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章 难怪迷得顾清欢要生要死的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众人原本还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,交谈甚欢,如今被这个插曲吸引,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欢站在高大的景观树下,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,小脸被灯光照的越发苍白,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“我没拿你的项链。”她冷淡地开口,“卫小姐的项链不见了,难道不应该先派人四处寻找吗,没准就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确实如此,不先找,就一口咬定项链被偷,有些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卫媛媛被她反将一军,脸色有些难看,随即委屈地说道:“顾小姐说的是,只是方才只有顾小姐撞了我,在项链没有找到之前,还请顾小姐不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卫媛媛赶紧让人去找。

    清欢手心都是汗,这次来宴会,为了跟礼服搭配,她用的是临时买的一个手包,手包不大,装的东西也不多,不过有个暗袋,装下项链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清欢目光如炬地看向刚才撞的那个年轻女人,只有她接触了自己的手包。只是对方太聪明了,已经先声夺人地说她撞了卫媛媛。这个时候,即使她说出当时的场景,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她顾清欢也有成为别人眼中钉的一天,费了这么多心思来整她。

    清欢勾唇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卫媛媛的人派出去找项链的空隙,司迦南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临时出来的一幕,有趣,真正的好戏没上场,南洋的这些女人就整出了这一出。

    “厉少,不过去看看?”司迦南似笑非笑地看着厉沉暮,果然长得出色,难怪迷得顾清欢要生要死的。

    厉沉暮目光只扫了一眼站在景观树下的清欢,中午她出门时,根本就没有带他置办的礼服,厉沉暮只觉得那一身礼服碍眼至极,晚上回去就撕了它。

    “司先生很喜欢混女人堆?”厉沉暮勾唇,嘲讽一笑。

    司迦南来南洋的意图无人知晓,这也是厉沉暮今日前来赴宴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若是旁人,我未必有那个兴趣,只不过小乖说到底也是我的人,可不能让旁人欺负了。”司迦南挑衅地朝他敬了敬杯中酒。

    厉沉暮如若未闻,眉眼深邃几分,并不搭腔,他有一百种方法让顾清欢跟所谓的小乖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女人之战,亦是权势之战,口头之争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看似交谈甚欢,实则刀光剑影。围观的众人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跟厉少聊这么久的,一时之间对司迦南热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冷笑,一群蠢货。

    卫媛媛派去找项链的人很快就空手回来。

    卫媛媛见没有一个人出来为顾清欢说话,先前跟着顾清欢一起进来的司家小姐也不知什么缘故不在,心里大喜,面上却委屈巴巴地说道:“顾小姐,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,让你开这样的玩笑,那条项链是南非红钻,只此一条,对我意义非凡,还请你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媛媛姐,跟她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,直接搜身。”早先撞了清欢的女人趁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就是小偷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清欢看着不怀好意的卫媛媛,以及远处冷笑的厉娇,知道搜身势在必行,目光冷淡地垂下了眼,她敢肯定,卫媛媛的红钻就在她的手包里,这一搜身,几乎就坐实了她是小偷的事实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