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5章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不会再有下次了
    清欢见他这一身狼狈的模样,再听见他的话,知道他误会了,心里甜如蜜,嘴上却哼哼道:“我本来是打算走了,天天被骂,我也是要脸面的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还是第一次听见她撒娇的口吻,一言不发,低头就去吻她,从她白皙的面容一直吻到樱桃嘴,直到导盲犬在两人身边打着转,一路找过来的荆六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,尴尬的不知道是走呢,还是走呢?

    最后荆六咧开嘴跑了。

    清欢摸了摸乖巧的导盲犬,低低地道:“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用导盲犬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的骄傲有时候简直可笑。

    “凡事皆有例外。”男人低沉地道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急着回去,席地坐在青草坡上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时光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有些沉默。清欢不知道如何解释离开的事情,厉沉暮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近期来的失常行为,他们都把对方逼得太狠。

    沉默了数秒钟,男人伸手揽着她的细腰,低沉地问道:“离婚协议,你签了?”

    清欢心里一慌,不仅签了,手续都办好了。

    厉沉暮见她不话,顿时便清楚了,心情沉郁起来,冷淡地道:“陪我再住一段时间,你就能有真正的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清欢猛然抬起头,眼圈瞬间就红了,挣扎着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男人手臂的力度加大,将她牢牢地圈在怀里,让她陪自己坐着。

    清欢见他言语之中丝毫没有打算做手术的意愿,想到自己这么辛苦找来,天天被他骂不,家里还有老人孩子,他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?顿时悲从心来,眼泪立刻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厉沉暮的身子一僵,感觉到她在哭,男人笨拙地擦着她的脸,沉沉地道:“放你自由也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的你多伟大似的,放前妻自由,自己死在异国他乡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逼死你的。”想到他的脑疾,昨夜疼的那么厉害,清欢心情更加难受起来,冷冷道,“就算死,你也回南洋去,跟你爷爷去,跟晞安和嘉宝去,就你不要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英俊的面容紧绷着,沉沉地问道:“不要自由,你想清楚了?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南洋,不仅因为病情恶化,不想爷爷跟身边人担心,更多是情伤,他无法留在南洋,那个城市到处都是回忆,他无法忍受没有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,自己来这里只是治疗情伤,他用尽了手段,结果她还是不愿意爱他,他只能放手,至于脑疾,跟了他十多年的病,他一直没有放在心上,若是一心求死,他不会带荆六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清欢一路找了过来,他内心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,只是他已经足够老,禁不起任何的折腾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再。”男人冷沉地开腔,言语里带着一丝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清欢见他这样认真的口吻,到嘴的话突然就有些踌躇,若是有第二次,他大约会真的掐死她,然后再去自首吧。

    只是她又何尝不是呢?不敢轻易地再爱一个人,宁可守着孤独终老。真人姐姐在线服务,帮你找书陪你聊天,请微/信/搜/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