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5:意外划伤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我的视线始终追随着那个身影,过了一会儿,在餐馆一直忙来忙去的妈妈突然站住,朝窗外这边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心一慌,生怕她看到我,连忙转身快步走开,我低着头,步子很快很杂,压根就没有前方的路,刚走到路口,就听到一声喝声,我连忙抬头,看到一辆三轮车快速朝我移动过来,而我自己也因为贯力,脚下的步子止不住了。三轮车突然转弯,我整个人就和三轮车的侧边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猛地一震,顺带着右边的腿有被蹭过去的火辣感,紧接着,我整个人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我整个人都觉得难受起来,我皱紧眉头,还没睁开眼睛,就已经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走路不看路啊!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,看到了坐在三轮车上的四五十岁的男人,忍痛用力吸了口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想让我赔你,明明是你撞过来的,周围的人可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他语气很冲,从三轮车上下来,走到我旁边,打量着我,我感觉右腿上有火辣辣的疼痛感,放眼看过去,腿上穿着的那条白色的裤子,已经被划破了,血液已经渗出来一切,透过划破的裤子,依稀可以看到一条条血痕。

    我微微抬了抬头,这才看到在三轮车上,除了纸箱,还有一些裸露出来的钢筋条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对那个男人摇了摇头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走吧,我不会让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那个男人又看了我一眼,哼了一声,便转身上车离开了,我努力动了动右腿,感觉疼痛感更加强烈,最后挣扎了半天,我才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路边站着一个阿姨,在旁边看了半天,看着我费力地想要站起来,她轻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太傻了,怎么不让那个人带你去医院,你这伤口……得去医院处理啊!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感觉头有些昏沉,但还是努力摇了摇头,轻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站起来之后,我慢慢试着走路,忍着疼痛,走了几步,在路边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我刚从医院出来,总不能再带着一身伤回去吧?而且被妈妈看到……

    我直接报了花店所在的地址,让司机把我送到那里,花店的对面那条街有个卫生诊所,我就去那里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就好。

    在车上,我不敢动自己的身体,然后疼痛感却愈演愈烈,我看着右腿那面目全非,被划破得不成样子的裤子,裸露出来的是长长的一道一道的血痕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尝试着忽略疼痛,可是豆大的汗珠却不停地落下,司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样,他轻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你是不是不太舒服,我看你应该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,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就把我送到我说的那个地址就行。”

    看我一再坚持,司机也不再说什么了,就开着车加快了速度,终于,我强忍着疼痛,到了花店所在的那条街。

    我下了车,就直接给刘姨打了电话,然后在路边等她,没过多久,我看到她从花店出来,左右看了一圈,看到我之后,就急匆匆地朝我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些焦急地询问着,一低头,看到我腿上的伤口时,脸色立刻变了,连口中的话也顿住了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伸出手让她扶着我,然后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那边的那个诊所,把伤口包扎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刘姨点了点头,连忙扶着我,慢慢地朝诊所那边走,她带着我过去,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用不用告诉单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她显然是着急坏了,连忙开口问道,我没有犹豫,直接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去花店二楼帮我拿一条我的干净的宽松裤子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样说,刘姨连忙答应下来,急匆匆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医生为我处理伤口,还不忘开口问道,是怎么弄伤的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将我的裤子剪开,用消毒水轻轻冲洗着伤口,忍不住咬了咬牙,才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小心撞到了一辆收废品的三轮车,上面横着一条条的钢筋金属什么的,正好给划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听到我这么说,连着摇了摇头,轻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伤口不深,但是可能会留下疤痕……”

    我坐在那里,强忍着疼痛,看着她为我处理伤口,心思却飘飞到刚才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,当时我看到妈妈朝我这边看过来的时候,为什么想要躲开,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我不想在她的面前表达我的情感,为什么面对她我更想隐瞒。

    有可能,是因为时间的鸿沟,那条我和她都想跨越,却跨越不了的隔阂。我的内心,是想原谅她的,也是想和她亲近的,毕竟,我只有这么一个妈妈,可是,我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,有时看着她我会感到恐慌,所以我佯装冰冷,却无形中违背了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低头看着医生给我把伤口贴上纱布。

    我看着明显的纱布,突然有点不安了,如果我的伤口被单彻看到,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肯定会问我为什么受伤了,那我又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我正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,刘姨就带着干净的裤子过来了,没过多久,医生就将伤口包扎好了。

    我动了动右腿,感觉运动有些困难,腿木木的,伤口还在隐隐作痛,我的动作不敢做得太大,只好小心翼翼地换上了干净的裤子,被刘姨搀扶着离开了诊所。

    刚出了诊所,刘姨就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伤口…到底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我走路的时候没注意看路,不小心和装着钢筋条的三轮车撞上了,划伤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刘姨叹了口气,也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回到花店之后,刘姨就让我坐着休息,天色慢慢地有些暗了,我正想着等下怎么回家,单彻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?珝珝,你在花店吗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看了看受伤的那条腿,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好,那我在花店等你。”

    就算这个时候我躲着瞒着,回家了之后我行动不便,不能洗澡,肯定也会被单彻看出来有什么问题的,所以,我倒不如索性找个借口先瞒着他,毕竟单叔叔的事还不能让他知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