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4章 厉少是头疼吗?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乔姗坐在男人对面的沙发椅上,见他面容似乎透出几分的疲倦和痛苦,不禁放柔声音,问道:“厉少是头疼吗?”

    很多人找心理医生并不一定是为了治病,有时候只是想找一个宣泄的出口,想听到温柔的安慰声,乔姗遇到过很多这样的病人,尤其她还是年轻有姿色的女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男人揉着生疼的眉心,低低地说道:“有一段时间不能入眠了。”

    从去年的小年夜开始,他就得了失眠症,最为严重的时候会睁眼到天亮,尤其最近他的脾气越来越控制不住,喜怒无常,已经严重影响到清欢了,这才不得不来找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两个多月了。”厉沉暮开口,男人幽深的凤眼像是黑暗里最深邃的光,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乔姗身子微微一僵,两个多月的失眠,这男人竟然表现的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“除了失眠,还有其他的症状吗?”

    “乔小姐,我要是什么都说了,找你做什么,嗯?”男人冷漠地开口,面容英俊,通身贵气,且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乔姗哑然,早先还揣有的那一点旖旎的心思荡然无存,病人从来不说自己生病,眼前这位就是一个顽固型的病患,且有着超强的洞察力以及强大的思维逻辑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医院里,厉娇被清欢质问住,脸色微变,不耐烦地说道:“我来产检,你少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清欢想起她婚前确实怀孕了,只是跟一个陌生男人来产检?

    “娇娇,这位是谁?”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走过来,看见清欢有一丝的惊艳,更不能将眼珠子黏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的人,你先去前面等我。”厉娇催促他道。

    清欢见两人之间极为的亲昵,眉眼一冷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你婚内出轨?”

    她有些不敢置信,这些年厉娇近乎偏执地追求叶瑾然,更是因为叶瑾然才三番两次地针对她。这才短短2个月怎么会呢?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这是我朋友。”厉娇脸色骤变,说着上前来,张牙舞爪地要推搡她。

    身边的男人一把拉住她,舌灿莲花地哄道,“宝贝,有话好好说嘛。”

    清欢被恶心到了,原以为厉娇虽然骄纵,嚣张跋扈,但是对感情执着,没有想到所谓的情深不过是昙花一现,她又想到厉晋南,已逝的厉太太传言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,厉晋南娶了这样的妻子,外面却依旧有顾女士这样的情人。

    她有一瞬间的心凉,当年她与厉沉暮不也曾情浓?是她过于执念了。

    她面色有一丝的苍白,眉眼淡漠几分,打电话给叶瑾然。

    厉娇瞬间就急了,气急败坏地上前来抢她手机,威胁道:“顾清欢,你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两人拉扯间,李嫂慌不迭地跑过来,叫道:“清欢小姐,四小姐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见厉娇托着腰,哎哟了一声,脸色煞白地喊疼,很快厉家跟叶家都来人了。

    厉娇有流产的先兆,病房内乌泱泱地站满了人,看着清欢的眼神像是要生吞活剥了她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