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情分,原本就淡薄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清欢回到住处已经是凌晨,一.夜无眠,她预想了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,唯一没有想到回到厉家,第一个遇到的就是厉沉暮,更没有想到厉沉暮会拿小峥来威胁她。

    她如今早已一无所有,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,她猜不透厉沉暮的心思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地睡着,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手机没电,她摸到手机充电,一开机就是好几个未接电话,手机开机没几分钟,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她接听,里面的传来佣人的声音:“太太,五小姐电话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清欢。”顾女士接过电话,又急又气地问道,“你回来,为什么不通知我?”

    清欢沉默,她回南洋没有告诉任何人,只一个晚上,厉沉暮就查到了她的消息,而顾女士也得知了消息,显然是厉沉暮所说。

    顾女士说到后来,带着一丝的挫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低低地说道,除此以外,跟自己的亲生母亲,似乎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佣人收拾好房间了,你今天就回厉家,老爷子这几年都在瑞士休养,只要厉沉暮没意见,你厉叔叔那里我去说,不会有事。”顾女士飞快地说完,隐约还听见那边让佣人置办新家具的声音。

    清欢沉默了数秒钟,淡淡地问道:“小峥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便听到顾女士陡然拔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总之你今天就回厉公馆,这几年,你一走了之,狠心地丢下我跟小峥,就没有想过我们的日子会过的多艰难?”

    她没有提醒顾女士,她是被赶出南洋的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回来。”她低低自嘲一笑,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到厉公馆的时候,已经过了晚饭时间。清欢将简单的行李放到客房,摸着厉公馆低调奢华的紫檀木家具,见顾女士端着水果拼盘进来,这才有一丝的真实感。

    母女相见,没有激动,没有眼泪,喜悦也是极淡的,顾女士将水果拼盘放在桌子上,看着她,感慨道:“回来就好,有时候我在想,你姥姥去世以后,带你来厉公馆不知道是对还是错。”

    “小欢,你会不会怪妈妈?”顾女士见身边没人,拉着她的手,殷切地看着她,哽咽道,“是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清欢缩回手,看着年过四十,依然美.艳动人,过得养尊处优的母亲,低低地说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回来,就不要走了,我会好好为你的将来的打算的。”顾女士很欣慰,拍了拍她的手,说道。

    清欢勾唇,没有说话,垂眼将满眼的嘲讽掩去,她早就没有未来了。

    母女两简单说了几句话,顾女士便忙着离开了,清欢简单收拾了一下,然后蜷缩着四肢,躺在地毯上,听着外面佣人轻声轻脚的声音,顾女士的说话声,以及花园里春暮的风吹过树枝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幼年的生活环境极其的简单,乡下孩子,每天跟着姥姥生活,家里穷,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做饭,姥姥家有一片大的池塘,里面种满了莲藕,每到莲藕成熟的季节,她就跟姥姥一起将新鲜的莲藕从淤泥里踩出来,洗干净了再拿到镇上去卖。

    她庆幸年少时能跟姥姥一起生活,以至于到了浮华遍地、锦绣成灰的南洋,她才能包容后来遇到的所有欺骗和伤害。

    厉公馆的作息时间很标准,到了晚上九点,基本偏厅里只留下夜灯了。清欢等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,看了看时间,才出来。她的卧室在一楼,是以前的储藏室改造的,偏花园的位置,很是清幽。

    偏厅里留着夜灯,清欢在偏厅里绕了一圈,以前的会客室被改造成了茶室,偏日式风格,新增加了壁炉。她寻思着壁炉应该是厉沉暮让增加的,这几年厉家老爷子一直在瑞士休养,厉晋南鲜少管厉公馆的事情,做主的就是长房嫡子厉沉暮了。

    回到厉公馆的第一.夜,注定是一.夜无眠的,更何况她的失眠症很严重,不到1点是睡不着的,清欢便拿着自己的电脑,坐在花园的僻静角落里,翻阅着邮件。

    才坐下没多久,铁门就被人打开,有人进来,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