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6章 没有宣之于口的感情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男人英俊的面容沉了几分,突然就想起了很久以前,属于厉深的记忆,那时候厉娇,清欢,厉晟阳都上同一所高中。

    清欢每天早上都骑单车去学校,走的极早,一向视校规于无物的厉晟阳在某一段时间突然之间当起了三好学生,每天都早出晚归地骑着他的哈雷机车去上学。

    敏锐如厉深,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索性不动声色地开车送清欢,宣示主权,厉晟阳这才又变成了以前顽劣浪荡的厉家二少。

    那样没有宣之于口的情感以及心思,唯有两人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厉沉暮脸色沉郁之时,厉家老爷子已经进了偏厅,拄着手上的紫檀木拐杖,怒道:“叶家那小娃娃,掌权才几年,就这样不知天高地厚?”

    厉嘉宝听到凶爷爷的声音,从沙发上溜下来,哒哒哒地跑过去,一把抱住了厉沉暮的腿,清脆甜糯地说道:“爹地,太爷爷凶凶。”

    厉家老爷子被小重孙女嫌弃,这才收敛了几分怒气,慈眉善目地去看嘉宝,笑道:“瞎说,爷爷脾气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英俊的男人俯下身子将小女儿抱起来,沉沉地说道:“今天有没有听妈咪的话?”

    厉嘉宝小鸡啄米一样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我会解决,您老人家不用过问。”厉沉暮转身对老爷子说道,然后将厉嘉宝送到清欢怀里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和双手,见小手暖暖的,这才露出一丝的微笑,低沉地说道:“还算乖,没有冻到。”

    她体寒,时常手脚冰凉,每到生理期的时候,都痛的小脸煞白。厉沉暮用对待小女儿的口吻说着自己妻子,不动声色地表现着亲昵。

    清欢下意识地垂眼,反倒是一边的厉晟阳从沙发里一跃而起,抱肩懒洋洋地就往外走,似笑非笑道:“现在的单身狗真的没有活路咯,走哪里都被塞狗粮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吃饭了,还出去?”厉家老爷子拄着拐杖叫道。

    男人洒脱地摆摆手,笑道:“不吃了,去见狐朋狗友。”

    清欢见厉沉暮终于回来,起身,将嘉宝放到晞安的身边,低低地说道:“我有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凤眼幽深,淡淡地说道:“来茶室说。”

    “厉峥这次回来变化极大,我觉得不该让他去湘城读书,跟着你父亲。”清欢坐在茶室的席间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厉沉暮皱起了眉头,他跟厉晋南反目已是定局,如今厉晋南把厉峥当唯一的儿子,接他去湘城,只怕顾玫死亡的真相,厉峥也是不知情的,在厉晋南的挑唆下,对他跟清欢冷淡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男人低沉地问着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清欢有些犯难,她想照顾厉峥,只是没有立场,而且这件事情会直接对上厉晋南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很简单,老爷子很喜欢大宝小宝,也可以不去瑞士休养,我回头将厉峥接到南洋就是,只是如此一来,清欢,你就要长呆南洋了。”厉沉暮凤眼幽深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