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9章 至于睡她,他已经很克制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澜雪说完,见他俊美冷肃的面容越发的阴沉,整个人都散发出冷冽凌厉的气势,心里反而痛快了。

    早该骂了,她忍了一天了。真的那么喜欢李明月,娶就是了,何必委曲求全,一副自我牺牲的模样来娶她,娶了她恨不得一天要三次,都要不够,还带着白月光膈应她,当她是面团好欺负?

    谢惊蛰被她伶牙俐齿地一顿骂,顿时心情沉郁,抓着她的手腕又不敢用力,沉声说道:“昨天晚上我统共就跟她说了几句话,送她回去就来见你了,没有心里喜欢一个,身体睡一个。”

    男人心情抑郁,李明月是他的责任,他不能放任不管,以前或许有好感,毕竟李明月见证了他孤独铁血的军旅生涯的那几年,但是自从跟澜雪回帝都,他就再也没有想过李明月。

    男儿志在四方,心思时刻都在保家卫国上,哪里有时间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至于睡她的事情,他已经很克制了。自己的妻子,一周才能睡一次,他已经很牵就她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想到她深更半夜谁都不找,只找霍离,还睡在霍离的卧室,顿时脸色越发难看起来,她不喜欢他,现在喜欢上霍离了?她以为感情是过小时候过家家,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这个?

    就霍家这小白脸,手无缚鸡之力,一脸的桃花相,绝对不可以。

    谢惊蛰俊脸阴沉,低低地说道:“你随我回去,想知道什么我都解释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我看的清清楚楚。”澜雪冷着脸,眯起漂亮的桃花眼,冷若冰霜地说道,“你若是顾于奶奶那边,我会去说,是我要与你离婚,跟你无关,往后你爱娶谁娶谁,爱跟谁解释就跟谁解释去。”

    她性格一向决绝,从不拖泥带水,要么谢惊蛰彻底地掐死他那朵白莲花,要么就彻底地跟她断了关系,想左右逢源,照顾白莲花,还想跟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依旧睡她,他做梦。

    谢惊蛰见她又提起离婚的事情,薄唇抿起,冷肃的面容笼罩着一层寒冰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婚姻不是儿戏,军婚更不准离的。”

    离了婚好嫁给霍家这小白脸?她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霍离正好将鸡汤面端出来,故意只端了两碗,招呼澜雪说道:“先吃饭,吃完了再吵架。昨晚你睡下我就炖了这只老母鸡,正好给你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澜雪甩开谢惊蛰的手,走到餐桌上,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鸡汤面,顿时桃花眼眯起,微微欣喜地说道:“霍四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高四的时候蹭我的饭还少吗?少来拍马屁,赶紧吃。”霍离冷淡地说道,然后自顾自地拉着她坐下吃早饭,至于谢家那位少将大人,不好意思,没他的份,不仅没份,还得气死他,这两年他的夫人都是他霍四在投喂,谢惊蛰有什么资格来宣示主权,趁早滚蛋腾位置。

    一边的谢惊蛰气得险些眼前一黑,他也会做饭,军区那几年他在外也是练了一手好厨艺的,什么炖鸡汤,他连叫花鸡都会做,只是她没尝过他的手艺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军区的这两年,霍四一直在一边虎视眈眈?难怪澜雪对他这样信任。

    谢惊蛰脸色铁青,突然意识到他对澜雪的关注实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少将。”爽子敲门进来,低声说道,“军区那边有紧急军务,大致是跟维和有关。”

    昨天少将在这公寓楼待了一夜,他们便在外面等了一夜,只是军区那边也太不凑巧了,这个节骨眼上传来紧急军务。

    谢惊蛰冷淡地点了点头,交代道:“你让陆野上来,以后由他贴身保护夫人,夫人去哪他就跟着去哪。”

    陆野是他麾下身手最好的硬汉,沉默话不多,深得谢惊蛰的信任。

    爽子点了点头,喊陆野上来。

    “澜雪,我有要事先回一趟军区,等会陆野会送你去医院,你有什么事情吩咐他就好。”谢惊蛰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澜雪没吱声,眼都没抬。

    男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往军区赶,一边走一边问着爽子,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是中东那边传来暴动,涉及基地恐怖袭击,具体的情况得回到军区才知道,少将,夫人有了身孕,若是涉及到维和反恐的事情,您不能跟以前一样往前冲了。”爽子劝道。

    在西南军区的时候,谢惊蛰能升的这么快,靠的就是一次次冲在前线,立下无数的军功,这一次中东爆出这么大规模的暴动,出动维和部队的话,便是发动战争了。

    谢家本就子嗣单薄,爽子一边劝着少将一边又突然感激起夫人来,好在夫人有了身孕,要是三年抱两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没说话,车子一路开到了军区。

    谢惊蛰一走,澜雪便没了胃口,对霍离说道:“我先回医院去了,不然谢奶奶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霍离面色一冷,淡淡地说道:“去吧,撞得头破血流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澜雪闻言,有一丝的感动,看着他俊俏冷淡的面容,什么也没说,就算以前不知道霍四的情意,可这两年下来,她多少也知道了一些,霍四对她的好,是宁可退守在朋友的安全范围内,不越雷池半步,也要默默地守着她。

    她如今到底还是谢家的人,一直以来也只是把他当知己,只能插科打诨地一直假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澜雪出了公寓楼,便见谢惊蛰留下的那个沉默寡言的部下,当日在滇南的深山老林,澜雪对这个人有印象,想来应该是他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“夫人去哪家医院?妇产科最好的医院其实不是军区医院,而是第一医院。”陆野替她开了车门,开的是军区的越野车,明晃晃的车牌,很是高调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第一医院。”澜雪点了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陆野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开车去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澜雪到了医院之后已经有专人在等,一路都是专人引导,走的是最高等级的就医通道,比在军区医院顺畅许多。

    陆野等她进去做检查,才取出自己的通讯设备,打出一组加密的数字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靠在雪白的墙壁上,掩去眼底的精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