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8章 手指被他含住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清欢总是会无意地想起过去的一些时光。大部分是她初入南洋的那些琐碎的小事。

    因身子渐重,她更加慵懒,每日足不出户也闷得慌,大部分时间会跟着李嫂或者云霁做花农。

    三层旧式小洋楼四周都是栽植的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,鲜花四季盛开不歇,清欢见屋后的玫瑰开的妍丽,午后的时候便带着一把花剪去修剪花枝。

    玫瑰多刺,她修剪起来很是麻烦,好在现在时间多,耐心也足。

    她修剪了一小块花田,然后剪了七八枝开的正好的玫瑰,正准备带回去,一不小心被遗漏的花刺刺了一下,血珠一下子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些疼,有些怔然,花剪掉落在地上,随即身子被一个大力拥在怀里,男人将她紧紧地搂住,又急又怒地说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清欢有些懵,看着掉在地上的花剪被男人远远地丢开,厉沉暮脸色阴鸷地捉住她被刺伤的手指,垂眼轻轻地含住。

    指尖被温热的薄唇含住,她有一瞬间的战栗,随即便是细细麻麻的酥麻之感。

    清欢抽回手指,说道:“我在修剪花枝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沉沉地说道:“以后不准碰利器,花剪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男人知道自己误会了,但是看着她拿着剪刀的瞬间还是吓的心跳都有些加速。自从催眠看到她年少时对自己的依赖和那样娇软委屈的小模样,远不是如今这样寡淡无欢,苍白淡漠的样子,男人的心便一点点地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里。

    到底要经历怎样的事情,才能将一个人的性格从头彻尾地改变?而他对此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今天宝宝踢你了吗?”男人眉眼晦涩难懂,英俊的面容垂下来,想伸手摸着她的肚子却又怕不知轻重伤到她。

    清欢摇了摇头,孩子一直很乖,一如她的第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当年,那个孩子乖吗?”男人想到他们失去的第一个孩子,有些艰难地问道。

    清欢没有说话,再乖也失去了。

    厉沉暮见她沉默不语的模样,伸手将她抱得更紧,呼吸微微沉了几分,低低地说道:“要是闷得慌,下午我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清欢有些惊讶,这些日子,厉沉暮恨不能将她圈在家里哪里都不给去。只是想到跟他一起,瞬间就没了心情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了。”她微微挣扎,起身要去拿地上修剪好的玫瑰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男人抢先一步,将玫瑰花枝捡起来,凤眼幽深,慢慢地说道,“免得又被花刺刺到了。”

    清欢随他,大体男人在做错一件事情之后,总会姿态极抵,态度极好地表现,不过维持不了几日,又会恢复原先的模样。

    清欢回到屋内,就见肖骁带着一个不算面生的年轻男子等在客厅里,那人穿着崭新的西装,一头自然卷的短发,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躲闪。智囊团的老四,天才又自闭的脑科医生季安,却也是第一次见面就直言说不喜欢她的人。

    当年他跟白桥算是厉沉暮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