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7章 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
    这次的宴会,邀请的都是南洋最顶尖的实力靠前的世家,且来的大多是手握实权的人,年轻子弟极少。

    世家的宴会,下帖赴宴都极有章法,厉晋南的主场,又是刚刚调回来,风向不明的,一些长辈哪里会出面,来的都是厉晋南同辈的人。

    老爷子跟这些晚辈没什么想聊的,对于这个儿子也是没什么好说的,连回南洋,办宴会,都没知会一声,完全不将老子放在眼里,加上长孙实在是过于出色,老爷子就越发不待见这个大儿子,见清欢来了,便热络地将人留了下来,聊着天,从厉沉暮聊到两个孩子的日常。

    清欢一一作答,态度说不上多热情,也不冷淡,老爷子知道她的性格,反而觉得做人表里如一,心里欢喜,每家宾客来恭喜一下老爷子,老爷子便介绍道:“这是我大孙媳妇,你们以后多多关照一下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大孙媳妇那就是厉沉暮的夫人,众人见她容貌出色,是常年跟在厉沉暮身边,算是厉家那位继承人唯一承认过的女人,如今居然成了正房的夫人,顿时大吃一惊,那以后可就是厉家的当家主母了,哪里需要他们关照,他们才是需要被关照的一方。

    顿时众人连带着对清欢都寒暄了一番,清欢一律微笑应对,态度落落大方,不咸不淡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清欢跟老爷子坐在一处,看着这些前来祝贺的权贵跟太太们,有些人的脸异常的熟悉,跟多年前嘲讽讥笑的面孔还能隐隐重合,如今却笑容满面地祝贺她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大约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浅浅微笑,一抬眼便看见厉家老爷子的目光,小老头今日穿的很是喜庆,见她看过来,点头赞赏地笑道:“是个识大体的孩子,以后这样的场面你要多多适应,沉暮是个很护短的孩子,有他在一日,你就决计受不了委屈。”

    清欢点头,抬眼看见司迦南那张妖孽的脸,顿时目光一跳,低声说道:“厉爷爷,我先离开一下。”

    司迦南周身一米内无人敢靠近,只跟了一个五十多岁看起来很是儒雅的中年男人跟一个年轻人,看见清欢,见她今日很是光彩照人,桃花眼一眯,邪气笑道:“你一出现,我就后悔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欢早已习惯了他不正经的模样,自从司迦南失踪回来后,如今两人更像是亲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带女伴?”清欢笑道。

    司迦南俊美的面容闪过一丝的哀怨,说道:“明儿就去找一个,也来气气你,居然错过我这样天上有地下无的美男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位先生是?”清欢问着他身边的儒雅男人跟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看起来像是父子,不像是世家人,身上散发着艺术家才有的气质,跟宴会的圈子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门口捡的,说不给进,就一头撞死在大门上,我心善就带进来了。”司迦南似笑非笑道,事实上,他今晚是来看戏的,厉家天翻地覆都跟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