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5:迁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在我来之前,我坐在出租车上,已经想了几百种我和妈妈见面的场景,我紧张,我彷徨,甚至我忍不住想退缩,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,当我真的站在她面前时,逃跑的人不是我,而是她。

    我怔在那里,根本就没想要走到那门口,因为我知道,只要她想躲我,我怎么都找不到她,她就在南城,就躲在我身边,这么多年,如果不是吴雨涵,我没有她的丝毫音讯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老板娘显然对我不满了,她看着我,声音不大不小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哎,你和宋姐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她,看出她眼睛里的好奇,我木讷地退后了一步,什么都没说,迈开步子慢慢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妈妈躲着我,不愿见我,对我来说,绝对是一个打击,我走出餐馆,刚沿着街道没走两步,就感觉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慢慢蹲下身体,泪水想断了线的珠子,不停地落下,我哽咽着,咬着牙不愿让自己哭出声,可是心里的难受和悲伤不断扩大,像是要将我撑炸了一般,哭,是迫不得已,是不由自主。

    我可以接受长久没有见面的生疏感,也可以接受因为各种事情而产生的距离感,但是她,却根本不愿意面对我,这对我来说,无疑不是最沉痛的打击。

    是不是我今天过来找她,就是个错误!

    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不停地震动,我根本就不想看,更不想接,索性直接关机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突然背后一暖,我感觉到有件外套披在我的身上,我微微抬了头,看到有一双手伸过来,递过来一张纸巾。

    我微微转头,看到了半蹲在我身体斜后方的樊世杰,此时此刻他看着我,眼睛里带着隐隐的担忧和无奈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开口,语气很轻柔,可是我的难受并没有因此而止住,我不由自主地抽着鼻子,伸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纸巾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她…她躲起来了,她不愿意见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哽咽着说出这句话,可刚说出口,心中更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我哭着,樊世杰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就沉默着,陪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内心的委屈和伤心,憋屈地难受,我跌跌撞撞地站起身,含着泪看着樊世杰。

    “我想…我想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我自然明白,现在没有人能够明白我的心情,虽然他陪在我身边,但他也一定不明白。

    樊世杰看着我,拧紧了眉头,我看了他一眼,也不想再顾那么多了,迈开步子朝前走去,走到了一间商店时,我想都没想,直接走进去,对着坐在柜台前的男老板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板,有酒吗?我要买酒…”

    可能是被我一边哭一边喊着要酒的样子吓到了,老板并没有什么动作,而是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樊世杰。

    我看他不动,就直接准备往里面走,突然,我的手腕一紧,就被人拉住了,一转头,我看到了樊世杰似乎有些生气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陈珝你冷静点!”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,语气带着力度,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跟我说话,我有些生气,愤怒和伤感夹杂在一起,我直接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之前那么多年的心酸和痛苦的回忆重新涌进了我的脑海,我的鼻头酸到发痛,我再也忍不住了,嘶吼着将自己的愤怒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“樊世杰你懂什么!你含着金勺长大你根本就不可能理解我的心情!你父母健在,家庭和谐!可是我呢?你知道我曾经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吗?表面上我是陈家的大小姐,可是呢!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父母在一起的温馨,后来妈妈走了,离开了家也离开了我!我一个人,在那个看似什么都有的家里过着黑暗糟心的生活!后妈和没有血缘的妹妹欺负我就算了!就连我亲爹都不待见我!现在我和妈妈失去联系这么多年了,她和我一个城市,我却根本不知道!我过来找她!我宁愿放下所有的生疏和芥蒂,重新接受她,可是呢!她根本就不愿面对我!从头到尾,从始至终,我都是那个被抛弃的人!”

    我的眼泪像是决堤的大坝,不停地落下来,樊世杰的眉头越拧越紧,他看着我,似乎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他慢慢松开我的手,停顿了好几秒之后才说出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陈珝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竟然被他这句道歉的话弄得没了脾气,那一刻,我对他更觉得愧疚,因为确实,他并没有说什么,是我太情绪化,将所有的坏情绪迁怒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埋下了头,眼泪慢慢止住了,我抽了抽鼻子,拿着他刚才递给我的纸巾,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没过几秒,樊世杰就又递过来了一张纸巾。

    我没接,慢慢地抬起头,用已经有些肿了的眼睛看着他,轻声说: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刚才是我太情绪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说,竟然笑了,摇了摇头,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腕,拉着我朝一边走。

    我跟着他,情绪慢慢平复了很多,然后走到了路边,他的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们上了车,谁都没说话,他也没有发动车子,而是沉默着,过了一会儿,他才慢慢开口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,阿姨不愿意见你,也许有自己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我听樊世杰这样说,并没有得到多少安慰。

    有什么苦衷,能让自己连女儿都不肯见一面?

    我没说话,樊世杰又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,很多事情都很奇怪,首先,你说阿姨原名沈蕙心,她为什么要改名为宋蓉?还有,她和吴雨涵又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吴雨涵固定时间来这个餐厅?”

    樊世杰自顾自地分析着,我听他这样说,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刚才和妈妈对视,她脸上先是惊讶,随后又是慌张逃走,我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慌张?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,还有一个原因,是她愧对于你,因为她离开,丢下你一个人,所以她心中愧疚。还有就是她现在的处境,经济上似乎并不是特别宽裕,也许,她不想让你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冷静的分析让我也慢慢冷静下来了,他说的每一点,都是很有可能的,况且,我知道的,妈妈性子向来固执冷傲,在我的印象里,她肯定不可能做这样的工作。

    还有改名字,吴雨涵……重重疑问环绕在我的心头,让我完全冷静下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