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4章 小情儿,我等了你好些天
    “你不用这样妄自菲薄,感(情qing)的事(情qing)不过是你(情qing)我愿,没有谁配不上谁的说法。”迦叶语气柔软了几分,皱起眉尖,低低地叹气。

    “先回谢宅,若是你实在是不自在,晚上我们就回小木屋住。”谢惊蛰低沉地开口,见好就收,不愿意((逼))得太紧,迦叶的(性xing)格肆意洒脱,不拘小节,所以大多时候他也只敢前行一点点,这几年他也忍得十分辛苦,只是(日ri)(日ri)能待在她(身shen)边,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迦叶见他这两年多来,在自己(身shen)边从未对她大声说一句话,每(日ri)不见她就要慌乱去找,在瑞士即使家里请了阿姨,他也一(日ri)三餐不假于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她不是木头人,谢惊蛰对她的好,她心里是清楚的,只是莫名的又有些不安,这两年来始终没有跟他跨过那最后的一条线,男人也不((逼))她,谁也无法想象,他们两人居然谈得是柏拉图式的恋(爱ai)。最亲密的时候也只是(情qing)难自(禁jin)地亲吻。

    “好,我没有经验,若是做的不好,你记得提醒我。”迦叶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男人勾唇,悬起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谢宅,迦叶一下车就见谢宅门口站着一位头发雪白的老太太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穿的是一件看起来稍旧的旗袍,外面罩着厚厚的羽绒服,看见她顿时(热re)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妈(咪mi),老谢,你们终于回来了。”谢小泽同学从老太太的(身shen)后窜出来,欢喜地上前,一把拉住了迦叶的手,扬起漂亮英气的小脸,双眼亮晶晶地说道,“妈(咪mi)你看,我长高了,我今年又跳级了,太(奶nai)(奶nai)说让我悠着点,别老是跳级,我也没办法呢,因为我实在是太聪明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谢小泽同学说着说着便得意地笑起来,看见下车的谢惊蛰,脸上的表(情qing)顿时一僵,瞥了瞥嘴,小声地告状道:“妈(咪mi),老谢好坏,我还这么小,就让爽子叔叔把我丢到军区去。”

    小少年垮着一张小脸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男人下车来,面容俊美冷毅,微微眯眼说道:“谢小泽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谢小泽条件发(射she)地站直了小(身shen)子,声音又响亮又清脆,惹得(身shen)后的老太太一行人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伤感的(情qing)绪被这么一闹,瞬间就一扫而空,上前来,一把握住了迦叶的手,声音隐隐颤抖地说道:“是迦叶吗,喊我(奶nai)(奶nai)就好,外面天冷,我们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迦叶被老太太干燥温暖的大手一把握住,内心不知为何泛起了酸涩的感觉,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“好的,谢(奶nai)(奶nai)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老太太看着她熟悉的眉眼,拍了拍她的手,内心百感交集,若不是怕吓到她,都恨不能将她搂在怀里哭一场,这个孩子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,对她的感(情qing)丝毫不比孙子少。

    “(奶nai)(奶nai)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谢惊蛰低沉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这才进了谢宅,往主屋的客厅走去。帝都的天气有些干冷,今年过年没有下雪,谢宅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,绿树成荫,大红灯笼都挂了两排,处处都打扫的干干净净,洋溢着新(春chun)的喜悦。

    迦叶原本内心还有些忐忑,到底是帝都谢氏名门,而且她的(身shen)份一直就是半黑不白的,谁知谢家老太太和善,谢氏人口单薄,加上谢小泽活泼可(爱ai),犹如开心果一样穿梭在众人之间,顿时也松了一口气,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谢家老太太几乎没有问她任何有关(身shen)份以及过去,只关心她衣食住行问题,对她关照到甚至冷落了谢惊蛰。

    迦叶有些求救地看向男人,男人只坐在窗台前,俊美的面容微微含笑,握着手腕上的佛珠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稍作休息,吃完饭,到了半下午的时候便是祭祖,再然后就是小年夜的丰盛晚饭,一直到晚上,迦叶睡在(床chuang)上,才想起来,这一整天忙碌下来,她连走的念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迦叶睡的房间是二楼的主卧,空间极大,极简风格,室内的陈设极为的大气,隐约透出主人的高雅品味来,她直觉之前住的大约是个女(性xing),想起谢惊蛰早逝的妻子,轻轻地皱起了眉尖。

    谢小泽直接喊她妈(咪mi),男人也说她跟他妻子长得像,迦叶到了今(日ri)再也不能忽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躺在(床chuang)上睡不着,起(身shen)开了灯,四处看了看房间,拉开了衣帽间,男人的军装整齐地叠放在一格,余下的几乎都是年轻女子的衣服和鞋帽,这些年了,竟然丝毫没有人整理收拾,好似前主人随时都能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迦叶走到阳台,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,看着四方的天空,也不知为何,自从进了谢宅,她的(情qing)绪便隐隐低落起来,好似内心遗忘了非常重要的事(情qing),若是司迦南在就好了,冷笑讥讽两句,她便能跟他闹起来。

    她闭眼,低低地说道:“骗子,我们说好一辈子相依为命的。”

    锦城

    司迦南在黑市浪((荡dang)dang)了几(日ri),大致了解了锦城的(情qing)况,心有成竹之后,等腊月二十八这(日ri),便开车去机场接冷(情qing)和赵管家。

    男人特意将自己拉风的皮大衣给换成了儒雅绅士的西装,伪装成所谓的双硕士学位的精英人士,扯出俊美邪气的笑容,等在了机场,一路上引来不少年年轻姑娘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司迦南嘴角含笑,锦城的姑娘还是有些眼光的,等了没一会儿便见赵管家推着好几个行李箱,跟冷(情qing)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见她穿的是米白色的羊绒大衣,由于清瘦,腰(身shen)被勾勒的婀娜生姿,如丝绸般顺滑的直发,垂到腰际,红色的贝雷帽衬的小脸精致又文艺,空有一副美貌,眉眼间却透出几分的轻愁,气质纯白如兰。

    司迦南不(禁jin)眯起桃花眼,席家那位大少爷眼睛是被东西糊住了吗?

    赵管家率先见到他,难得笑容满面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司迦南上前去,勾唇邪气地一笑,低沉(诱you)惑地说道:“小(情qing)儿,我等了你好些天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