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9章 这些年他住在小木屋,也时常幻听到蓝雪的声音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谢惊蛰见她面露迟疑,俊美肃静的面容透出一丝的惊异,沉稳地问道:“是不是不太方便?”

    清欢迟疑了一下,沉静地说道:“我与朋友约好了,她会来接我去婚礼主场,麻烦稍等一下,我打电话跟朋友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最妥当,一方面通知迦叶计划推迟,一方面也能不得罪这位少将大人。

    惊蛰微笑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谢惊蛰身后的两个士官恨不能瞪破了眼眶,在帝都,他们少将别说接人,就算是等人都没有过。南洋这片地方真是有毒。不,是南洋那位太子爷真有毒。

    清欢也不好走远,就站在餐桌前给迦叶打电话。

    迦叶正在家里挑礼服,雪球在衣帽间里欢喜地奔来跑去,迦叶一边跟它玩耍,一边接电话,慵懒地笑道:“时间还早,你怎么给我打电话啦?”

    清欢冲着浑身正气,俊美肃穆的少将大人微笑了一下,低低地说道,“我这边要先过去,等会你跟你哥一起过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迦叶挑了挑眉,有些不高兴地哼哼唧唧道:“厉沉暮看的那么紧?”

    清欢低低地应了一声,不敢在谢惊蛰面前说太多,正要挂电话,电话里迦叶俏生生地呵斥着闯祸的雪球:“雪球,你又咬我的鞋子,你又不是狗。”

    女人甜美慵懒的嗓音从电话里传出来,坐在轮椅上的谢惊蛰嘴角的笑容猛然僵住,男人微微直起身子,掌心用力地按住轮椅,青筋暴起,想听的更清楚些,清欢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清欢对上谢惊蛰肃穆不苟言笑的面容,见他双眼锐利,周身的铁血煞气浮动,不禁有些心惊,不安地问道:“谢先生,是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谢惊蛰抬起手掌,许久摆了摆手,一定是他出现幻听了,这些年,他住在小木屋的时候,时常会听到蓝雪娇滴滴骂他的声音:“木头,谢木头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面容透出一丝不近人情的孤寡之色,见清欢有些吓到,这才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,声音也比之前沉闷了几分:“我先送你去婚礼主场,去晚了,老厉又该不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清欢见他这副模样,又是坐在轮椅上位高权重的人物,也不敢再麻烦他等着,咬了咬牙,决定先到酒店去。

    谢惊蛰的车是改装的越野车,性能极好,两个士官一前一后地保护着谢惊蛰。越野车后面还跟了一辆改装的车,清欢有些讶然,谢惊蛰虽然身份贵重,但是来南洋参加厉娇的婚礼,需要带这么多人吗?这些人一看就是百里挑一的军中精锐。

    谢惊蛰见状,淡淡地解释道:“这次本是在附近办事,恰巧厉娇结婚,便过来跟老厉聚聚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直言不讳,凭着厉公馆三房厉娇的婚事,还真的请不动他,他是出来办事,顺便来看厉沉暮的。

    清欢见他腿脚不方便,还被厉沉暮使唤来接她,有些皱眉,低低地说道:“厉沉暮的性子太过霸道,谢先生既然不太方便,可以不用理会他的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