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9章 老爷子逼婚,已经逼得六亲不认了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天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入,男人从被子里伸出修长漂亮的手,撑起身子坐起来,按了按生疼的脑壳。

    昨夜借薄醉发疯的片段一点点地记起,厉沉暮神情微微懊恼,看着凌乱不堪的大床以及缩在被子里的清欢。

    男人见她双眼红肿,即使是睡梦中眉尖都是紧皱的,雪白的肌肤上都是他昨夜留下的痕迹,漂亮的凤眼闪了闪,昨夜他只有三分薄醉,不过是心里不痛快,一时有些魔怔,半真半假罢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如今逼婚都逼得六亲不认了,他采用拖字诀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厉沉暮皱了皱眉,起身去沐浴。

    清欢第二日醒来,浑身险些动不了,真是碰哪哪疼,顿时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前几年她也是小酒鬼,知道醉酒的人最不可理喻,真是有理都没处说。

    沐浴换衣服,收拾了一番,已经近中午。

    一下来才知道,昨夜别说厉沉暮,就连老爷子都喝醉了还没起,正躺在床上哼哼呢。

    厉娇起的早,坐在沙发上挑着婚礼用的珠宝首饰,见她下来,翻了个白眼,阴阳怪气地冷哼道:“有些人以为自己是凤凰命,实际上呢,就是草场里的土鸡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清欢抬眼看了她一眼,见她怀孕了还整日化妆染指甲穿高跟鞋,嘴巴比之前还要尖锐刻薄,点了点头,淡淡地说道:“那也比靠肚子里的孩子逼婚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”厉娇被戳中痛处,嗖的一声站起来,叫道,“别以为我大哥是真的喜欢你,还有你那个不要脸的妈,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厉娇说完,脸色微变,突然就住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清欢心里一凉,目光炯炯,冷冷问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字面意义。”厉娇有些心慌,闪烁其词地挥手叫道,“行了,你别烦我了,我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背过身子,继续翻看送来的最新款的珠宝册子。

    清欢微微眯眼,厉娇是从来不吃亏的性子,话里必然有话,只是她一时之间也猜不到,只能暗自小心堤防。

    一连观察了几日,厉公馆都风平浪静,笼罩在浓浓的过年气息里。

    厉家每年过年,祭祖是头等大事,唯有厉家子嗣才能入宗庙祠堂祭祖,今年厉峥认祖归宗,第一次去祭祖,往后算是正式的厉家子弟,跟厉沉暮一样拥有家族的继承权。

    顾女士得知厉峥今年能去祭祖,顿时欢天喜地,虽然她的名字还没有上族谱,但是顾女士一贯是有自知之明的,也不敢催,只用心打点着小峥去祭祖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了农历二十四这日,厉晋南也特意回来,老爷子带着尚在南洋的子嗣去祠堂。

    厉沉暮,这些日子以来忙的脚不沾地,每日早出晚归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醉酒,清欢就不待见他,厉沉暮也不在意,依旧沉默寡言,冷峻矜贵的模样。两人不冷不淡的,也不吵架,莫名其妙地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厉家人出去祭祖,家里只留了清欢跟顾女士,清欢看着佣人将做工精美的大红灯笼挂起来,内心莫名生出一丝的孤独清冷,直到司迦南打来电话,才知道迦叶住院急救的事情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