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6章 洗刷谢惊蛰身上的污点
    谢家老太太这一顿呵斥,围观众人再看向澜雪,见她即使(挺ting)着大肚子,五官明艳((逼))人,肌肤如象牙般白的发光,是少见的美貌,再看在地上撒泼耍赖的夫妻二人,照片上的那年轻女子看起来也只是清纯动人,哪里比得上眼前这美貌女子,顿时都纷纷醒悟,有一丝的懊恼,没准真的被人当枪使了。

    谢家是他们碰都碰不到的高门,少将大人怎么会看得上一个村姑,而且眼前这美貌女子都怀了孕,没准真的是受人指使来害谢家子嗣的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地上的李明月父母,多了几分的不屑和厌恶,但是涉及这等高门密事,都八卦地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谢家老太太的话很是老辣,如今这夫妻二人明显就是来毁谢家声誉,来害她重孙的,就算孙子认识李明月,就算有苟且之事,也断然不能承认,反而要一口咬死是李家人来讹他们。

    澜雪见老太太出马虽然震住了这泼皮二人,但是这件事(情qing)已经败坏了谢家的声誉,败坏了谢惊蛰的名声,闹得不好,谢惊蛰只怕还要接受调查,为今之计,必须当场让他们亲口承认,这一切是子虚乌有的事(情qing),否则就算将人打死也洗不了谢惊蛰(身shen)上的污点。

    “我生产在即,想给孩子积福,不想见你们有牢狱之灾,你们若是遇到了难事,只管提就是,我们也当做是(日ri)行一善,只要你们说清楚,谢家不会为难你们。”澜雪克制着脾气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已经立了威,澜雪寻思着这夫妻只怕就是来讹钱的,只要他们亲口说出是来要钱的,这件事(情qing)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李明月父母一听,这年轻的孕妇心肠这么软,顿时心里又生出了希望。对于自己养的女儿,这两人没有半点血脉亲(情qing),要不是李明月出钱给他们来帝都,又要他们来医院门口闹这么一出,说有钱拿,他们才不来呢。

    那四十多岁的黝黑妇人,见有钱拿,还不用坐牢,哪还记得李明月那死丫头说的话,顿时也不哭闹了,卑躬屈膝地讨好地笑道“我说,我都说,我们就是想来要点钱,你们这些有钱人又不缺钱,随便打发点,就够我们家吃上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李家父母只知道儿子是当兵的,死了好几年,李明月这死丫头早就不管他们死活了,跑了好几年,他们哪里知道李明月跟谢惊蛰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明月那丫头说,只要我们来医院闹一闹,你们肯定给我钱,这死丫头也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跑了好几年,弄来这照片要我们上门来闹,现在我都说了。”李父眼巴巴地望着,粗着声音说道,“你们可不能反悔,不给钱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乡下偷(奸jian)耍滑的无赖,大字不识一个,更不懂什么道理,平(日ri)里偷鸡偷狗营生的,否则也不可能养了女儿十几岁的时候就想卖掉,这一番话说完,围观的众人都被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原来遇到了地痞无赖,这谢家也真的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事(情qing)发展急转而下,围观群众反而同(情qing)起谢家来。

    澜雪微微一笑,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,淡淡地说道“既然是因为缺钱才闹出的误会,说清楚就好,老太太常年吃在念佛,不会与你们计较,往后你们可不要再随便让你女儿再耍同样的伎俩,去别家骗钱,我是有孕在(身shen)好说话,帝都名门子弟可没那么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赵嫂,给钱让他们回老家好好过(日ri)子去。”她看了一眼赵嫂,三两句话瞬间将这件事(情qing)定义为骗钱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来污蔑我谢家清誉,不害我谢家子嗣,我重孙快要出生了,我也不会与你们计较。”谢家老太太是何等的精明,见澜雪这一番话直接洗白了孙子的名声,顿时欢喜,让赵嫂拿钱给他们。

    老太太出门带了不少钱,老人家不会摆弄那些电子设备,习惯了用现金,这一次澜雪住院带了十多万的现金。

    赵嫂将钱包拿出来,将里面的十多万尽数给了这二人,清晰明白地强调道“遇到我们家老太太和少夫人算你们运气好,要是骗到旁人家里,早就打死你们了,拿了钱,以后别在行骗了,好好过点安生(日ri)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李明月的父母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,现在就让他们跪下来喊爷爷,他们也会喊,两人贪婪地将钱一个劲地往口袋里塞,看的围观众人一阵唾弃。

    谢家人实在是太善良仁慈了,就这样的骗子还给钱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这种骗子就该报警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怎么还给钱。”

    众人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    谢家老太太看了一眼澜雪,笑道“我孙媳妇就要生了,今(日ri)遇到这一遭事(情qing),没准是佛祖让我们给孩子散财积福,往后他们要是再行骗,自然有人治他们。希望大家将刚才的视频都删掉,我们清清白白的人家,可经不起这样的污蔑。”

    陆野早已让人将众人的手机都还回去,见李明月父母揣着钱就跑,吩咐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取回自己的手机删视频。

    澜雪见事(情qing)平息,这才感觉肚子重的厉害,抓住老太太的手,脸色发白地说道“(奶nai)(奶nai)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见她气色不好,惊得连忙喊赵嫂来扶人,这边的事(情qing)都交给陆野来善后。

    “快去请医生过来看看。”老太太心惊胆颤地说道。

    澜雪回到待产的(套tao)间,靠在(床chuang)上,喝了喝水,等医院做了检查,说没有生产的迹象,这才松了一口气,她刚才肚子有些疼,还以为羊水破了,要生了。

    这一番变故,她精疲力尽,满(身shen)冷汗,险些虚脱。

    陆离很快就回来,沉声汇报道“所有人的视频都删了,网上还流传了一些我们也直接全网封了,而且为了以防万一,少夫人到现场之后,我们的人也拍了后半段的视频,这脏水是泼不到谢家,泼不到少将(身shen)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夫妻两扣住了吗”澜雪怒极,问道。若不是为了堵住舆论的嘴,她岂会拿钱给这对地痞无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