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0章 男人都是半夜回家,抱着她睡觉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陆野的一组神秘数字发出之后,绕过了大半个地球传输到了一个虚拟的号码上,隐身在南美的骇客破译其中的信息之后,给金三角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陆成收到信息之后,微微吃惊,找到司迦南,低声汇报道:“老大,阿野传来两个消息,迦叶小姐怀孕2月了,谢惊蛰近期可能会前往中东维和。”

    司迦南闻言脸色骤变,走到窗前,看着视线里遍布的深山老林以及落后且破败的村子,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猩红的杀气。

    为了拿下野萨的地盘,他们在这村子里潜伏了近2个月,一直没有吃下对方的地盘。这几年,他们从一个一支游击队伍一点点地壮大,一跃成为这个地区前五的武装力量,可是还不够,吃下野萨的地盘,便能掌控半个金三角,如此才能安心地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“三个月内,吃下野萨的地盘。”年轻俊美,一身煞气的男人凶残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野萨军跟我们势力旗鼓相当,而且跟西边的哲支将军来往密切,三个月太紧迫了。”陆成皱着眉头说道,“老大,就算三个月吃下了野萨的地盘,哲支那边也会发起疯狂的进攻,收拾残局也需要两个月,到时候还是不宜接迦叶小姐过来。这边的医疗水平远不如帝都,生孩子是一件凶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陆成后面的话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“三个月已经是极限,因为还要吞下哲支的地盘,去帝都接迦叶。”满身煞气的男人眯起桃花眼,一字一顿地说道,“迦叶的孩子也要接过来,那是我们容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不仅要打野萨,更要借助吞下野萨,请君入瓮,重创哲支,将这一带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上。他可以花十年的时间在帝都少将谢惊蛰的身边埋下陆野这样的人,也自然能在金三角各地军阀埋下最致命的钉子。

    毕竟从容家覆灭,父亲惨死,迦叶流落帝都的那一刻起,他就在为以后的一切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澜雪在第一医院做了检查,得知胎像已经稳了之后,也不愿意住院,早早地便回到了谢宅。

    谢家对这个孩子的重视程度远超寻常,屋外有陆野守着,屋内有老太太和赵嫂守着,更是闭门谢客,留下的佣人都是谢宅帮佣几十年的靠谱佣人。

    谢家老太太展现出了惊人的魄力,更是从军区借了人手过来,谢宅这一带本就是严控地带,如今更是寻常人都进不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对这一切只字不提,跟往常一样,以免澜雪觉得被拘着,不够自由。

    澜雪隐约察觉到了一些,但是想到谢家子嗣单薄,严控的话,她跟孩子的安全系数更高些,也就当不知道。

    谢氏门阀这些年爬的过高,始终屹立不倒,也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在,当年谢惊蛰的父母为国捐躯之后,谢宅上下老的老,小的小,人人都以为谢氏终究要倒下了,谁知就因为有了谢惊蛰这个谢氏子弟,半个军区的人将谢氏门阀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谢惊蛰有了孩子,谢家的地位只会比之前更稳。

    澜雪怀的这个孩子干系极大,老太太下了严令,谁都不准说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澜雪办了休学手续,这事便瞒不过霍青青等人。

    “生娃?澜雪,你自己还是个娃?”霍青青吃惊地说道,“就算你怀孕了,也不至于休学吧。”

    “青青,你知道这件事情就行,可别说出去。”谢兰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说?我二嫂怀孕的时候,我奶奶高兴的恨不能昭告天下。”霍青青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堂哥的血脉,谢家正正经经的嫡系孩子,必须要万无一失,等嫂子生下了孩子再说也不迟。”谢昭也有几分的欢喜,谢家不像霍家子孙兴旺,如今嫡系有了血脉,站的更稳,她们旁支也才能站的更稳。

    霍青青一脸苦恼,那不就是等于很久都见不到澜雪了吗?

    “你们想来就来,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的。”澜雪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谢惊蛰自从那日离开之后,便几天都没有回来,老太太气得不行,恨不能去军区将他拎回来揍,澜雪倒是无所谓,见不到人更好,免得生气。

    第四天傍晚,谢惊蛰从军区赶回谢宅。

    男人穿着军装,脸色冷肃,肩章上金色的枝叶和金色的星徽衬的人越发的威严。男人进了客厅,见老太太正带着澜雪坐在沙发前,做着婴儿用的围兜以及各式的小衣。

    “以前阿蛰的爸爸和阿蛰出生时的小衣都是我做的,孩子肌肤柔嫩,外面买的不放心,自己用布料裁剪缝制,做起来很快的。”老太太带着老花镜,一边示范给澜雪看,一边慈祥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呢。”澜雪看着老太太上了年纪,手还这么巧,不禁有些羡慕,她这双手拿枪可以,拿针就跟要她命一样。

    “男孩女孩都一样,都是谢家的宝。”老太太笑道,“你这孩子真是我们家的福星,这么快就有了孩子,最好三年抱两。”

    澜雪微笑不语,许是为了清爽方便,她的满头乌黑的长发都被编成了辫子,露出明艳的小脸,五官精致,无一处不美,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,犹如三月桃花,美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谢惊蛰看的呆了一下,然后进来,低低地开口:“奶奶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从一堆奶娃娃的小衣里抬起头来,见他穿着正装回来的,顿时微微惊讶,问道:“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?可是有要事?”

    谢惊蛰点了点头,走到面前,外套都没有脱,微微茶色的眼眸看了一眼澜雪,低沉地说道:“奶奶,我要离家一段时间,大约能在澜雪生产前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男人是天天回家的,只是回来的时候都是半夜,抱着澜雪眯了一个小时就爬起来去军区。

    谢家老太太闻言,拿起身边的鸡毛掸子就打,一边打一边老泪纵横:“澜雪怀了身孕,你如今都是少将了,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你亲自去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