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6章 这一走,你们之间就很难回头了
    厉晟阳受了一点轻伤,从人群里挤过来,冷冷说道:“我送你去医院,再废话现在就死在这里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倾身在厉沉暮的耳边说道:“清欢被司迦南带走了,我跟他过了两招,没拦住。”

    事发之时,厉晟阳条件反射就去拉清欢躲起来,结果司迦南一个照面,直接偷袭他,将他打趴在地,他还被人踩了几脚,险些没被踩死,是以,厉晟阳的口气极差,锐利的双眼冷冷地看向厉娇。

    满屋子人都没受重伤,她倒好,跟叶瑾然两败俱伤,还死死地拉着厉沉暮,如此行迹,怕不是跟司迦南是一伙的吧。

    厉沉暮面容冷峻,幽深如墨的双眼闪过一丝戾气,站起身来,沉沉地说道:“阿阳,你送厉娇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,便带着人径直往外走,一边走,一边冷酷交代道:“封锁整个南洋酒店,一只蚊子也不准飞出去。”

    南洋酒店这边一阵人仰马翻之时,清欢已经坐上车,沉浸在跟司迦叶久别重逢的喜悦里。

    “你拿手机拨打那个号码,响三声就挂,然后丢掉手机。”迦叶冲着她眨眨眼,笑道,“希望我们的这点小手段能拖延住厉沉暮。”

    清欢将手机丢出车外,问道: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谢惊蛰到底找你,若是被他知道你在南洋,怕是南洋要全城戒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提那男人干嘛。”司迦叶轻慢地冷笑了一声,说道,“我是特意回来接你的,司迦南办事我不放心。他那性格真刀真枪地干不怕,就怕遇到厉沉暮那种精于算计的。”

    清欢想到这一次一走,那男人只怕要彻底地怒了,心情复杂,低落地说道:“这一次,也不知道会不会连累你们,厉沉暮是个睚眦必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们出了南洋,他就算本事通天,想抓住我们也没那么容易。”司迦叶满不在乎地说道,“你看谢惊蛰,手握重兵,想抓住我也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清欢见她还是一贯那样的肆意洒脱,多少有些放心,低低地说道:“我们也算是难姐难妹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对视一眼,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没点伤心的往事,谁没被男人伤害过,谁没有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过,擦干泪,还是要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海路,等出了港口,再坐私人飞机,厉沉暮就算是封海,也没办法封住航空线。”迦叶接了一个电话,神色严肃了点,低低地说道,“厉沉暮发现你消失了,我们马上换车,去下一个地点。”

    两人中途又换了两辆车,然后赶到了港口。

    到的时候,司迦南正好带着顾晞安也到了,小少年窝在他怀里睡着了。清欢连忙伸手将晞安抱到怀里,有些激动地亲了亲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妈咪。”顾晞安揉了揉眼睛,伸出小手,抱住清欢的脖子,继续窝在她怀里迷迷糊糊地睡着。

    “司少,厉沉暮的人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迦南点了点头,看向清欢,俊美无俦的面容没有一丝往日的邪气,认真地问道:“你想清楚了?这一次走,你们之间就很难回头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