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章 厉峥小少爷失踪了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再说。”厉沉暮的声音透出一丝狠意来,眉眼黑沉沉地,似漫天乌云压下来。

    清欢薄唇微动,拿捏不准他想要什么样的回答。要是厉沉暮结婚了,这段关系便不可能继续,他当他的豪门继承人,她当她凉薄淡漠的孤女,老死不相往来。过往恩怨皆随风散,谁也别怨谁。

    “你有喜欢的人,还是有婚约?”清欢淡淡地问道,双眼清澈见底,无一丝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厉沉暮抿起了薄唇,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一丝的失望。他在期待什么,年少时的喜欢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的,他怎么能奢望一个18岁的孩子会长情,更何况两人之间又发生了那许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厉沉暮心里不悦,拂袖转身就进了偏厅。

    清欢被他这一番动作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,暗暗心塞,果然心思深沉的男人,都有病。

    清欢跟在他后面进了偏厅,偏厅里,又是其乐融融的场景,佣人们正在陆续上菜,叶家二爷正在说着趣事,逗的众人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厉娇言语羞辱她,迦叶带人闯进来的事情,就好似没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各个都是粉饰太平的高手。

    厉沉暮这会子心情不好,坐在厉晋南下面的座位,英俊的面容犹如结了寒冰一样。

    众人一贯知道这位的性子,见他脸色阴沉,更是不敢招惹,便继续说着段子。

    清欢杵在偏厅里,觉得这种场合,她既不是厉家人,又不是叶家人,身份尴尬。

    她抬脚,正要趁机溜走,厉沉暮冷如刀锋的眼神掠过来,看的她心里发寒,当场就被冻住了,没敢动。

    “清欢来坐吧。”厉晋南突然开口说道,年过五十的男人眯眼,看了眼当讨饭一般养了几年的清欢,模样长开了确实有几分姿色,难怪能爬上他儿子的床。

    厉晋南清癯儒雅的表象下,是深不见底的诡谲手段。

    清欢惊了一下,突然想起厉沉暮之前说的话,心里警惕了几分,厉晋南是将她当做厉沉暮的人,还是当做司迦南兄妹的人?

    她看了看空出来的位置,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,坐在了叶瑾然的下首。

    座位是根据身份尊卑来排的,场上她的身份最低,其次就是厉娇跟叶瑾然。

    晚餐吃得异常的煎熬。

    清欢只埋头吃饭,连菜都没夹几筷子,好不容易熬到晚饭吃完,厉晋南带着叶家人转去了茶室,讨论着两个小辈订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长辈们商议婚事,小辈就留在了偏厅里。

    厉娇兴奋地在挑选着订婚的礼服跟珠宝,时不时地问着叶瑾然的意见。

    叶瑾然虽然一直极有耐心地回答厉娇的话,但是注意力明显不集中,眼神也一直往清欢这边飘。

    厉沉暮冷眼看着,嘴角勾起讥诮的弧度,正欲开口,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肖骁的声音急急地传来:“厉少,小少爷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脸色一沉,抬眼见清欢脸色惨白,站起来就要出门,他伸手一把拽住了,沉沉地说道:“别慌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