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1章我现在跟迦叶同居中
    谢惊蛰面容冷了几分,看着她脸上明媚的笑容,跟对方交谈时亲昵的语气,第一次意识到这几年他不在身边,迦叶没准是有好感对象的。虽然她是自己的妻子,只是他的配偶栏写的是澜雪的名字,澜雪已经死亡,她现在是迦叶,跟他没有半点关系的司迦叶。

    如今迦叶只把他当做一个带着孩子,双腿瘫痪,没有工作的,需要人救济的老男人,借住在她家里的厨子!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,他又能怪的了谁?

    男人内心抑郁,面容便不自觉地透出几分的冷肃来,茶色的眼眸轻轻眯起,低沉地问道:“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语气带着莫名的酸涩。

    迦叶愣了一下,怎么觉得这男人说话的语气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我主治医生。”迦叶想了想,还是说了一声,眯起漂亮的桃花眼,笑道,“下周艾文要来南洋,到时候我请他吃饭,你记得多做几道菜呀,他一直想吃地道的中国菜。”

    声音又娇又软,却是为了别的男人。谢惊蛰脸色越发沉了几分,没吱声,转身就按着轮椅进了厨房刷碗。

    谢小泽同学从座椅上滑下来,一把拉住了迦叶的裙角,小包子悄咪咪地说道:“妈咪,老谢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迦叶睁大眼睛,俯下身子,有些苦恼地问道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谢小泽眨着乌黑的大眼睛,悄悄地说道:“老谢不喜欢做菜给别人吃,除了妈咪跟谢宝。”

    迦叶咬了咬红唇,总不能她来做吧?她不会做饭呀。最多会煮个面条。

    谢小泽同学虽然年纪小,但是早熟又聪明,见状勾了勾迦叶的脖子,笑眯眯地说道:“妈咪,老谢很好哄的,我每次惹他生气,只要抱着他撒娇卖萌,说,老谢我最喜欢你了,老谢就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迦叶的脸瞬间就有些发热,她怎么可能会去哄一个厨子兼职管家?虽然这男人颜值该死的符合她的审美,属于冷酷俊美的硬汉型的,但是他是个鳏夫呀,有孩子的。难道她这棵千年铁树不开花则已,一开花就开在一个丧偶的老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迦叶胡思乱想着,小脸有些发烫,山里来的土包子,一看就不太懂人情世故,固执古板,应该不会花心,而且背景简单,对她跟司迦南也不会造成威胁,关键是颜值高,不过双腿不能走路,性生活会不太和谐吧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只要一想到不可描述的事情,脑海中就自动闪过一幅幅画面,暗夜里,男人劲窄的腰身,粗哑的呼吸声,以及汗水滴落,肌肤滚烫地伏在她身上,狂野地起伏着。

    迦叶飞快地摇了摇头,嗓子微干地说道:“我先出去一趟,你在家要乖哟。”

    说完拿起包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谢小泽同学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,趴在落地窗前,看着妈咪开车出去了,这才一溜烟跑进厨房,叫道:“老谢,你把妈咪气走了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气闷地按着轮椅出来,看着幸灾乐祸的谢小泽同学,微微眯眼,沉声说道:“今天写一篇作文,一套试卷。”

    “啊~”谢小泽同学瞬间就垮了脸,想哭了。

    谢小泽认命地去写作文,男人则郁郁寡欢地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客厅,然后给厉沉暮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两天忙起来,都忘记找老厉算账。

    “厉家那边还需要谢小泽过去吗?”当初厉沉暮接谢小泽过来就是为了安抚老爷子,想保住顾清欢,没有想到,间接导致了他们父子两见到了迦叶,也因此住进了迦叶家里。

    说起来,到底是要谢谢老厉,虽然老厉隐瞒了迦叶的事情长达半年,但是谢惊蛰如今很是知足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老爷子现在不管云家的事情,清欢是云家二爷云霁的孩子,现在云家正在闹分裂,打官司。”厉沉暮凤眼眯起,淡淡地说道,内心还是有几分的郁闷。

    清欢认了生父之后,就跟他闹分手。这一年多来,厉沉暮也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从小寄养在厉公馆,年少时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少女,颠沛流离五年后,性情大变,对他若即若离,吊着他,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偏偏厉沉暮这几年洁癖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,只能接受顾清欢一人,后半辈子的性福就全靠她了,只是男人高高在上惯了,绝对是不会追女人哄女人的,最近两人正僵持着在呢。

    谢惊蛰坐在轮椅上,一边翻开之前看到一半的书籍,一边冷哼道:“心情这么差,是顾清欢找到了生父,不要你了?早就告诉你,喜欢人家就大大方方地说,娶回家去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非得矫情作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南洋太子爷闻言眯眼,嗤笑道,“谢少将自己媳妇都能丢五六年,这话说的怎么那么硬气呢?嗯?”

    这是来秋后算账,故意戳他伤疤的?厉沉暮觉得不能忍。

    谢惊蛰翻书的动作微微一顿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现在跟迦叶同居中。”

    厉沉暮:“等上床了再来跟我炫耀,五六年都没用某些功能,并不知道还能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果断挂了电话,然后心情越发地郁闷起来。他为什么会想不开打电话给厉沉暮?打电话给霍二霍三也比找厉沉暮强。

    不过霍二霍三都结婚了,要是他说到澜雪没死的事情,没准分分钟霍四就知道,从美国直飞回来,这不是挖坑埋自己吗?

    谢少将想来想去,发现自己这六年来实在是太闭塞了,竟然没几个能分享心情的朋友。

    谢惊蛰将书丢到一边,长久以来平和的心境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男人垂眼看着自己六年来没有什么知觉的左腿,撑起身子,尝试性地动了动右腿,当年双腿中弹,左腿的神经中枢受到创伤,几乎不能行走,右腿虽然要好一些,但是六年没用,肌肉也有些萎缩。

    男人移动着右脚,想站起来,右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,站了不到一分钟就摔到在地,而左腿则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谢惊蛰垂眼,俊美刚毅的面容闪过一丝的阴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