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4:一个人承受太多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单越未免太过于可笑,我是单彻的未婚妻,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背叛他,背叛山水集团的事情。

    单越看着我,倒不着急,反而勾了勾唇角,看着我笑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,慢慢收敛脸上的冷笑,然后慢慢开口,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床位,原本就是属于我的,不管怎样,你都得还给我,然而这个要求,就算是再过一百年,我也不会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样说,单越并不着急,他朝我走了过来,和我面对面,停顿了几秒然后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床位我会还你,但是你不答应这句话,我劝你还是先收回去,你现在不答应,也许过了两天之后,你就反悔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大,但是却能让我听的清清楚楚,他比我高很多,低头和我对视,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无形中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眸子,越发觉得他难以捉摸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我移开视线,看着一旁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答应,未来也不会答应。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,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手段,单家终究有方法对付你。只是我觉得,一个大公司的领头人,竟然也会想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,去偷项目策划案!单越,我之前还真是高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每一句话都说的难听,丝毫不留情面,可是单越却不怎么在意,他笑了,最后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单越了,现在我就是物尽其用,不管用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压制着心口的怒火,虽然我依旧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,希望单越能够浪子回头,可是如今看来,这个想法实现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渺小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医院的那个病房是我们的,我不管你到底想干什么,但你最好把床位还给我们,需要转院的人是你大伯,你要是真的有良心,就不要用那些卑鄙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清楚,你也放心,我等下就给助理打电话。只是,我再多嘴一句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靠了过来,我立刻感受着压迫感,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,我深吸了一口气,看到单越勾起了唇角,靠近我耳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事情都瞒着单彻,这样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我当然能够听出单越语气中的戏谑,但是这句话,却也让我感觉到了不适。

    这真真切切是我担忧的事情,是我心中的顾忌,可是现在,我也没有办法把事情都告诉单彻。

    看到我没有说话,单越笑意更浓,退后了一步,然后看着我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后天,我们见一面,我要问问你,有没有改变主意,到时候我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来得及直接拒绝,他就已经走到了办公桌前,按下了电话的按键。

    “刘助理,过来送客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,身后的门响了,然后我就听到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刚才带我过来的那个助理走到我的身边,对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深深地看了单越一眼,强压下心中的不悦,直接转身朝外走了。

    纵然心中有万千不适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今天来的这一趟不是虚行,我一边想一边拿出手机,给樊世杰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?樊世杰,vip病房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单越他答应还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找他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提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樊世杰似乎有些不大相信,开口问我。

    “提了,但我没答应,他先答应我把病房让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那头犹豫了一下,然后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单伯伯接到医院去?”

    “尽早,明天上午吧,你要和我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嗯我陪你去吧,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樊世杰这样说,我竟觉得心口暖暖的,我无声地笑了笑,然后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客气吗?”

    樊世杰在另一头反问了一句,语气里显然带着些许严肃,我又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和他约定好时间之后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放下手机,从公司里出来,沿着路边慢慢走着,终于有机会长长舒了口气。明天把单叔叔接到第一医院之后,把一切都安排好,我也算是能够松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清早,我一大早就起了床,准备前往城西区的泰康医院,单彻还没有醒,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放轻一点,快速梳洗之后,就拿着包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早晨的风微微的冷,我给单彻留下了一张纸条,说要早点去花店,还给他准备了早餐。

    希望这样能够尽量不引起他的怀疑,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,从家里出来的时候,我没走多远,转头看了看别墅,似乎看到二楼窗户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我慌忙转回头,心跳砰砰加快。难道是单彻?

    我有些诧异,又一次回头,窗口的窗帘半掩着,屋子里还是昏暗的,没有人站在那里,应该是我眼花看错了。

    我一边安慰自己,一边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走到大路上,远远地就看到了樊世杰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,我上了车,樊世杰就开口问我。

    “单彻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在,他在睡觉,不知道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樊世杰没再说什么,掉了头就加了速度。

    在路上,樊世杰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直到现在单彻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当然明白他口中的“这件事”是指什么,我犹豫了一下,低下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指,故作随意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告诉他,他应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单彻那么聪明,你瞒得了他一时,瞒不了一世,你还是趁早想想怎么跟他坦白吧。”

    樊世杰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顿时让我烦躁起来,似乎谁都知道,我瞒着单彻是不对的。我自己也想告诉单彻,然而如今这个时候,我一步棋都不能走错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告诉他,但是你知道的,他一直对于他父亲的离开而耿耿于怀,他妈妈去世就是因为单叔叔离开,我怕事情进展地太快,他没办法接受,反而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我的两只手指绞在一起,心里乱乱的。

    樊世杰犹豫了一下,又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你好好想想,你不觉得你一个人承受的太多了吗?怎么说,他也是你的未婚夫,也许你告诉他,他没准能接受呢?”

    樊世杰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我很清楚单彻的性格,也很清楚,他妈妈对他的重要性,所以,我宁愿不去冒险,而是想一步步来,让我自己先接受,再让他慢慢接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