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5章 你怎么哭鼻子了?
    回南洋坐的是厉沉暮的私人飞机,那个男人走的时候,几乎什么都没带走,将三十多年来打下的商业帝国以及所有的精英全都留给了她。

    厉嘉宝认出这是爹地的飞机,座椅上还有她的粉红兔子玩偶。

    “妈(咪mi),爹地什么时候回来”小姑娘抱着兔子玩偶,看见白叔叔跟魏叔叔,以前是跟在爹地(身shen)后的,现在全都跟在妈(咪mi)(身shen)边,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爹地去旅行了,等妈(咪mi)去找他回来,嗯”她微笑道,精致柔和的五官因笑容明媚了很多,整个人的气质由早先的冷漠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一侧的白桥跟肖骁看了一眼,不知为何好似从顾清欢的(身shen)上看到了以往在厉少(身shen)上才能看到的某些特质。

    对于接受一个女人当自己的顶头上司,变得没有一开始那么艰难。

    厉沉暮离开之后,以白桥为首的智囊团不动声色地找了一周,一无所获之后,这才没办法找到了顾清欢,两人骨子里是不太愿意厉少将打下的江山,放到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手上。

    白桥垂眼叹息,也许顾清欢比他们想象中做的更好呢

    厉少的眼光从来就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厉嘉宝一听爹地是去旅行了,嘟起小嘴巴,糯糯地说道“爹地又去旅行,他都不要嘉宝跟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清欢摸了摸小姑娘的小脑袋,见顾晞安又捧了一本书在埋头看,笑道“嘉宝去问下哥哥,要不要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抱着兔子,哒哒哒地去找哥哥说话了。

    到南洋之后,清欢直接回了早先住的小别墅,那里一草一木都是厉沉暮亲手打理出来的,屋内的陈设也几乎被男人按照喜好重新布置了一番,处处都是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母子三人便依旧住在小别墅,没有回厉公馆,正好若是司迦南或者迦叶回南洋,离得也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清欢便带着两个孩子去厉公馆,看老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见她,瞬间就有些泪目,即使被两个可(爱ai)的小萝卜头抱着(奶nai)声(奶nai)气地喊太爷爷,也控制不知地擦着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长孙离开一周了,音讯全无,若是说忙忘记了还能理解,可是清欢骤然带着两个孩子回来,老爷子内心如何不明白。那孩子到底是去哪里了连爷爷都不要了,那一定是发生了天大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您注意点(身shen)体,等会我陪您去叶家的追悼会。”清欢扶着老爷子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,你怎么哭鼻子了”厉嘉宝拿出自己随(身shen)带着的印有小兔子头像的手帕,踮起脚尖,要给太爷爷擦着眼角。

    老爷子被她贴心的举动暖到了,抱着小嘉宝,不舍得松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气氛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厉晟阳在清欢之后到厉公馆,叶家出了这样的事(情qing),说到底跟厉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追悼会必须是要去的,免得被人说凉薄冷酷。

    男人穿着一(身shen)肃穆的黑西装到了厉公馆,见清欢也是一(身shen)黑色的(套tao)装,明艳大方,愣了一下,再看白桥寸步不离地跟着清欢,若有所思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