里买花,这不分明就是在向我示威炫耀吗?

    “陈珝?你该不会不知道奶奶喜欢什么花吧?”

    她看我没有回答,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,语气里分明带着讽刺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扬起笑脸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奶奶没有特别讨厌的花,一般我送给她的她都挺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我故意话中有话,她显然也听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,她不再接茬,而是走到花架旁边开始挑选花朵。

    我朝她慢慢地走了过去,站在她身旁,轻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挑选花束的手突然顿了顿,转头看着我的眼睛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单彻突然拒绝了我们公司新提出的合作,我想知道,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,让单彻把到手的公司利益拒之千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很轻,但表情却很严肃,我犹豫了一下,没有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原来,单彻为了我拒绝了和国企的新合作,我的心口暖了暖,可同时却也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我知道单彻是为了要和吴雨涵保持距离才这样做的,可是如果这件事让爷爷知道的话,他肯定会很生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使什么手段,准确的说,让单彻拒绝新合作的人,应该是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她吴雨涵一直没有捅破那张窗户纸的话,也许单彻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合作,但是在私人聚会上,吴雨涵在所有人面前表明心意,可是单彻已经有了我,自然需要避嫌。

    吴雨涵并不关心我说的话,她看着我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真的怕你吗?当初说了公平竞争,可是我却听说你一哭二闹三上吊,为了挽留单彻,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啊,但是陈珝你要明白,我吴雨涵不是那种随意放弃的人,也不会轻易放手。我劝你最好还是说服单彻继续合作,游戏才刚刚开始,你就急着剥夺我的参赛资格了。大不了我们两个最后鱼死网破,你不是很想知道关于你妈的下落吗?你就不害怕我动动嘴,就把你妈和单彻爸爸的事情告诉单家二老?”

    她语气自信,俨然觉得自己手中抓着一个压制我的王牌,我看着她,莫名地生气,却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当初我就说了,吴雨涵的存在,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,随时都有可能爆炸。

    她看我不回答,似乎很满意,伸手又挑了几支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楼梯口突然传来脚步声,是刘姨从楼上下来了,吴雨涵看了我一眼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什么事情都别做的太绝,你把路都封死了,也别怪我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一句话都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将挑选的花递给了刘姨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帮我包起来,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就在一边,看着刘姨为她打包花束。

    包好之后,吴雨涵拿出钱包准备付钱,我看着刘姨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花就送给这位小姐了,刘姨,送客人出门,反正我和她也是长久的友谊,以后还有更长的路要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直接转身上了二楼,关上门的那一瞬间,我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