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4章 她认出想要亲吻她的人是厉沉暮,不是厉深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清欢带着大宝小宝在游乐场玩的很是畅快,厉沉暮来接的时候,很是反常的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清欢视若无睹,带着两个孩子回酒店梳洗,晞安跟嘉宝玩的累了,很快就如同小猪一般霸占妈咪的床,香甜地睡着。

    清欢沐浴之后,反而没有了睡意,开了一瓶红酒,坐在酒店的落地窗前,喝了一点酒,回来这么久,她极少这样多愁善感,如今孩子健康平安地成长,她也在读书之际,重回事业的正轨,似乎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,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内心依旧会涌现出无法言喻的伤感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直到门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嘉宝跟晞安,在床上翻了个身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她起身起开门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门外,见她沐浴之后头发潮湿没有吹干,身上带着红酒的香气,素日冷漠的小脸也带着一丝的恍惚,便知道她喝的有些醉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下晞安跟嘉宝。”厉沉暮低沉地开口,进了房间,见她依旧傻傻地站在门口,伸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两个小东西团成小团子,呼呼大睡着,在大床上隆起一个小小的土包。

    厉沉暮看完孩子,眉眼有些柔和,见清欢重新坐在落地窗前喝酒,不禁皱起眉头,走过去,夺过她的酒杯,沉沉地说道:“喝多了,明日该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清欢现在便感觉有些头疼,也不知道是想的太多还是最近拍电影压力过大,她撑着脑袋对着厉沉暮摆了摆手,低低地说道:“走的时候关上门。”

    男人面色英俊,垂下面容,伸手扶住她有些晃动的脑袋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两个小包子香甜地熟睡着,室内的氛围莫名暧昧低迷起来。

    厉沉暮捧起她的小脸,见她沐浴之后白皙到近乎透明的面容因喝酒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色,头发潮湿,晕湿了薄薄的睡衣,精致优美的锁骨像是蝶翼一般,振翅欲飞,男人的目光一深,就要低下面容。

    就要亲到她粉色的薄唇时,清欢微微侧脸,温热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们长着同样的一张脸,可是我知道你不是他。”她的声音莫名沙哑,脑袋疼痛欲裂,可依旧认出来要亲吻她的人是厉沉暮,不是厉深。

    那个年少时会心疼她,给她带甜品,给她恶补功课,在温泉洞里找到她,承诺对她一辈子好的男人,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永远消失了,她连跟他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清欢偏过头,双眼湿润起来,年少时真的不能轻易爱上一个人,有时候爱了就是一辈子,回不了头。

    厉沉暮脸色晦涩难懂,伸出修长的指腹,滑过她的眼角,感受到她的泪水滚落下来,烫的心口微疼。

    其实,厉深能做到的,他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男人薄唇微微一动,却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厉深真的那么好吗?”男人低沉地开腔,声音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,带着一丝胸腔的震动。

    是真的好呀。当年有多甜,后来便有多虐。

    清欢摇头一笑,伤感地说道:“说了你也不会懂,你都不懂感情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