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4章 若是今日他开口让她滚,她只怕头也不回地就滚了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简直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这跟厉娇又有什么关系,厉沉暮见她转移话题,深呼吸,将血液里躁动的情绪尽数压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偏过脸,就怕再看她一眼,再听她吐出一句不爱听的话,会一不小心掐死她。

    厉沉暮人生三十年里,花在女人身上的时间屈指可数,此时被清欢气的,心肝肺都疼,却拿她半点法子都没有,不禁自嘲,果然是自作孽,不可活。

    肖骁在前面开车,见气氛凝重到大口呼吸都是错,油门踩的都有些不稳,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清欢小姐,四小姐摔下马,您以为是人为还是意外?”

    在场的就她全程看到了赛马的过程,清欢沉吟了一下,冷淡地说道:“厉娇跟迦叶的马术都很好,迦叶又没有跟厉娇一争高下的心思,一个人摔马可以说是意外,两个人都摔了,就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事发之时,她看的清楚,厉娇的马先暴躁了起来,看似是迦叶见厉娇的马失控,去救厉娇,实则依照她对迦叶的了解,以及一些蛛丝马迹,迦叶必然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这才在摔下来之前,做了救厉娇的举动。

    迦叶的性格,要么就是冷淡地看着厉娇摔下马,要么就是自己摔下马也要顺手捞个人情。

    “这不太可能吧。”肖骁瞥了一眼后视镜,见厉少的脸色稍缓,这才放下心来,擦了擦掌心的汗。

    “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能力做手脚?”

    清欢神色恹恹地,低低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吵架也是要费力气的,清欢缩在座位上,努力让自己离厉沉暮远点,这男人不仅是冰块,还是喜怒无常的冰块,冻的她浑身都疼,若是年少的时候,就看清这厮的真面目,她只怕有多远就滚多远了。

    “叶家。”男人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清欢跟肖骁都惊了一惊,下意识地摇头。

    厉沉暮见她又缩回了自己认为的安全范围,神色一黯,今日订婚宴,她穿的是鹅黄的长袖小礼服,颜色鲜嫩,显得她人更加的娇小清纯,肤色白皙近乎透明,透出几分的羸弱来。这样娇弱的外表,隐藏的却是一颗坚定又有主见的心。

    厉沉暮心思复杂,得知她跟司迦南有过一段感情,他内心愤怒到无以复加的程度,只是目光触及她常年寡淡无欢的脸蛋,又生出一丝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若是他今日开口让她滚,她只怕头也不回地就滚了。

    男人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清欢抿着唇,即使内心一堆疑问,却不想跟厉沉暮说话。

    肖骁看着这两人还在僵持,只得厚颜无耻地问道:“厉少,这不太可能吧,叶家没道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吧。四小姐受伤,这订婚宴就办不成了啊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没有解释,若没有见到那个从金三角来的女人,他也会一直以为叶瑾然要的只是厉家的权势,必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形势不同了,那男人是有动机的,他要权势,更要他厉家跟司迦南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好深好狠的心思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