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0章 我们是夫妻,没有分房睡的道理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厉沉暮眉眼幽深,正等着老四说出那人的身份,瞥见客厅里清欢摔了玻璃水壶,顿时俊脸骤变,急急地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清欢倒完水,有些心不在焉,玻璃壶从桌角的边缘径自摔了下来,一地的玻璃渣,她微微愣住时,男人已经疾步到了,厉声说道: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英俊的面容阴沉的能滴出水来,踩在岁玻璃渣上,将她拦腰抱起,抱到一边的沙发上,撩开她的裙摆,查看她白皙如玉的双脚。

    男人温热的大掌握住她的两只脚,见她白皙的脚背被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,顿时脸色有些难看,疾声吩咐肖骁去拿医药箱,又让老四去扫玻璃碎渣。

    “就是玻璃渣蹭了一下,没什么大事。”清欢动了动被他握在掌心的脚趾,浑身都难受起来,弱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厉太太。”厉沉暮嗓音低沉,带着一丝的愠怒,说道,“你现在是我的人,受一点伤都表示我的无能。”

    清欢见状微微愣住,他第一次喊她厉太太,男人英俊的面容透出一丝的紧张来,凤眼盯着她的脚背,好似她是他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“药来了。”肖骁飞快地将医药箱拿过来。

    清欢把脚往回缩了缩。

    男人反应过来,凤眼眯起,看了一眼助理。

    肖骁目不斜视,将医药箱放下就逃窜着去帮老四扫玻璃渣去。

    男人沉着脸,将她的伤口上了药,然后去擦了擦手,吩咐老四老五将屋内所有尖锐的物件以及易碎的物品全都搬走,就连屋内地上的花瓶都不能幸免,这一动作屋子里几乎空了一半。

    清欢微微急了,扯了扯他的衣袖,说道:“就是一时大意摔了玻璃壶,你这么认真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见她拉扯自己衣袖的小动作,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,依旧沉郁,低低地问道:“你刚才在发什么呆,嗯?”

    清欢目光微闪,她见到季安,想起了过去她跟厉沉暮相处的点点滴滴,一时便有些走神。只是这些她不想说出来,沉迷过去而无法走出来的女人,都是天底下最傻的女人。

    厉沉暮见她这性子也实在过于粗心大意,刚才他在,要是他不在呢,男人微微心悸,沉声说道:“今夜开始,我搬过来住。”

    清欢惊了一下,猛然瞪大眼睛,直觉地拒绝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我们已经结婚了,清欢。”

    是了,两人已经是夫妻了,清欢薄唇微微苍白,就算她将厉沉暮撵出去也改变不了两人被绑在一起的事实。

    她的配偶栏里的人名依旧是他。

    厉沉暮吩咐肖骁将他的一应东西都般过来,雷厉风行地入住,开始隐婚生活。

    清欢没拦不住,没吱声但是也没说两人已经领证结婚的事情,云霁对此一无所知,年轻人的事情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夜里,男人沐浴完,穿着浴袍,敲了敲门,凤眼幽深地说道:“我们已经是夫妻了,没有分房睡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