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9章 他做得极好,就连上床的义务都尽了
    “少将,医院到了。”爽子将车开的飞起,停在医院门口,飞快地下车,拉开车门笑道。

    大年夜,医院只有值班的医生,李明月的烫伤还算严重,上了药,打了点滴,就住院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回到谢家的时候,天色将亮,爽子开车将人送到谢宅,弱弱地说道“少将,要我去跟夫人解释一下吗,夫人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心(情qing)很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冷沉地说道“不用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实在是太晚,谢惊蛰也没有回卧室,去书房的沙发上简单地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澜雪从半夜等到天色麻麻亮,也没见男人回来,还是爽子给她发了一个信息,才知道谢惊蛰已经回了谢宅。

    她冷笑了一声,看着静悄悄,没有动静的卧室门,知道他今夜大约是不回回房间睡了,起(身shen),拿着烟去阳台抽了起来,手机半夜一直响个不停,很多人给她发来祝福的短信,红包。

    霍离五点的时候还给她发了信息,祝她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同是未眠人,她眯眼在手机里翻找了很久,才在最底部翻到男人的微信,只有一个多前的那条信息,她没舍得删。

    澜雪狠狠地抽了一口烟,被呛到了,有些难受地咳出来。原来戒烟太久,再抽烟(身shen)体也是会排斥的。

    她将烟灭了,将男人的微信删了,然后坐在阳台,看着外面的天色,思绪纷乱地坐到了天明。

    大约是在赌,也许是在等一个结果,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她记不太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这个男人,那时候大约觉得这个哥哥长得好看,就喜欢上了,再后来见他对自己不理不睬,便上了心。结婚的时候,他说的那么清楚,能给她一切,却给不了(爱ai)(情qing),是她越界了。

    澜雪低低地笑出声来,想她自认洒脱,原来看不破的人是她。他一直做得很好,做他的少将大人,做他的孝顺孙子,也尽义务做她的丈夫,将家里的大权都交给她,就连上(床chuang)的义务都尽了,他做的极好,就连她拿烟灰缸砸他,他都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坐在初(春chun)的寒风里,觉得眼睛刺痛的厉害。有什么大不了的,她也可以做的很好,只要她有了孩子,对得起谢(奶nai)(奶nai),这个男人要不要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她擦了擦酸胀的眼睛,努力地抬起下巴,将眼泪((逼))回去,重新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睡下不到2个小时,澜雪就爬了起来,见气色极差,敷了一张面膜,又泡了半个小时的澡,没有穿她刻意买的成熟的(套tao)装,而是按照自己的喜好选了宽松的针织毛衣和小脚裤,下楼去给老太太拜年。

    客厅里,老太太早就已经醒了,坐在壁炉前,谢惊蛰也醒了,眉心的血痕异常的醒目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疼地让赵嫂去拿医药箱,然后念叨道“怎么好端端的睡觉就磕到了(床chuang)沿上呢,回头换张大(床chuang)。”

    澜雪闻言勾唇冷笑,他倒是说是她砸的呀,顺便好好说道说道,除夕半夜,他都出去做什么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