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3章念着佛经,压制着内心的欲念
    谢惊蛰见她出言挽留,见好就收,不再提离开的事情。

    男人心细如尘,自然看得出来迦叶对于家里住个大男人还是有些介意的,自己提出离开,让她挽留,将路堵死了最好。

    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等时间久了,她习惯他的存在,后面才能水到渠成。谢惊蛰有的是耐心。

    谢惊蛰从冰箱里取出罐装的啤酒和卤味,低沉诱惑地说道:“睡不着,要喝一罐吗?”

    迦叶对辣的卤味毫无抵抗力,正好肚子有些饿,桃花眼发亮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男人开了外面小花园的壁灯,两人坐在露天的木质长椅上,看着夜色,喝着啤酒,吃着辣味,犹如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聊着天。

    谢惊蛰的口味偏淡,不吃荤,基本是喝着啤酒,看着迦叶吃,茶色的眼眸里满是宠溺的笑意。若是知道她这么好收买,他应该直接拿出超辣的卤味,也不用卖惨博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我在金三角那几年,最想念的就是这些辣味,可是司迦南不给我吃,每回郝叔外出的时候都偷偷给我带。”迦叶被辣直流眼泪,然后灌了一大口啤酒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让你吃?”谢惊蛰看着她被辣的嫣红的红唇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让我忌口,以免对伤口愈合不利,不过没有辣味的人生,简直是生无可恋。”迦叶吃的嗨,不自觉地就打开了话匣子,眯眼笑道,丝毫没有人前的高贵冷艳,犹如天真烂漫的少女。

    谢惊蛰目光微暗,大约能想象她当时重伤的模样,司迦南宁可将她藏在那样蛮荒之地,也不愿意让她在国内受到良好的治疗,怕的就是被他发现迦叶还活着吧。

    “话说男人很少有吃素的,你确定要一辈子吃素,不沾荤腥?”迦叶眨着桃花眼,壁灯下看他,觉得这个男人浑身都是谜团,好像又不太像土包子,毕竟哪里有这样冷漠又好看的土包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谢惊蛰淡淡地应了一声,茶色的双眼看着她,低低地说道,“一辈子吃素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愿早已达成,只要她安好,他宁可舍弃一切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的男人。”迦叶撇了撇嘴,继续欢快地吃着辣味,见男人就跟闷葫芦一样,不自觉地找着话题问道,“先前我说的,要收养谢宝的事情,你考虑的怎么样?我大概是不会结婚生子了,想要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不愿结婚生子是她脑海中根深蒂固的念头,迦叶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这样的观点,这才会在见到谢小泽的瞬间就想要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谢宝?谢惊蛰对这个称呼不置一词,谢小泽这几年惯会撒娇卖萌的,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其实男人大体也能猜到孩子内心缺乏安全感,小木屋跟谢宅两边住,没有母亲,他基本很少跟孩子交流,谢小泽能这样阳光开朗,没有长歪,只怕性格还是随了迦叶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身体活着,灵魂半死,并没有过多地重视,往后一定要好好引导。都七岁了,还撒娇卖萌,就该丢军区去训练去。

    “我跟孩子不打算分开。”男人意有所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办呀,我收养谢宝,也养着你,不就好办了吗?”迦叶又喝了一罐啤酒,感觉还是辣,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啤酒,继续喝了一口,托着下巴看着她,语气带着一丝的娇软。

    谢惊蛰被她看的有些紧绷,她原本就长得好看,两人之间也是正常的夫妻,任何亲密的动作都做过,自从重逢,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想靠近她,亲吻她,只是怕毁了眼前的一切,这才死死地压制着。

    男人轻咳了一声,继续喝了一口啤酒,声音略沙哑:“虽然我穷,但是孩子还是养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迦叶见他面容冷肃,生怕他生气,带着谢小泽走了,连忙不敢再提,拿起啤酒,笑道,“专心喝酒。”

    迦叶喝到后来就有些迷糊了,她这几年身体其实极差,司迦南管的厉害,不准她碰辛辣刺激的东西,原本酒量就不行,喝了两罐便头昏昏的,趴在小木桌上不愿意挪身子了,含糊地说道:“我,我就眯一会儿,你等会喊我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见她这么容易就醉了,目光深邃,一言不发地抱起她,进了屋,将她放到自己的床上,又去取了热毛巾将她的手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屋内光暗极暗,男人目光阴鸷,看着近在咫尺的娇颜,俯下身子深深地吻住她的红唇,尝到了熟悉的香甜气息。

    男人手撑在床沿上,指腹按得隐隐发白,低哑地喘息了一声,才放开她,闭眼默念着佛经,克制住心中的欲念,许久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老谢?”谢小泽同学睡得迷迷糊糊地,爬起来,往被子里缩了缩,然后伸手抱住了迦叶的脖子,如同小猪一般,拱在对方的怀里。

    谢小泽同学隐约觉得不对劲,老谢怎么变得又香又软,但是实在困得厉害,嘟起小嘴巴继续睡着。

    男人看着睡在被窝里的娇妻稚子,握紧手腕上的佛珠,一动不动地看着,直至天明。

    迦叶夜里睡得很是香甜,早上被鸟儿的声音叫醒,睁开眼睛看着拱在自己怀里的小包子,微微一愣,随即亲了亲小包子红扑扑的小脸蛋,然后身子才微微一僵,这里好像不是她的房间,她睡得枕头好像也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被褥和枕头上萦绕着男人身上独有的阳刚味道,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,像是他手腕上的佛珠沾染的。

    迦叶猛然一拍额头,想起她昨晚喝酒喝多了,所以是男人抱她进来的?他双腿瘫痪,怎么抱得动她?她会不会太重了?不对她睡在这里,男人睡哪里了?

    一个个问题挤进她的脑袋,迦叶心跳加速,爬起来见卧室里没有人,来不及多想夺路而逃,等逃到自己的房间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鞋子忘记穿,而且这里是她家,为什么她要逃?

    迦叶觉得有些事情乱了套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