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9:争吵过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不知为何,那一瞬间,我特别想要逃避,我握紧拳头,猛地挣开了他的手,直接转身,随便朝一个方向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我的步子越来越快,医院的走廊人来人往,我横冲直撞,也丝毫顾不上别人怪异的眼神了,可是我才刚走了几步,整个人就又被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单彻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怒意,他一下子就将我抱住了,我挣脱不开,也逃不走,就只能被他这样抱着。

    “你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依然不服输地挣扎着,可是现在的我,根本就没有办法逃离。

    单彻突然松开了我,可是同时,他的大手紧紧地钳制住了我的手腕。他拉着我直接朝前走,刚走了几步,直接打开了一扇门,拉着我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是一个换药间,和我刚才换纱布的房间的构造差不多,只是空无一人,他直接将门关上,反锁住了。

    我的手终于挣脱了,我用另一只手握住了被他抓红的手腕,大口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陈珝,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?!”

    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单彻的愤怒,在我的印象里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对我发脾气,如今他对我这样的态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紧蹙,眼神里除了严肃,还夹带着愤怒,我深吸了一口气,有些不敢面对他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你打算瞒我多久?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猛然提高,我的身体随之一抖,紧接着,我的眼泪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单彻会这样凶我,可是现在,我心虚到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你…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微微抬起头,泪眼婆娑地看着他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你真的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?你一次次奇怪的言语和举动,如果是你,你不怀疑吗?!”

    他又靠近我一步,我被他逼到了墙边,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,对我来说每一个字都是暴击。

    我努力想忍住泪水,可是却根本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这一切你早就知道是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哽咽着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并不想调查,明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,我却克制着自己。但是那天你一大早和樊世杰出去,我才让助理调查你最近在干什么。呵,然后我才知道,原来我失踪的父亲和你的妈妈都在南城,然而你,我最信任的人,却始终都瞒着我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我感觉到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,我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可是并没有什么效果,我伸出手,想抓住他的手,可是却不敢触碰到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想告诉你…我只是怕…你知道吗单彻,我是害怕!我害怕,怕你不能接受单叔叔,怕爷爷奶奶发现他们,害怕因为他们我会不被单家接受,我有一千种一万种担忧和顾虑!所以我才瞒着你…”

    似乎在那一瞬间,所有的情绪都化成了眼泪,不受控制地涌出来,在我的视线里,单彻的面容变得模糊,又重新清晰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说过,所有的事情,我都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承担,你如果真的在意我,应该从一开始就告诉我,所以,你宁愿瞒着我,让樊世杰陪你做所有的事,你都不愿意我陪你是吗?!”

    他的言语,就像是一根根长针,硬生生地刺入我的心头,让我有些顶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而是哽咽着,靠着墙慢慢地蹲下身去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场景都开始像播放电影一般,在我的脑海里掠过,从一开始我从吴雨涵那里得知爸妈的消息,到猜疑,去寻找,去相认,再到努力说服自己……这一路走来,我自己一个人经历了多少,这一切,我都是为了我和单彻,可没想到,单彻却把这一切都给误解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寒,不再说话,眼泪一滴一滴直接掉落眼眶。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似乎都给了我们彼此时间,不管怎样,我的心里都有些愧疚,我想了很多,也许,真的是我错了,是我从一开始都过于逞强,承受的太多,却并没有面面俱到,把事情处理到完美。

    终于,我鼓起勇气,慢慢站起身,伸手抓住了单彻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…对不起…是我错了…我不该瞒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一开口,眼泪就又忍不住掉落下来了,紧接着,我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拥入了怀抱,用力的,仿佛是想将我嵌入他的体内一般。

    单彻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呢喃,他的声音低沉到沙哑。

    “在我选定你的那一刻,我就已经幻想过我们的以后,不管是欢喜,还是伤痛,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受,哪怕是会我感到痛苦的事情,我也不想你一个人承担,我伤心,是因为你愿意与我同甘,却不愿意让我陪你共苦……”

    单彻最不擅长说情话,可是他这一段话,却让我记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我用力抱紧他,眼泪直接从眼眶里涌出来,我再也忍不住,放出声音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曾经我一直认为,爱一个人就是不愿看到他痛苦,不愿看到他受伤,可是后来,我却明白了,爱一个人,是他受伤,我也陪他痛。因为在爱情里,容不得一丝隐瞒,长久的陪伴才是最好的方式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场痛哭,我竟然觉得原本堵在心头的那些不愉快和负担全部消失了,我从来没有感觉我和单彻这么亲近过,这种亲近,才是心灵的亲近。

    终于,我没了力气,在他怀里抽泣着,他慢慢松开我,用手指拂去了我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了吗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红肿着眼睛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他眼底掠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可最后还是努力勾了勾唇角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也只有是你,让我根本就恨不起来…”

    我听到他这样说,忍不住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等我们两个人的情绪都调整地差不多了,我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爸妈的事情之后,有去看过他们吗?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刚落,我就看到单彻的眉头皱了皱,他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当然清楚,他还是心有顾虑。那件事就像是一把刀,永久地刻在了单彻的心里,那些复杂的情感,是没那么容易说消散就消散的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拉了拉他的手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想找个地方,好好跟你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样说,单彻点了点头,我们两个人从房间里出去,幸运的是,我们借用这个房间大吵了一架,说清了误会,却也没有被人打扰。

    单彻带着我,离开了医院,他搂着我,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家吧,我想吃你做的菜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