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5章 说少将睡了他们的女儿,来讨说法
    澜雪看了一眼陆野,陆野是谢惊蛰的人,涉及到谢家的事(情qing),自然不会帮她查,若是郝叔在就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澜珠说的话,她只信一两分,就算澜珠知道什么,目的也不会单纯,毕竟澜珠喜欢谢惊蛰这么多年,似乎一直没放弃过。

    只是无风不起浪,澜珠既然敢这么说,她的(身shen)世大约是真的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无知幼儿,谢(奶nai)(奶nai)将她寄养在澜家,又让谢家唯一的继承人娶了她,就算是疼(爱ai)她,也不一定非要搭上谢惊蛰的婚姻,这里面细细想来,根本就经不住推敲。

    “陆野。”她有些心浮气躁,说道,“你查下澜珠人在哪里,最近都跟什么人接触了。”

    陆野闻言微愣,好在他对于澜雪(身shen)边的人和事(情qing)都了如指掌,皱眉说道:“一年前,澜祁就将澜珠送到美国去了,澜家父母也跟着去了,我马上去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野的行动力一直很强,飞快地调查了澜珠的出入境记录以及信用卡记录,然后挂了电话,说道:“一周前澜珠从美国回来,一直住在外面的酒店,没有回澜家,这件事(情qing)澜祁并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李明月最近在做什么?”她微微眯眼,一周前,李明月也差不多这个时候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李明月自从回来,便没有外出,一直呆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陆野话音未落,就接到了电话,随即脸色微微一冷,看向澜雪,目光几度纠葛,随即心一狠,低声说道,“夫人,外面的兄弟说,李明月的父母不知道怎么知道您在医院待产,在医院门口地上撒泼打滚,说少将睡了她女儿,要谢家人给他们一个说法,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,不少人在围观。”

    澜雪猛然抬眼,一口气险些没上来,扶住木质的长椅,微怒地说道:“直接把人拖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场有记者,还有很多人用手机拍了下来,上传到网上去了。我已经让人通知少将跟老太太了。”陆野声音微冷地说道,“李明月的父母是当地出了名的无赖地痞,做事毫无下限,两人寻死觅活,我们的人若是过于强势,会引起民愤。”

    “你扶我过去。”澜雪站起(身shen)来,气得浑(身shen)都发抖。谢家的名誉要维护,但是她也想知道,谢惊蛰是不是真的睡了李明月。

    澜雪走到医院门口,就见交通已经堵塞,陆野冷着脸,让人开道,只见一对穿破布褂子,打着补丁的四五十的乡下夫妻,跪在地上又是磕头又是哭嚎:“我可怜的女儿,被城里的大官白睡了,现在在家里绝食都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哪里见过这样的一对夫妻,见他们衣服居然还打着补丁,浑(身shen)晒得漆黑,一脸皱纹,畏畏缩缩地磕头,想到新时代居然还有过得这么苦的乡下人,顿时心生同(情qing),各个都义愤填膺,又是强权霸女的无耻勾当,纷纷问着来龙去脉,要给他们找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澜雪到的时候,就见那四十多岁的妇女从口袋里取出一堆的照片,见人就发,照片上的俊美冷毅的男人穿着军装,肩章的军衔都一览无遗,不是谢惊蛰又是谁?

    照片里的李明月还有些青涩的模样,依旧看得出来清纯动人,一看就是在西南军区拍的。

    他都从来没有跟她拍照合影过,唯独结婚的时候,两人拍了一张结婚照。

    澜雪脸色发白,眼前一黑,被(身shen)后的陆野扶了一把才稳住了心神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见是军官,有见识的发现男人肩章上的等级顿时惊出了一(身shen)冷汗,这么年轻的少将,整个帝都只有谢家那一位了,一时之间都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人制住了,所有的照片收回来,所有的视频全都删了。”澜雪(身shen)子抖得厉害,用尽力气说道。

    陆野已经将医院这边的人手都调了过来,一时之间,(身shen)着便装,(身shen)手矫健的军人们上前去制住了李明月的父母,眼神锐利地上前将所有的手机都没收,引起不小的(骚sao)动。

    “当官的要杀人了,杀人了。”李明月父母被制住,在地上打滚撒泼地哭嚎着,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。

    澜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无赖的人,气得说不出话来,若是往常早就上前教训了,只是她如今生产在即,行动不便,就连(情qing)绪都尽量控制,哪里有多余的力气跟这等无赖纠缠。

    “夫人还是别看了,这种人直接关进去打一顿就不敢闹事了。”陆野见澜雪脸色不好,连忙说道,作势就要让人将李明月父母的嘴巴堵上拖下去。

    “无耻泼妇,竟然敢诽谤我孙子。”谢家老太太带着赵嫂匆匆赶来,看见这里乱成一团,见澜雪也在,(挺ting)着肚子脸色苍白,顿时大怒,她的重孙要是有什么意外,她一定要这两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。

    赵嫂将澜雪安顿好,便回去拿遗漏的一些生活用品,顺便接老太太过来,车子走到一半听说李明月的父母再医院门口闹事,顿时火急火燎地赶过来,正好赶上了。

    “毁我谢家清誉,污蔑陆军少将,能让你们坐一辈子的牢,你女儿不过是一介村姑,我谢家乃是帝都名门,你女儿如何能认识我孙子,也不知道用什么下作的手段弄来的照片,居然胆敢讹我们谢家。”

    谢家老太太走到澜雪(身shen)边,稳稳地握住她的手,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,一(身shen)威严地呵斥道:“我孙媳妇出(身shen)样貌气度学识帝都数一数二,你女儿一介村姑也敢赖上我们谢家,莫不是见我孙媳妇生产在即,受人指使,故意闹事,恶毒地害我谢家子嗣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来,几番怒斥,气势威压,加上李明月父母被这些凶神恶煞的男人制住,顿时便吓的瘫到在地,不用演戏都爬不起来了,他们只是来讹钱,明月说只要事(情qing)闹大了,谢家一定会给钱,哪里想到这老太太和孕妇都是这般彪悍之人,顿时都傻了眼,感觉踢到了铁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