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3章 这些年,你怎么就那么犯贱,一直选我呢?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清欢等云霁休息之后才出了医院。迦叶自从出去祭拜父母,便没有回来,中途只打了一个电话,支支吾吾地说有事情。

    这几日南洋一直处在一种莫名的紧张气氛里,司家兄妹的低调蛰伏,顾玫跟父亲遭遇绑架出车祸,让她陷入一种迷雾重重的感觉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谁能对南洋局势有最清晰的了解以及判断,绝对会是厉沉暮。

    到云端时,肖骁亲自等在外面接她,见她来了,微笑道:“厉少在八楼的专属套间里。”

    清欢点了点头,上楼。

    门是虚掩的,她推门进去,室内光线微暗,男人坐在落地窗前,眉眼冷峻地喝着红酒,空气里弥散着红酒的醇香。

    厉沉暮穿着灰色睡袍,头发微微卷曲,面容依旧英俊,周身透出世家熏陶出来的气度,见她站在门边,朝她伸手,淡淡地说道:“清欢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言语中透着不动声色的占有以及掌控欲。

    清欢走过去,见桌子上凌乱着烟盒以及半瓶红酒,还有咖啡,便知道他心情极为的不好。

    厉沉暮是个自律的可怕的男人,这样的暴饮以及抽烟很不像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迦叶的事情?”她坐在厉沉暮对面的沙发椅上,取过红酒,喝酒壮胆。

    厉沉暮凤目灼灼,见她喝了一口酒,眉心轻轻皱了一下,不自觉轻笑一声,双眼越发的深邃,沉沉地开口:“以前见过她一面,只是变化太多,一时没有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迦叶以前过得怎么样?”清欢心微微提起来,若是能让厉沉暮有印象的人,代表以前迦叶的圈子跟厉沉暮的圈子有交集。

    男人微微眯眼,幽深的凤眼定定地看着眼前寡淡素净,清纯纯白的淡漠女子,淡淡地说道:“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整的就像个小太妹,只是过得好坏得问她自己,外人看来,她是被宠坏的大小姐,于司迦叶来说,她却是险些在帝都丢了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帝都?清欢心微微一凉,原来迦叶一直生活在帝都,难怪南洋没有任何有关她的事迹。

    “她以前是谁,叫什么?”清欢急急地问道,司迦南对迦叶的过去只字不提,必有缘故。

    厉沉暮凤眼越发幽深,将红酒一饮而尽,站起身来,男人身形高大,修长峻拔,原本不算明亮的套间显得更加的昏暗起来。

    清欢身子紧绷。

    厉沉暮俯下身子抱住她,冷冽的松香气息笼罩而来,男人将头埋进她的锁骨处,低低地哑哑地说道:“清欢,我以为你问的不止是司迦叶的事情,你父亲的事情,顾玫的事情,你应该有很多问题想问我。”

    清欢身子猛然僵住,怔然间,厉沉暮已经抱起她,走向卧室的大床。

    接触到柔软的大床,清欢才反应过来,伸手推开他,脸色微冷地说道:“我一直很好奇,南洋的女人可以说是任你挑选,这些年,你怎么就那么犯贱,一直选我呢?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