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9章 带来了厉嘉宝和离婚协议
    至少在老爷子有生之年,厉沉暮不会动南洋的筋骨,让老人家有个平安喜乐的晚年。

    厉晟阳面容闪过一丝的吃惊,没有想到爷爷也知道。

    厉晟阳沉默了半晌,低低地问道:“你不怨我吗?我夺了你的继承权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当年带我离开南洋的时候,跟我推心置腹地交谈过,说这辈子都不回来了,我随母亲离开便是放弃了厉家的继承权。”厉沉暮淡淡地说道,“若不是厉晋南害死了母亲,我这辈子都不会踏足这块土地。”

    厉家的继承权,在他六岁的时候就决心放弃了。可到底是回来了,也遇到了这辈子唯一的执念。

    “你想回英国去?”厉晟阳想到了什么,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透出漆黑的夜色,看向锦城的方向,他原先的打算,就是等叶家倒台,南洋局势大定的时候,带着清欢跟两个孩子去英国定居,可如今到底是要自己一个孤(身shen)去了。

    厉沉暮站起(身shen)来,喝尽最后一罐啤酒,进了偏厅,背影说不出的萧瑟孤寂。

    叶家的事件之后,南洋进入了一段空前的宁静期。几乎所有的世家都静默了。

    这段静默期内,厉家二少更加活跃,只是手段比以往柔和低调,而厉少大少,昔年惊才绝艳,南洋年轻一代的标榜人物,则彻底地在南洋销声匿迹,几乎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一周后,白桥跟魏名送嘉宝小小姐到了锦城,找到了清欢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一次带着离婚协议跟嘉宝小小姐一起过来的,白桥还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厉嘉宝背着自己的背包,人还没到,就清脆甜糯地喊道:“妈(咪mi),哥哥,嘉宝来啦。”

    顾晞安正在家里看书,听见厉嘉宝的声音,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的,等厉嘉宝蹦蹦跳跳地来了,这才欢喜地丢了书,上前去,一把拉住嘉宝,开心地说道:“嘉宝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妈(咪mi)跟哥哥,爹地就让我过来了。”厉嘉宝嘟起小嘴巴,戳着顾晞安的小(胸xiong)口,生气地说道,“你都不回去看嘉宝。”

    小少年尴尬地一笑,拉着厉嘉宝的小手,说道:“别生气了,哥哥给你买糖吃。”

    厉嘉宝这才开开心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清欢看见嘉宝,又惊又喜,抱着小姑娘,说了好一会儿话,让她跟哥哥去楼上玩,这才看向等在一侧的白桥跟魏名,示意两人坐。

    距离她向法院提出诉讼离婚已经过了半个月,厉沉暮那边一直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件事(情qing)要拖下去了,没有想到白桥把嘉宝送过来了。清欢轻轻皱起了眉尖,不知道厉沉暮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白桥这次来带来厚厚的产权,股份协议书,资产估值表以及离婚协议,跟魏名看起来都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“清欢小姐,这是厉少签名的离婚协议,您只要签名,余下的让魏名去办,就能离婚了。”白桥将离婚协议拿出来,清欢看了看,厉沉暮果然签了自己的名字,他的字一如本人,苍劲有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