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7章 厉娇的婚礼,撕开了云家的一道陈年伤口来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“你们云家的事情,最好是回你们家自己闹去,现在我只想确定一件事情,云霁,你跟清欢是父女关系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孩子无父无母,寄养在我们厉家有好几年,老头子总要清楚来龙去脉。”厉家老爷子不耐烦看云家人吵架,紫檀木的龙头拐杖猛地一瞧,问着云霁。

    提到清欢,想起木柔多年前就病逝,云霁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悲苦,将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云家上一任家主,云霁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,本是属意云霁来继承这偌大的家业,跟大儿子云涛比起来,老二心胸广阔,交友广泛,可以说是天生的演说家,自带亲和力。偏偏云霁不看重名利富贵,更追求自我的生活,直到在海轮上偶遇离家出走的木柔。

    木柔性格内向温柔,却极为的勇敢坚强,最向往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的生活,两人一见钟情,坠入爱河。

    世家子弟的婚姻原本就不自由,更何况是继承人的婚姻。

    两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,云霁决定抛弃一切,带木柔离开南洋,组建探险队,一起周游列国。

    当年云霁已经招募了五名来自各国的探险队员,出海跟这些人交流回来时便发现木柔离开。

    父亲兄长都说木柔的青梅竹马找来,回家结婚去了,云霁在南洋等了一年,找了一年,最后发现就连木柔这个名字都是化名,自此情殇,一走二十多年,四海为家。

    云霁一天之内大悲大喜,加上车祸受伤,跟大哥大嫂反目成仇,再将当年的事情说完,整个人便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清欢,你送云二叔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,顺便去做一份亲子鉴定,以免其中有误会。”云霁说完,厉沉暮冷冽淡漠地安排一应的事情,“我去医院看顾女士,管家给我父亲打电话,就说顾女士危在旦夕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云家的事情,你们自己回去解决。”男人有条不紊地说道,“其他的事情以后再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清欢去。”迦叶从头看到尾,见事情如此反转,清欢就如同人品爆发一样还捡到了生父,这个云二叔为了妻女敢跟云家翻脸,这种气量和胆魄瞬间就赢得了迦叶的好感,不禁替清欢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云二叔斗不过云家那对夫妻,还有她司家呢,可她怎么看着云二叔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并不是那种容易受欺负的人。

    厉沉暮冷冷地看了一眼司迦叶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迦叶冷哼了一声,厉沉暮这厮,还想借着去医院的机会霸着清欢,做他的春秋大梦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去医院去,一大清早的,吵得人受不了。”老爷子是从被窝里被吵醒的,此时见云家那股子烂账被翻出来,也很是不喜,开口撵人,有些惋惜地看了眼云霄,是个好孩子,只是被夹在父母与叔叔堂妹之间,最是难受。

    老爷子转身回去喝早茶去了。

    云家夫妇怒气冲冲地来,一脸铁青地回去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厉娇的婚礼,会撕开云家的一道陈年伤口来,这道伤口处理的不好,将掀起巨大的风波,波及整个南洋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