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一定是你勾.引我儿子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清欢躲闪不及,还没来得及反应,叶瑾然已经拉开了她,被叶轩然一拳打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见自己打中,叶轩然有些兴奋,拽住又是一拳,叫嚣道:“今天的事情,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把你打残。”

    叶瑾然脸色森冷,嘴角笑容敛去,不想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动粗,大掌钳制住叶轩然,冷冷说道:“够了,你想把事情闹得多大?”

    “野种,你不配跟我说话,要不是老爷子可怜你,你连进我们家的资格都没有。”叶轩然一脚踹倒他,扑了上去,拳打脚踢起来。

    叶瑾然被踹的不轻,嘴角都被打破,克制地青筋毕露,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巨响,叶轩然捂着脑袋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抬眼,看着躺在地上惨叫的叶轩然,沾血的瓷器碎片,以及面无表情的清欢,脸色一变,急促地说道:“你快走,你这里的事情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清欢冷冷看了一眼脑袋被砸破的叶轩然,目光乌黑发亮,低低地问叶瑾然:“你为什么不还手?”

    叶瑾然沉默。

    清欢冷笑一声,原来不仅是厉公馆,叶家的肮脏事情也许更多。

    叶家为了面子将私生子说成正妻所生,叶瑾然这个叶家三少在外人眼里风光,在叶家却是被打也不能还手。

    叶太太明知道厉娇喜欢叶瑾然,生怕他跟厉家成了姻亲关系,地位威胁到亲生儿子,暗自拆散,反倒是有意将她这种声名狼藉,毫无地位的女人跟他配成一对。

    好一出豪门心计。

    “听我说,这事跟你无关,你快走。”叶瑾然站起身来,听着嘈杂的脚步声,查看着叶轩然的伤势,脸色有些铁青,急急地对着清欢说道。

    清欢站着没有动,她砸过去的时候,用力太大,手被花瓶的碎片割破了,血流出来,有些冷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还手?她问的是叶瑾然,也是自己。原来这么多年,她心底的戾气从未消散过。

    “清欢——”叶瑾然见她不动,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天呐,轩然,你怎么了?”叶太太尖锐的声音陡然传来,众人涌进来。

    叶轩然被砸晕了以后,很快就醒了过来,按着脑袋,杀猪一般地嚎叫着,血糊了一脸:“妈,是叶瑾然这个野种,他想杀了我,好独吞我们家的财产。”

    众人脸上表情不一,好好的生日宴,没有想到,两个儿子居然打起来了,还见血了。

    叶太太一边叫着喊救护车,一边一巴掌就朝着叶瑾然抽了过去,厉声叫道:“你怎么这么恶毒?”

    叶瑾然俊朗的面容被细长的指甲划破,留下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我砸的,与他无关。”清欢冷冷说道,她个子极高,五官精致漂亮,穿的又是露肩的黑色礼服,站到叶瑾然身前,美艳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清欢看着仪态尽失的叶太太,俯下身子,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:“叶大少衣服都脱了,想非礼我,我砸他是正当防卫。叶家三少是听着声音来的,比你们只快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叶家大少,果然衣衫不整,外套不见了,衬衫扣子也只扣了2颗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一定是勾引我儿子。这样的事情,你又不是没干过,五年前,南洋谁人不知你做出那等羞耻的事情,如今休想将脏水泼到我儿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叶太太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见好好的生日宴,闹成这样,气的浑身发抖,一定是这贱人跟那野种合谋害她儿子,但是叶家的面子还是要的,如今只能将顾玫带来的这小的拿来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