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9章 这人像是凭空出现的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清欢带着木夙掩人耳目地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云霁这几日已经休养的不错,除了右手臂的石膏拆不了,其他的基本都痊愈。

    “清欢,我有些饿了,你能帮我点一份外卖吗?”娃娃脸露出灿烂的笑容,认识一个小时之后,木夙对她的称呼已经自来熟地从顾小姐变成了清欢,“我去跟云二叔聊聊。”

    清欢见了厉沉暮,被男人气的到现在都有些浑浑噩噩,见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木夙进了病房,关上门,锁上了保险。

    云霁这几日托了一个朋友的事务所,在盘点自己的私产,想尽力给清欢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,见进来一个年轻的俊秀的男人,诧异地问道:“先生找谁?”

    这一层楼都被严控,早先是厉沉暮的人,后来清欢跟厉沉暮翻脸,司迦南便派了人过来接手。

    木夙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,娃娃脸一改在清欢面前的和善,盯着云霁,漆黑的眼眸透出一丝笑意,声音却极冷地开口,“我是木家这一代的执法人,木夙。”

    云霁脸色骤变,猛然失声。木家来人了?

    *

    厉公馆

    厉沉暮回来时,厉娇正在偏厅里跟老爷子哭诉,前日的回门,厉娇是一个人回来的,叶瑾然新婚第二日就出差去了澳洲,至今未回。

    厉沉暮心情极差,见状倒是勾唇冷笑了一声,厉娇要死要活地嫁,就该想到是这个结局。叶三那样的人,年少时便心思极多,一旦黑化又岂是厉娇能掌控的。

    厉娇见厉沉暮冷着脸,瞬间就噤了声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从医院回来两日了,整日听着孙女的哭诉也有些受不了,见厉沉暮回来,瞬间喜笑颜开地让管家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吃过了。”男人低低地说道,跟老爷子说了几句话,便上了楼,后面跟着的是苦着脸笑不出来的肖骁。

    “厉少,木夙的背景我们去查了,这人像是凭空出现的。”肖骁苦着脸说道,“没有查到他的任何出入记录,账单记录,这人应该是吃饭都付现金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肖骁也查的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厉沉暮脸色微凝,凤眼眯起,沉思了一会儿,沉沉地说道:“出生记录呢,升学记录呢,这些还用我来教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会不会是海外华裔?”肖骁猜测道。

    厉沉暮冷笑,就那娃娃脸,见了什么都一脸好奇,没见过世面的模样,说住在山旮旯里他信,说是海外华裔真不信。

    “没准是黑户。”肖骁额头冒出细细的冷汗来,感觉自己距离老二的农场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继续查,3天后就是庭审,他没有相关的证件,是无法做辩护律师的,到时候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。”男人低低地说道,声音透出几分的疲倦,朝着肖骁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肖骁悄无声息地退下,轻轻地关上门,看着厉少有些孤单的背影,低低地叹气,突然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清欢小姐那么柔软的性子,对厉少却这样冷漠,当年该是伤的有多重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