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睚眦必报的南洋太子爷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两人许久没有靠的这么近,男人炙热的薄唇落下来,带着克制的呼吸,试探地吻了她一下,然后陡然加深这个吻,带着经年累月的渴望以及与生俱来的侵略性。

    清欢被他骤然吻住,有些发懵,怀孕以后,她的身体比之前还要敏感,被稍微撩拨一下便酥软了。此时被他吻住,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,只能软软地靠在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厉沉暮不敢用力过猛,如今两人关系尚且还在冰冻期,能吻一下便是占便宜了,这种事情得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男人克制地放开她,手却没有缩回来,依旧轻轻地揽着她的腰,沙哑低沉地说道:“明日你父亲的遗产侵吞案开庭,你要是想过去的话,我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清欢被他吻的呼吸不畅,等要恼怒的时候,又被他的话带偏了节奏,问道:“这案子影响大吗?”

    厉沉暮凤眼抬起,英俊的面容透出一丝的深思来,淡淡地说道:“对于云家来说,不论这案子是输是赢,云涛夫妇都输了。”

    输掉了云家百年清贵世家的名声,兄弟争遗产的丑闻,为了遗产驱逐手足的丑闻,对云家来说都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清欢满意地点了点头,在云笙哪里受的气,终于舒畅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门口传来云霁的咳嗽声,清欢这才意识到,两人姿态很是亲密,顿时身子僵住。

    厉沉暮凤眼里闪过一丝的笑意,面不改色地松开他,看向未来的准岳父大人,低沉客气地说道:“李嫂回翡翠山庄拿东西,不放心清欢,让我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霁黑着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遗产侵吞案开庭,清欢去旁听。案子由于年代久远,当年的证据都被毁的七七八八,只有一个证人,也没有绝对性的说服力,最后云霁败诉。但是这件案子的恶劣影响却是直接导致了云氏的股票缩水近一半。

    资产无形中蒸发一半,加上名声败坏,云家这次可谓是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遗产侵吞案的第二天,云霄给她发了信息,说了一声对不起,然后便辞去了南洋的职务,只身一人离开了南洋,没有说去处。

    清欢收到信息时,沉默许久,始终记得去年初见,她跟在司迦南身后去百公祠,风流倜傥的云家大少,露出的笑容肆意飞扬,如今他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,只身离开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相见的时候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云家彻头彻尾地低调起来,就连云笙都消失在社交圈里,第一名媛的头衔如今看来宛若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两桩案子都结束,清欢心里也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,云霁也比以往更加的豁达开明,心情极好,唯独木夙这些日子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清欢想了想,便给木拓打了一个电话,请木拓来家中做客。

    木拓早已回了帝都,这几日忙的苦不堪言,果然有权有势的男人惹不起,不过是见了一面,喝了一杯茶,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,男人睚眦必报起来,险些去了他半条命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