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0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
    谢惊蛰心中死志已消,第一件事情就是写了卸任的报告,喊来爽子,让他递交上去。

    随后便跟老太太提了出院,住到近郊谢家的一处老房子去,亲自带着谢小泽。

    老太太见他一夜之间就醒悟过来,虽然不愿意治腿,不做陆军少将,但是总算是人活了过来,还愿意照顾重孙,顿时欢喜得落泪,连忙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老太太是什么都看透了,见孙子这一番险些命丧黄泉,顿感世事无常。只要阿蛰愿意活下来,她便什么要求都没有了,至于谢氏的百年荣耀都是死物,不重要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由于孩子实在是太小,谢惊蛰又双腿不便,老太太不放心,便劝说着等谢小泽一岁了再送到近郊老宅去。

    那老宅久不住人,大人住都嫌难受,何况是稚嫩的三月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谢惊蛰点头同意,独自去了近郊老宅。

    军区的离职卸任文件一直下不来,谢惊蛰不愿意治疗双腿,爽子便请命带人去近郊老宅蹲守,暗中保护照顾。谢家在军区的地位与众不同,谢惊蛰虽然双腿残废,但是头脑还在,才能还在,军区掌权多年,骤然卸任,军区人仰马翻不说,少将的职位是何等的重要,上面宁可保持现状,也不愿意让人取代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于是这卸任的文件就一直不批复,甚至暗中曲线救国,让他原先的亲兵部下也隐身住在近郊,遇到任何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依旧找谢惊蛰,算是给他放长假养病,但是坚决不同意他卸任。

    谢惊蛰住到近郊老宅的第三天,从霍家老太太那里得知消息的厉沉暮,从英国匆匆赶过来,一路直奔老宅,看着这久不住人,冷的如同冰窖的地方,再见谢惊蛰不过是数月未见,便由意气风发的帝都少将变成如今这个坐在轮椅上,形容枯槁的男人,顿时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,还是我认识的谢惊蛰吗?”英俊冷峻的男人挟怒而来,见他呆坐院中,恨不能一拳将他打清醒。

    谢惊蛰结婚都没有通知他,而且什么婚礼形式都没有办,结婚当夜就回了军区,一年未归,明明对这桩婚事毫不上心,如今澜雪死在一场意外里,他居然连活都不愿意活了,厉沉暮如何不怒。

    原本两人一个在帝都,一个在南洋,一个在军区,一个在商界,忙起来都分身乏术,平日里也都心性沉稳,报喜不报忧,联系的也不多,没有想到他不过在英国呆了数月,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厉沉暮这几个月过得也很是糟心,被自己的第二人格所惑,主人格沉睡了两年,数月前才清醒,没有想到厉深居然胆敢背着他谈恋爱,还自私决定娶厉家的拖油瓶顾清欢,男人一怒之下将第二人格强势压制,将顾清欢撵出了南洋。

    这数月以来,时时刻刻受到第二人格的影响,一闭上眼睛都是厉深跟顾清欢相处的点点滴滴,男人夜不能寐,便去英国做了催眠治疗,进行记忆重塑手术。这一闭关就是数月,稍有成效的时候才得知了帝都这边的事情,急急忙忙地赶过来。

    谢惊蛰见他来了,只淡淡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厉沉暮进了屋子,见寒冬腊月里,屋子里没有生火,卧室里被褥也是薄的厉害,厨房里的吃食更是简单,连块肉都看不见,这哪里是生活,这分明是自虐。

    想他帝都谢家,是何等的显赫名门,谢家继承人竟然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女人,果然是这世间最大的祸害。

    厉沉暮冷着脸,让肖骁送来炉子炭火以及酒菜,然后在院子里架着炉子,烫着酒,就着冷风,说道:“过来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谢惊蛰淡淡地点头。

    几壶烧酒下肚,身子便暖了起来,两个满怀心思,各自失意的男人在寒风中喝着半醉,这才打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听老太太说,你要亲自照顾孩子?那你得将这里翻新修葺一下,至少屋子不能这么冷,吃的也不能这么素,你一个大男人受得了,孩子可受不了,更何况你儿子才三个月大,一点风寒都能要命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见他意志消沉,想起来之前,老太太的话,果真是入了魔怔了。谢家人都是重情重义之人,尤其谢惊蛰,他不过是年少时在帝都生活过一段时间,交下这个朋友,这些年无论他在英国,还是在南洋,两人就算不见面,情谊都没有淡半分。

    对兄弟尚且如此,何况是生下了自己孩子的妻子。

    老太太的意思是,给他找事情做,越难越多最好,以免他一个人闲下来,胡思乱想想不开。

    谢惊蛰看了一眼这老宅,勉强算能遮风挡雨,点了点头,低沉地说道:“那我便重新建一个房子,等小泽大一点就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英俊的面容稍稍缓和,见他这般模样,想起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,凤眼眯起,低低地问道:“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男人喝了一口又烫又烈的烧酒,感觉胃都烧了起来,他从军的这几年,为了保持头脑的清醒,几乎滴酒不沾,如今才知道这东西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如同这酒,入喉时清淡,入胃时烧的浓烈,随后就是漫长的微醺。”男人垂眼,声音平淡。

    他们的感情,连浓烈期都直接越过了,直接进入了漫长的寒冬季。

    厉沉暮微微眯眼,还好,他没有这种感觉,他只觉得愤怒,觉得自己的人生居然被别人操控的愤怒,至于厉深喜欢的那个少女,如今也被赶出了南洋,再也不会影响到他了。

    厉沉暮见谢惊蛰除了自虐点,异常的清醒,索性不劝了,找他继续喝酒。两人喝光所有的酒,最后醉的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厉沉暮飞英国继续做最后的催眠治疗,谢惊蛰则开始在老宅的隔壁空地,亲手建一栋木房子,将他跟澜雪有限的记忆全都储藏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