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0章 厉沉暮在她靠近的瞬间,就冷冷喝道:“离我远点。”
    清欢见他站在门口的位置没有出去,突然想到,这屋子是他熟悉的,但是屋外的一切他根本就不熟悉,得让荆六买一只导盲犬回来。

    荆六也醒的极早,看见厉少居然这么早起来,还站在门口边,屋内四处通风,光线大亮,顿时大吃一惊,这一个多月来,他还是第一次见厉少离开屋内的床跟沙发,愿意走动两步路,也是第一次见昏暗的房子这么明亮过。

    荆六不禁对清欢刮目相看。好似清欢姐一来,厉少就连脾气都收敛了好多,他之前请的那些护工,什么样的都有,但凡靠近厉少一步远,就被男人打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奇了怪了。荆六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想不通便不想了。

    清欢将被子塞进后面屋子的洗衣机里,然后再将自己跟厉沉暮行李箱里所有的衣服都挂了起来,然后起身去外面的溪流边,剪了一束野花回来,插在陶瓷的花瓶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清欢看着焕然一新的度假屋,这才呼吸着早晨山间的新鲜空气,去洗漱,出来时见厉沉暮坐在屋前的碎花沙发椅上。

    男人即使面容阴沉冷峻,不苟言笑,依旧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,清欢这一见,不禁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    幸好找到了他,否则他一个瞎眼的老男人该怎么把日子过好?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以前一直觉得这男人带给她的都是伤害,一直无视着他的付出,如今才知道,这对他并不公平,他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,可她也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的信任和温情,像一只刺猬一样刺的彼此都鲜血淋淋,将自己跟他都逼到了绝路上。

    清欢呆呆地看了厉沉暮一会儿,见他只是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也一言不发,整个人犹如雕塑一样,变化极大,就知道他心结未打开。

    清欢起身去煮早饭,看的出来荆六日子过得挺随意的,连带的厉沉暮的伙食都下降了好几个档次,难怪要找护工,只是找当地的护工做的食物也未必是厉沉暮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清欢熬了清淡的鸡丝粥,又加了一些蔬菜在粥里,将需要的酱料以及腌制的酱菜都记下来,准备让老四带过来。

    早饭在屋外吃,荆六将之前堆在储物室的桌椅都搬出来,直接露天放置,然后在屋前撑起了两把遮阳的大伞,整个度假屋显得更加的休闲,若是再放两张藤椅,便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清欢着便要去扶厉沉暮。

    厉沉暮在她靠近的瞬间,就起身,冷冷喝道:“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清欢看了一眼荆六,荆六飞快地上前,可是根本不敢扶厉沉暮。

    “走三步就是椅子。”清欢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男人准备无误地走过去,坐下来,然后一口都每吃,就摔了碗,怒道:“重做。”

    许是还记恨早上起床的事情。

    清欢耐着性子,给他重新装了一碗粥,然后看见男人继续摔了,如此反复,清欢气的脸都绿了。真人姐姐在线服务,帮你找书陪你聊天,请微/信/搜/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