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2章 情绪过激,孩子没保住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厉娇身子摇摇欲坠,拿起手头的东西,疯狂地砸向叶瑾然,一边砸一边哭着喊道:“你骗我,你骗我。”

    叶瑾然脸被杯子砸中,俊秀的面容瞬间便红肿起来,男人面无表情,连躲都不躲,病房外的人听到动静,连忙进来,制住发疯的厉娇。

    厉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新婚两个多月,她见他一面都要以顾清欢的名义约他,他从来不碰她,不跟她说一句话,见面犹如是陌生人,这样犹如冰冷坟墓的婚姻,可是她还是抱有期待。

    直到一次遇到跟他有几分相像的邱治,那男人舌灿莲花,最懂的哄女人,她每每喝醉了总是会想,若是她的瑾然哥哥也这样哄她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直到一次醉酒,她误跟邱治发生了关系,居然怀孕了。

    怀孕后她想了很久,才决定以这个孩子为突破口,来挽救两人的婚姻,只要瑾然哥哥以为这个孩子是他的,对她好一点点,她事后就会流掉这个孩子,跟他好好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只是,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的,他为了顾清欢那个贱人,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厉娇哭得昏厥过去,顿时病房内又是一阵骚动,喊医生的喊医生,掐人中的掐人中。

    叶瑾然犹如局外人一样,冷漠地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恨厉家的人啊。厉沉暮强取豪夺了他年少时就喜欢的女人,厉娇又以权势逼迫他娶她,两家施压他不得不娶。

    只是那又怎样,真的以为一时的示弱便是永久吗?叶瑾然面无表情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清欢猛然从噩梦中惊醒,起身坐起来,才发现浑身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刚才她梦到迦叶了,梦到她怀着孩子,背着奄奄一息的迦叶在大山里不断地逃亡着,这样不断地逃着,逃着,像是没有尽头一样。

    门被人推开,高大的男人走进来,开了灯,摸了摸她的额头,见都是冷汗,皱着眉头取过一边的毛巾给她擦着汗,低低地说道:“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走?”清欢见凌晨2,3点了,厉沉暮居然还在外面的客厅里,顿时皱起眉尖来。

    男人英俊的面容没什么表情,沉沉地说道:“不放心你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反正回去也睡不着,在这里,他感觉心安,还能眯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去哪里了?”清欢想起她看书的时候,厉沉暮出去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。”厉沉暮见她居然问起他的行踪,男人英俊的面容露出一丝的笑容,声音柔软地问道,“你是担心我吗?”

    清欢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又是女人的香水味,又是大半夜不睡觉坐在她家的客厅里,厉沉暮最近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厉娇怎么样?”她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2小时前,医院那边说,情绪过激,孩子没保住。”厉沉暮淡淡地说道,至于她外面的小白脸闹上门来,孩子不是叶瑾然的,那小白脸被打残了撵出了南洋,这些只字未提,太过黑暗,怕吓到她和宝宝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