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5章 我们要不要先试婚?
    司迦南从厨房里端出几碗面条,见冷(情qing)跟赵管家坐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交流什么,不(禁jin)勾唇笑道:“过来吃年夜饭,简陋了点,不过可是我亲自下厨的。”

    金三角令人闻风丧胆的军阀头子煮的面条,怕是没几个人敢吃的。

    冷(情qing)将便签纸收好,跟着赵叔过来,见是番茄牛(肉rou)面,散发着浓郁的香气,顿时感觉有些饿了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司先生,哪里敢劳驾您下厨,我过几天便去找厨子出来。”赵管家笑呵呵地说道。要回冷宅之后,佣人都被打发回去过年了,实则是往后都不用了,毕竟是龚美珍的人,用着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那么麻烦,等过完年,住几(日ri),我们就回意大利去,冷宅这边找人定期看护就好。”司迦南笑道。

    “回意大利,不继续呆在锦城吗?”赵管家失口问道。

    冷(情qing)也有些诧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司迦南将筷子递给她,让她先吃,勾唇笑道:“冷家的这些人,还想(日ri)(日ri)看着添堵吗?等拿回冷(情qing)那百分三十的股份,自然回意大利去,我在那边还有事(情qing)要处理,留你们在这边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赵管家哑口无言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几,几天就能拿回大小姐的股份?”

    虽然司迦南空手(套tao)白狼,将冷宅要了回来,可是冷谦视财如命,要拿百分三十的股份无异于割他的(肉rou)。

    “早点走也好,要是冷先生找专家鉴定了画圣的画,我们留下来也没好果子吃。”赵管家想到另一件头疼的事(情qing),司迦南是完全不按剧本走的人,这么大的篓子他也没有能力堵上。

    “谁说那幅画是假的,是真迹。”司迦南吃了一口酸辣爽口的牛(肉rou)面,满意地点了点头,看着目瞪口呆的主仆二人,似笑非笑地说道,“舍不得孩子(套tao)不得狼,等你爸鉴定过那幅画的真伪,这百分三十的股份才能痛快地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是无价之宝啊。”冷(情qing)急急地张口,想发声,突然想起自己这些年早已失声了,不(禁jin)焦急地在便签纸上写道,“股份不要了,我回头帮你把画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司迦南失笑,眯眼笑道:“放心,那画我一分钱没花,不过是先寄存在你爸那里,回头这些东西都是要拿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画被艾维斯家族压仓库,压了一层灰,他拿走的时候,艾维斯家的人还很是高兴呢。他这人做事(情qing)喜欢做到极致,既然报恩,锦城这块地自然要完全地纳入到他的掌心里。

    “快吃饭,初六离开锦城回意大利去。”司迦南微笑道,看着有些呆傻的冷清,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一边的赵管家见状咳了好几声,默默地将牛(肉rou)面端到了一边去吃了,一边吃一边抹着泪,熬了这些年,眼睛都熬瞎了,终于守的云开见月明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冷(情qing)指尖攥紧,小脸透出几分的紧张了,一开始救了司迦南不过是动了恻隐之心,可司迦南表现出来的一切都绝非是普通人,买得起豪车,忽悠得住锦城望族的家主,随手送礼都是无价之宝的真迹画作,在意大利还有事(情qing)要处理,这个男人(身shen)上是一团一团的谜。

    司迦南眯起多(情qing)的桃花眼,没有说话,在她的便签纸上写下对应的一行话:“你男人。”

    帝都谢宅。

    谢惊蛰说出要求婚的话之后,迦叶愣了半晌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求婚?

    迦叶看着以往温和内敛的男人一改形象,轻描淡写地说着不容置喙的话,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谢惊蛰,我很感谢你帮我找司迦南,可结婚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嫌弃我?”男人眯眼,俊脸带着几分的灰败,说道,“我知道我不仅二婚带孩子,还双腿残废,你嫌弃我是正常的,对不起,是我动了不该动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俊美冷毅的面容透出几分的苦涩来,修长粗粝的大手紧紧地握紧轮椅扶手,两年多了,他还是没能走进迦叶的内心,没有想到即使失忆了,她对感(情qing)也避之如蛇蝎。

    迦叶见状,懊恼地说道:“不是你的原因,你很好,是我的原因。谢惊蛰,你也知道我跟司迦南的(身shen)份,黑市上悬赏我们兄妹的帖子多如牛毛,娶了我,会对你的政途有影响。而且我跟司迦南早就说过了,相依为命,我不能丢下他不管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失去了过去的记忆,可这些年,司迦南为了她所做的这一切,她都是看在眼底的,若是说这世上只剩下最后一个对她好的男人,那一定是司迦南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很好,可不知为何,这几年两人之间好似隔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似触手可及,又似隔着天堑鸿沟一般。

    谢惊蛰垂眼沉默,茶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的深思,许久低沉地说道:“不急,我可以等你,等一辈子也行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想着一步到位,原本就是借着除夕将话挑明,让迦叶思考两人之间的关系,毕竟司迦南极有可能已经出现,现在不趁着迦叶失忆,将人定下来,等司迦南出现阻拦,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迦叶看着他俊美落寞的面容,想到这两年多来,对方对她的关心和照顾,迟疑地说道:“要不,我们先试一试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迦叶便想咬断舌头,试什么试?谢惊蛰这种死心眼的木头,一旦试婚,还怎么甩开,不过对方是帝都陆军少将,司迦南不是一直头疼军区对金三角的打压吗,她要是将谢惊蛰骗回了金三角,司迦南应该不会揍她了吧?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有了谢惊蛰,以后西南军区也不敢随便打压金三角了吧。迦叶隐隐兴奋起来,以前怎么没想到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谢惊蛰双眼迸发出明亮的光芒,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,沉声说道,“迦叶,要是哪些地方我做的不好,你一定要说。”

    谢惊蛰的内心想法是,等将人娶进谢家,就彻底地让他们兄妹两洗白,待帝都,在军区的庇护下,不准去金三角那种地方了。

    迦叶被他炙(热re)的大掌握的紧紧的,感觉小脸有些发烫,随(性xing)地点了点头,结巴地说道:“就,就试试,不合适的话,就各过各的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