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2章 平日里真刀真枪都不怕,你们怎么就怕一个女人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澜雪闻言,莫名一笑,到底是谢惊蛰的人,对他了解甚深。谢惊蛰大约是这世间最冷酷的情人了。

    怀胎十月,所有交好的人都来看过她,唯独孩子的父亲一次没有回来过,这一次是维和,下一次是访问,再下次是反恐,即使他在帝都的时候,待在谢宅的时间也不多,男人想不在的时候,有的是理由。

    随着孩子一天天地长大,她的心也一点点地变冷,这样的婚姻,若是真的过几十年,跟牢笼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起风了,外面有些凉,夫人还是进去吧。”陆野见她神情冷淡起来,低声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澜雪点了点头,起身进了客厅,就见手机不断地闪烁着。

    微信的四人小群里。

    霍青青发了一组照片,一边发,一边恨恨地说道:“难怪最近没见白莲花出来作恶,原来跑到国外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山里的孩子,家里没钱吗?怎么还有钱出国?”谢兰诧异地问道,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中东沙漠地带。”谢昭看着照片说道,“她怎么跑这里去了,还在微博晒图?新闻上不是说,最近中东地区不太平,不呼吁我们去旅游吗?”

    澜雪看到照片,点开一看,指尖微微发白,照片里的李明月黑纱裹着头和脸,一副当地妇女的打扮,背景是漫天的黄沙,是手机的自拍,特意标明的地址。

    “陆野。”她喊住要走的陆野,脸色微微发白地说道,“你去查一下,李明月是不是也在维和部队里。”

    陆野看了看照片,脸色微变,说道:“少将不会带她去的,这里涉及军事机密。可能是在同一个地区,但是绝对不会在军事基地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查。”她扶着腰,缓慢地坐下来,声音微微沙哑。

    陆野很快就联系了爽子,爽子支支吾吾的不说,陆野去问了几个跟着谢惊蛰去维和的旧部。

    因为不涉及军事机密,问的是李明月的事情,这些人常年跟在谢惊蛰身边,是认识李明月的,三两下就全交代了。

    陆野得知了消息,又打电话去当地的大使馆核实了一遍,这才回来,低低地说道:“李明月是一周前去的中东地区,直接找了大使馆说被抢劫了,要求对方联系少将,少将近期在国际维和,因为涉及海外撤侨问题,跟各地的大使馆联系密切,电话转了几个国家转到了少将那里。李明月死活不回国,大使馆没办法便安排人送到了少将所在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澜雪听到火冒三丈,倒是佩服李明月的胆量。柔弱的女人对付起这些军区三大五粗的男人,真是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知道谢惊蛰在中东维和?”澜雪冷冷说道,“这等机密之事也能知道?”

    陆野沉思,低声说道:“李明月的哥哥李贺在西南军区人缘极好,李贺意外牺牲之后,大家都会照顾一点李明月,其中不少人因为她长的好看心生爱慕。这次维和时间长达半年,非战乱的时候是不限通讯的,许是有人被她套了话,这件事情我会反馈上去,要求内部严查。”

    陆野猜八成是哪个兔崽子被套了话,毕竟李明月去的国家并非是少将所在的国家,大使馆被烦的没办法,以为是少将的什么人,这才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少将带去的,怎么会半年后才带过去?

    “我再去调查清楚。”陆野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澜雪点了点头,拿着手机,眯眼看着李明月发的一组照片,她真是小看了李明月,这样都能跟着去?只是也不知道该说她聪明还是该说她蠢。

    军事机密的事情也敢掺和。这件事情闹开了,对谢惊蛰的前途都有影响。

    澜雪拿着手机,几度想给谢惊蛰发信息,但是看着两人最后一次信息的时间是两个月前,顿时冷笑着摔了手机。

    陆野站在庭院里,听到摔手机的声音,沉思了一下,给爽子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李明月在微博上发了一组自拍,夫人知道她去中东找少将的事情了,这件事情影响不好,你看着处理。”

    爽子在电话里气得直跺脚,说道:“我就知道要坏事,人被送过来的时候,又是装可怜又是装惊吓过度,少将军务繁忙,只看了她一次,就没顾得上她,她死活不走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绑也要绑走。平日里真刀真枪都不怕,你们怎么就怕一个女人?”陆野脸色不善地说道,“还有,查出来是谁透露的消息,直接让他滚回老家去。夫人如今临产在即,刚才气得直接摔了电话,若是有什么意外,我看你们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爽子急的满头汗,连忙说道:“我马上跟少将说去,你可千万安抚住夫人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陆野挂了电话,隔着窗户看了一眼靠坐在沙发上的背影,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一切沉默不语,只希望夫人能撑得住。

    李明月那一组照片当天就被删掉了,此后一直没有任何的动态,若不是霍青青截了图,澜雪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陆野前来汇报说道:“夫人,李明月被遣送回国了,正在帝都,需要控制住吗?”

    陆野的心态很简单,司迦南和谢惊蛰那边于他都有恩情在,他索性两边都不靠,一心地跟着澜雪,于是所思所想都是以澜雪的立场来想的。

    澜雪淡淡地说道:“盯紧就好,有异常就来报。”

    澜雪内心始终不安,李明月费尽周折,险些连命都搭进去跑了一趟中东,绝不会没有后招。

    谢惊蛰那边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,澜雪怕老太太担心,将这件事情压着在,打算等谢惊蛰维和回来,一并告诉老太太,就算她跟谢惊蛰往后要离婚,这样的女人也没有资格进谢家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,距离预产期还有二十天的时候,她越发难以入眠,也不知是何缘故整夜整夜地做着梦。

    梦里似乎回到极小的幼年时代,她被人呵护地抱在怀里,有人在耳边轻柔地喊着“迦叶”。

    梦境纷乱,她醒来后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,只是枕头一直被泪水打湿,想必是极悲伤的故事。

    六千完毕,打滚卖萌求月票,嗷嗷嗷,求投喂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