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3章 你什么时候嫁到谢家来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吃过年夜饭,谢小泽同学看着外面渐渐暗沉的天色,欢喜地一溜烟跑到了院子里,打开了院子里缠在景观树上的星星灯,然后拉着老太太就要往院子里去,一边拉一边喊道:“太奶奶,快看我给你的新年礼物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还没进院子,就见一树树的火树银花,五彩斑斓的星星灯,一闪一闪的,跟院子里的红灯笼交相辉映,照的整个谢宅都是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老太太见状,一连说了三声好,搂着谢小泽,笑的一脸红光,眼底隐约有泪光闪过。

    年年岁岁景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许是年纪大了,看到这样美的景致也喜欢感慨。

    迦叶见谢小泽带着老太太去院子里看火树银花,不禁微微一笑,跟谢惊蛰将碗碟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你教小泽做的?”谢惊蛰目光深邃,虽然她不记得过去的事情,可骨子里很多东西一点也没有变,就连哄人的方法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正巧看到储藏室有这些星星灯,也不知道是谁买了那么多,放着都生灰了,物尽其用而已。”她不甚在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是你自己买的。谢惊蛰将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,见她进了厨房,看了一眼赵嫂,交代了几句,赵嫂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谢惊蛰交代完,便跟着进了厨房,挽起袖子去洗碗。

    迦叶见他坐在轮椅上,手脚利索地清洗碗碟,只能给他打打下手,这些家务活一贯是他在做,若是不让他做,他反而不高兴,时间久了,迦叶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温和内敛的眉眼,她低声问道:“谢惊蛰,你那么好,为什么始终单身一人?”

    在遇到她之前,他独自一人带着孩子生活了好些年吧。

    男人手里的动作一顿,声音带着一丝的沙哑干涩,说道:“迦叶,我以前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迦叶睁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问道:“难道你以前吃喝嫖赌样样精通,还是天天混迹风月场所?或者喜欢家暴?”

    谢惊蛰被她逗乐,摇头,低沉地说道:“我以前就是一块食古不化的木头,全部的心神都在军区,常年不着家,不体贴人,也从来没有试着去对一个人好,很多时候越是在乎,越是会用冷漠来伪装自己,这样的我,还算的上好吗?”

    当年他若是对她好那么一点点,他们之间也不会走到那样惨烈的局面。就算没有那场意外,迦叶也是不愿意见他的。

    迦叶完全想象不到谢惊蛰过去是这样的人,这样的男人自私自我,是个女人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不像呀。”迦叶眯眼桃花眼,上下打量着他,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所以你觉得你很不好,才单身的?”

    “为了等你才单身的。”男人低低哑哑地说了一句,声音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迦叶小脸微微薄红,感觉厨房小了点,有些燥热。好在谢惊蛰很是镇定自若地去忙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松了一口气,心底对于他前妻的事情始终没有问,其实也曾想过也许这个男人只是在她身上看到了她前妻的影子,才会对她这样好。

    她不问,不过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她的感情观一直是浅浅爱,深深藏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清欢为了年少时的一份感情,兜兜转转十多年,还是遍体鳞伤地带着孩子去了远方,想到生死未卜,为了她挣扎在黑暗和光明分界线上的司迦南,想到那样五年如同嚼蜡的养病时光,便没有勇气以真心换真心。

    如此甚好,守着彼此心里的界限,即使今日相爱,明日也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迦叶心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暗痛,一个没有过去的人,就如同身临悬崖,不过是过一日算一日罢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清洗完厨房,见迦叶神情有些古怪地站在厨房的门口,洗净了手,按着轮椅过来,脸色有些严峻,低低地问道:“迦叶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谢惊蛰心里闪过一丝的紧张和慌乱,该不是他之前说自己不好,迦叶打了退堂鼓?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到了司迦南。”迦叶轻声说道,今夜是除夕,也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,她始终能感觉到司迦南还好好地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即使暂时找不到他,也坚信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谢惊蛰闻言,茶色的眼眸微微深邃,伸手握住她的手,说道:“你哥哥会没事的。你看了奶奶送你的新年礼物吗?”

    男人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迦叶摇了摇头,进了客厅,见一个人都没有,顿时诧异地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谢惊蛰面不改色地说道:“每年除夕奶奶都要带谢小泽去看春节晚会,谢宅的人都会跟着去的,你若是想去,我现在送你去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迦叶愣了一下,所以现在整个谢宅只剩下她跟谢惊蛰?

    谢惊蛰见她发愣,已经拿起之前老太太送她的福袋,递给她,说道:“拆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迦叶拆开大红金丝绒的福袋,取出里面的红包以及一个木制的首饰盒,打开一看是一把古铜色的钥匙,顿时觉得有些烫手。

    谢惊蛰看着这把钥匙,顿时明白了老太太的心意,无论她是澜雪还是失忆的司迦叶,老太太始终都认同她的身份,一直将她当孙媳妇,甚至当真正的孙女来疼爱。

    “这把钥匙我不能收。你奶奶是不是误会我跟你的关系了?”迦叶下意识地就知道了这钥匙大约是谢家库房的钥匙,这样重要的东西都是传下一代的,怎么给她了?

    “没有误会,迦叶,是你从头到尾误会了我们的关系。我等了你这些年,你还没有想清楚往前走一步吗?即使不愿意走,你点个头也好,余下的路我来走。”谢惊蛰声音暗哑,目光深邃地看着她,将话挑明。

    男人伸手握住她的手,低沉地说道:“谢小泽也喊了你这些年的妈咪,你什么时候嫁到谢家来?”

    逼,逼婚了?

    迦叶莫名地有些想逃,可手被男人握的死紧,不允许她退缩一步,她挤出一丝笑容,见谢惊蛰俊美冷毅的面容是前所未有的严肃,甚至挣扎着要下轮椅,顿时脸色微变,按住他,低低地说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求婚。”男人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娇艳面容,目光深沉如猎人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