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5章 以厉太太的身份出席宴会?
    清欢从庭院里进来,就见厉家兄妹两的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事实上厉公馆的氛围近期一直很紧张。

    除了老爷子跟大宝小宝,所有人都是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厉(娇jiao)见清欢进来,从包里取出请帖来,丢给清欢,冷淡地说道“三天后,我爸妈的结婚纪念(日ri),当年的事(情qing)也说不清是谁对谁错,现如今你成了我大嫂,这请帖该有你一份。”

    厉(娇jiao)丢完请帖便也不吃饭了,跟老爷子说了一声就风风火火地走了。

    清欢攥着那份请帖,心跳有些加速。

    厉晟阳定定地看着她,许久,说道“厉(娇jiao)就是一只会咬人的疯狗,你离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清欢有些惊讶,厉晟阳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难道他年少的时候真的对自己有好感只是这些年过去了,就算是有什么,也都湮灭在了时光里,他们往后连姻亲的关系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清欢捏着那份请帖,冲着厉晟阳点了点头,上了顶楼,关上门,飞快地打开。

    厉(娇jiao)父母的结婚纪念(日ri)在南洋酒店举办,依旧是顶层,这般隆重不亚于厉(娇jiao)当年的婚礼,许是故意选了同样的酒店跟同样的场地,想要清算当年的那一笔账。

    请帖里的夹着一张名片,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清欢将名片塞进了自己的包里,悄悄地松了一口气,现在唯一头疼的就是如何跟厉沉暮开口去结婚纪念(日ri)的现场又不让他怀疑,毕竟她跟厉(娇jiao)一直不合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要跟厉沉暮提这桩事(情qing),清欢便一直没睡,等着厉沉暮回来。

    厉沉暮在书房忙到12点多才进卧室。

    男人推门进来时,看见屋内亮着橘黄的柔和灯光,顿时愣了一下,他这几(日ri)回来怕吵到清欢跟孩子,大多是不开灯的,借着夜灯的微弱光芒,摸索着洗澡睡觉,也不知道撞了几次墙了。

    清欢等到快睡着,见他修长峻拔的(身shen)影出现,有些紧张,坐起(身shen)来,低低地说道“我有事(情qing)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女人纤细窈窕的(身shen)影笼罩在夜色与柔和的灯光下,精致的五官显得越发的清纯动人,她坐在(床chuang)前,厉沉暮却觉得这个女人分明是刻在了自己的心上,

    男人走过来,在(床chuang)前站定,看着她纤细的影子被自己的(身shen)形完全笼罩,就好似自己的影子抱着她的影子一般,男人薄唇勾起一丝的弧度,低哑地说道“什么事(情qing),你说。”

    清欢想了许久,厉沉暮这人跟常人不同,观察入微,心思敏捷,一丁点的痕迹都能推演出对方的目的来,索(性xing)跟他直说,以免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“厉(娇jiao)给了我一份请帖,三天后她父母的结婚纪念(日ri),我想去一趟。”她说完便静静地等着厉沉暮的回答。

    男人垂眼,看着她浸润在灯光下的精致面容,许久,低沉地说道“以厉太太的(身shen)份出席,可以,别的(身shen)份,不合适出现。”

    男人霸道地给出了条件。

    上一次厉晋南的寿辰,厉沉暮原本是要介绍她的(身shen)份的,结果事与愿违。清欢轻轻皱起了眉尖,这一次若是告诉众人她的(身shen)份,才被正名的厉太太当夜就失踪,随后跟厉沉暮提出诉讼离婚,怎么看都像是一场闹剧,只是事到如今,她也没有别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她迟疑地说道,有些不甘不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