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0章 你脱光了站在厉沉暮面前,他也没碰你?
    ..久爱成疾

    清欢微怔,她还拍了视频,还准备出去打他们一人一巴掌呢。

    厉沉暮见她神游太虚,肌肤雪白,浑身上下都在勾着他,男人脑袋一轰,已经低头将朝思暮想的薄唇含住,整个吞了下去,大掌将她身子托起,压倒在墙上,呼吸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气息带着强烈的侵略气息,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,冷冽的松香气息也变得浓郁,勾的人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清欢很快反应过来,狠狠地咬了他一口,有些嫌恶地说道:“你别碰我,我嫌脏。”

    身上全都是别的女人的味道,衬衣上还有口红印,清欢也是有洁癖的,下意识地就说出口来。

    厉沉暮脸色阴鸷,凤眼乌云密布,积蓄着怒气,一言不发地将她拦腰扛起,往外走去,要不是他也嫌弃这里有别的女人的气息,他这会子已经将她扒光了,丢床上了。

    居然敢嫌弃他?

    云笙找了一件浴巾裹着身子,跌跌撞撞地出来,脸色骤变,一把拉住厉沉暮,哭道:“沉暮哥哥,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沉着脸甩开她,踢门出去。

    清欢被他扛在肩上,头朝下,又难受又觉得丢人,锤着厉沉暮的肩膀,压低声音怒道:“厉沉暮,你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闻了一晚上的催情香,这时候全身细胞都在叫嚣着,翻滚着,男人拍了拍她圆润的臀部,声音低沉得不像话:“乖,到地方了,就放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在云端有专属的套房,将女人扛到自己的狼窝,关上门,一言不发地就将清欢丢到了穿上,开始脱着衬衣。

    清欢被摔在床上,摔得晕头转向,等爬起来正要下床时,就被男人捉住了脚,拖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会儿工夫,男人已经脱掉了衬衣,跪坐在床上,将她纤细清瘦的身子整个地笼罩在身下,密密麻麻地吻着她,粗哑地喘息道:“顾清欢,是不是我跟云笙上床,你也不在乎,嗯?”

    男人又怒又气,长久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个女人身上荡然无存,顾清欢居然从来看到尾,一声不吭!

    厉沉暮不敢深思,事实上男人从来就不敢思考顾清欢的心思。

    清欢被他吻得近乎窒息,身体被摆弄成这种姿势,失控的男人力度大得惊人,近乎暴虐地咬着她的脖子,留下啃噬的印记,直到清欢身子一凉,感觉衣服都被他脱光了,这才惊醒了过来,一巴掌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人的力度极小,厉沉暮还是被打得停下了动作,黑沉的凤眼幽深地盯着她,气息紊乱,声音暗哑:“又不是没上过,嗯?”

    清欢脸色发白,身子抖地厉害,又打了他一巴掌,这一次,男人的脸色彻底地阴沉了下来,沉重的呼吸喷到她细腻的肌肤上,目光疯狂似野兽。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。”清欢身子紧绷,声音冰冷,五指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,一动也不敢动,两人几乎不着寸缕,紧贴在一起,随便一个动作都能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