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9章 对方今夜就到帝都,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谢惊蛰在门外守了一夜,等天色微微亮,赵嫂过来了,这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赵嫂见他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瞧着应该坐了一夜,顿时吃惊地问道:“大少爷,怎么坐在外面,不进去看看少夫人?”

    “已经看过了。”男人心里微微堵得慌,俊美的面容因为一夜未睡,稍显冷硬,低沉地说道,“澜雪临产在即,夜里不能离了人,还是安排一个护士贴身照看着好些。”

    若是她愿意,他也可以整夜地陪着她,整夜不睡,看着她也行。男人这才惊觉,他渴望陪在她身边,什么都不做,看看她就好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不太愿意,喜欢独处,说夜里有需求可以按铃。”赵嫂说道。

    谢惊蛰点了点头,既然如此,那他晚上再过来守着。

    听着里面似乎有了动静,男人这才有些僵硬地进了隔壁的休息室,洗了澡,换了干净的衣服,连下颌冒出来的青色胡渣都刮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谢惊蛰出来时,便见半开的房门,澜雪穿着纯色飘逸宽松的孕妇裙,坐在窗前的沙发上,赵嫂一边给她梳理长发一边说着话,她勾唇笑着,也没说话,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眯起,小扇一般的长睫毛落下一小片的剪影,神情恬静。

    谢惊蛰一直以为她的美是肆意张扬的,却不知道,她沉默安静的时候,更动人心弦。

    男人静立了一会儿,才转身沉默地离开。

    因昨日伤情动怒,澜雪早起之后便觉得恹恹的,听赵嫂提起谢惊蛰昨夜在门外守了一夜,没说话,他如今坐在这些又有什么用?无须挽留,该散的终究会散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陆野到了医院,趁着赵嫂不在的时候,低声说道:“近期帝都不太平,郝叔想见夫人一面。”

    陆野话音未落,澜雪已经惊得直接站了起来,定定地看着跟在自己身边半年多的劲瘦寡言的男人,眼底闪出一丝的惊疑。

    “夫人不用担心,我是少将的人,之前跟夫人说的也都是事实,在我当兵之前,我们兄弟曾受人恩惠,我是受人所托,保护夫人。”陆野怕她不相信,低低地说道,“我对夫人,对少将没有半点不利之心。”

    陆野说出这些话,便知道自己的军人生涯彻底地结束了,谢惊蛰位高权重,他蛰伏了十年才走到他的身边,一旦启用,便意味着他要跟哥哥陆成一样,回到金三角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道路一早就决定好了,他如今也算是坦然。

    “你是受何人所托?郝叔呢?”她思绪纷乱,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方今夜就到帝都,今晚我会想办法支开少将,等夫人见到他,就会明白一切。”陆野说完便不肯再多说。

    有关迦叶小姐的身世,不该由他来说,他跟在迦叶小姐身边不过半年,一个弄不好,若是搅和了兄妹相认的事情,报恩不成反倒积怨了。

    中东的基地组织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伏进来,必是是跟谢惊蛰的政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如此一来,谢家几乎是人人都有危险,不然他们也不会火烧眉毛地揭露这桩事情。

    澜雪见他不肯说,便让他出去,自己一个人坐在窗前,看着下面的小花园,思绪纷飞,一颗心上下起伏不定。郝叔是她十四岁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的,郝叔离开之后,陆野出现了。

    澜雪回忆这些年郝叔所教的东西,无一不是生存之道,正常人家的女儿是不会学这些东西的,而且两人都有意无意地跟她分析了不少全球各地的势力,其中提的最多的就是金三角的军阀武装势力。

    她心里堵得慌,拿过手机,看到昨天澜珠发的信息,给她发了位置,约她来医院见一面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只能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上。

    澜珠是下午到的医院,被拦在了外面。澜雪让赵嫂放人进来,赵嫂还有些为难,见她坚持,这才咬牙将人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澜雪,我如今想见你一面也要过五关斩六将了。”澜珠穿着红色的连衣裙,走进来,微微刻薄地冷笑。

    她的五官比较平淡,原本就撑不起红色,如今去了美国,瘦了许多,穿着这样鲜艳的颜色,连面相都透出几分的刻薄不忿。

    澜雪一见就知道她并没有从过去走出来,不禁低低叹气,难怪时隔一年,澜珠还不死心地巴巴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澜雪指着沙发让她坐下,并未起身。

    澜珠见她挺着大肚子,五官依旧明艳,比没有怀孕时还要美艳几分,顿时眼底闪过几分的嫉恨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些话,我一个字都不信,不过是想起我们也算是做了十几年的姐妹,见你一面叙叙旧。”澜雪垂眼,小脸冷淡地开口。

    澜珠闻言顿时气炸了,冷笑道:“是不信,还是不敢信?要是真的不信,你会见我?”

    “你从美国回来的事情,澜祁知道吗?”澜雪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澜珠脸色微变,她跟父母的一应开支现在都是靠澜祁,在美国的这一年她也没有工作,每日就是跟一群狐朋狗友出去吃喝玩乐,要是澜祁知道她偷偷跑回来,肯定会勃然大怒,不给她生活费了。澜雪实在是太狠毒了,居然拿澜祁来拿捏她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去大哥那里胡说八道,我一定会把你的身世嚷的人尽皆知。”澜珠瞪着眼睛,恐吓道。

    澜雪见她如今这般模样,跟自己年少轻狂的那几年有说不出的相似,想不到她跟澜珠竟然活成了对方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世,那你倒是说说,我有什么身世?”澜雪淡淡地笑道,“谢奶奶早就告诉我了,你那边还有第二个版本不成?”

    “澜雪,你就别装了,我爸妈说了,谢家花那么多钱将你养大,不养在谢家,专门送到我们家,还让谢惊蛰娶你,肯定是做了对不起你们家的事情,还债罢了,否则谁会这样对一个三岁的奶娃娃。”澜珠冷笑道。

    澜雪脸色微变,桃花眼微微眯起,冷淡地说道:“无凭无据的,你胡说八道什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