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3章 都说清欢小姐失宠了,这才半个月就出事了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病房内一片安静,男人站在病床前,看着沉沉睡去的清欢,弯身摸了摸她的额头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清欢夜里睡得很是不安稳,总觉得有人在身边,只是眼皮子又无比沉重,等到第二日醒来,病房内空荡荡的,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起来,在病房自带的洗手间里洗漱了一番,轻轻拍了拍苍白的小脸,让气色看起来不那么差,走出来,肖骁正拎着早饭,笑眯眯地说道:“清欢小姐,今天感觉怎么样,我给您带来了一些粥和鱼汤,医生说您要多补补。”

    肖骁都用上了敬称,拿出了自己十二分的热情来,哎,厉少这些日子好端端的,突然对清欢小姐不闻不问,跟云家大小姐来往亲密,连他都以为清欢小姐失宠了,没有想到这才半个月,便出事了。

    肖骁这回算是看清楚了,每一次厉少冷落清欢小姐几分,后面便更深陷几分。云家那位怕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清欢道谢,她确实饿了,近一天一夜没有进食,这会子虽然没有胃口,还是喝完了一碗鱼汤,吃了半碗粥。

    “我想办下出院手续,剧组那边还在赶进度。”清欢对着肖骁说道,一早起来,没有看到厉沉暮,情绪瞬间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剧组那边,已经给您请了三天假,您还是养好身体,再去拍戏吧。”肖骁感觉脸都笑的有些僵硬,简直将自己一年的笑容都用尽了。

    肖骁拎着保温杯出去,进了隔壁的特护病房,一丝不苟地向男人汇报了情况。

    男人一夜没睡,眼底还有浅浅的红血丝,听说她吃了半碗粥,喝了一碗鱼汤,总算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厉少,不去看下清欢小姐?”肖骁问道,这都守了一夜了,怎么不去服软,哄一下?

    厉沉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她的性子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,这会子出现在她面前,只怕不是绝食就是出院了。一直柔软隐忍的小猫,发起怒来,不是那么好哄的。

    也是他自己作死。厉沉暮想到自己这些天在南洋过得糊涂日子,脸色微沉,低低地说道:“南洋这半个月来的流言蜚语,你去处理一下。“

    肖骁飞快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再去通知一下司迦叶,就说清欢住院了。”

    司家那位暴脾气,一点就炸的大小姐?肖骁缩了缩脖子,司迦叶一来,只怕要拆了这医院了。

    男人说完便不想再说,让他出去,进了浴室洗澡换了干净的衣服,出来时,脸色依旧沉郁,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雪景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过的清心寡欲,对万事万物都冷心冷情,在见证了父母失败的婚姻,柔弱的母亲病逝之后,他对于感情和婚姻避之如蛇蝎。

    只是听闻她的那些经历,听闻那个未出世的孩子,他变再也无法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那个他当做棋子一样的孤女,如今却主宰着他的喜怒,是报应吗?厉沉暮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他亏欠她,却也泥足深陷。

    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莫不过于此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