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5章 他厌倦了假装厉深的日子
    ,!

    清欢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日子开始疑神疑鬼,总觉得心里不安,尤其那日跟司迦南一起喝酒,第二天断断续续想起一些片段,想起夜里厉沉暮说的话,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是厉深说出来的,只能是厉沉暮。

    再后来清欢观察他,便觉得有些像厉沉暮。此时见他一直吃药抑制,觉得那一夜没准真的是主人格苏醒了,只是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,以免造成厉深的恐慌。

    “药不准吃了,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,就算,就算他真的苏醒了,也拦不住。”清欢抢过他的药,指尖都有些发抖,努力地镇定,告诉自己,就算厉沉暮回来了,只要阿深不消失,她也是不怕的。

    “你陪我一起看心理医生吗?”男人凤眼幽深,声音柔软地问道。

    清欢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厉沉暮眯眼,看了眼她收拾好的行李箱,目光越发地幽深,低低地说道:“你别怕,只要我在,他不会伤害到你的。今晚我睡书房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便出了卧室,见清欢没有追出来,步伐一顿,靠在雪白的墙壁上,凤眼闪过一丝暗色的幽光,看来她心底多少还是畏惧他的,这段时间先睡地板吧。

    先打消她的疑虑再说,男人英俊的面容微微沉了下来,正好他厌倦了一味地假装厉深,是时候为自己正名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清欢便要陪厉沉暮去看心理医生。厉沉暮专属的心理医生在英国,从他少年时期就负责他的心理问题,由于老医生不可能来国内长期给他治疗,男人也暂时无法离开南洋,便临时约了他的得意学生简正。

    简正年近四十,正是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心理学咨询师,昨天那场世人震惊的庭审刚刚结束,今日南洋厉少就约他进行心理咨询,简正内心犹如万马奔腾。

    简正午饭之后到了约定的别墅,昨天傍晚一场暴雨,男人正在花园修剪被打的七零八落的芭蕉,只穿着白衬衫和灰色西裤,周身透出一丝平和圆润来,犹如深不见底的古潭。

    看见他到了,厉沉暮放下手中的工具,走过来,优雅淡漠地开口说道:“简先生,茶室坐。”

    简正见过的布无数,即使来之前有心理准备,这一次见到的双重人格布只怕是他生怕所见,但是见到厉沉暮还是微微吃惊,跟电视上看到的冷漠男人不同,本人更加的气势不凡,尤其是幽深锐利的凤眼,一眼似乎能看透人心,又带着岁月沉淀的温润感,令人无法看出深浅。

    事实上,常年身居高位,又是世家继承人,厉沉暮的城府只怕难以想象,这一次的心理咨询很是棘手。

    简正随着厉沉暮进了客厅里特意隔出来的茶室,还未开始,就见一个高挑纤细的年轻女子下楼来,五官精致完美,肌肤过于白皙,双眼墨黑如玉,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惊艳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太太,她以前有深度抑郁症,等会还要麻烦简先生跟我太太聊一聊,看下她的抑郁症是否痊愈了。”男人低沉地开口,凤眼闪过一丝的柔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