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6章 刚才不过是开胃小菜
    每年的新(春chun)晚会,相当于谢宅上下的一次团建活动,老太太带着众人去现场看晚会,要很晚才回来。

    迦叶看了看时间,便没有等门,径自上楼去洗澡,换上了睡衣,准备刷刷微博,跟清欢视频聊天,逗逗顾晞安就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才上(床chuang)玩手机,便听到了沉稳的敲门声,三下,不徐不疾。

    迦叶开了门,就见男人换了棉麻的睡衣坐在门外,短发微微潮湿,还冒着水汽,俊美的面容很是沉稳,茶色的眼眸看着她,低沉地说道:“我来试婚。”

    迦叶目瞪口呆,试,试婚?今晚?

    “不让我进去吗?”谢惊蛰低沉一笑,男人的轮椅已经滑了进来,迦叶想关门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谢惊蛰进来,孤男寡女,气氛陡然就变的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“又躲在被窝玩手机?”男人看着她的手机躺在枕头上,屏幕还是亮的,脱口而出,然后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迦叶全部的心神都被试婚两个搅乱了,没有注意他话里的意思,随手拿起手机,佯装镇定地说道:“我在刷微博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早点睡,我看一会儿书。”谢惊蛰拿出带来的书籍,便真的认认真真地在一边看书了。

    迦叶原以为是**,要滚(床chuang)单的,可他带书来她的卧室看?见男人这样,她反而不紧张了,咬唇一笑,黑白分明的桃花眼闪过一丝的促狭的笑意,谢惊蛰大概比她还紧张吧。

    这么纯(情qing)?

    迦叶飞快地上了(床chuang),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继续刷着手机,然而两个人共处一室,空气中都散发着浓郁的荷尔蒙的气息,没有人说话,安静到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迦叶眨了眨眼睛,觉得微博索然无味起来,偏头看向谢惊蛰,轻声喊道:“谢惊蛰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低沉地应着,俊美的面容依旧半垂着,看着手上的书籍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书?”她撑着脑袋,找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本小说。”谢惊蛰从书中抬眼,看着全(身shen)都缩在被子里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清艳动人的迦叶。这些年时光似乎特别优待她,让她看起来跟二十岁时没有区别,(性xing)(情qing)也跟以前一样,他很多时候只要能静静地待在她的(身shen)边,便感觉到了满足。

    只有她才能给他这样的安宁时光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说?”迦叶百无聊赖地问道,感觉这个男人属(性xing)简直是和尚,他上辈子是得道高僧吧。

    “百年孤独。”谢惊蛰想起迦叶当年考帝都大学时还是高分进去的,读了一年不到就休学,再后来流落金三角,跟着司迦南那样的土匪头子,怎么会想到继续读书深造。

    他倒是知道顾清欢在法国深造读书了。他欠迦叶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读书的时候没看过吗?”迦叶原以为他读的是什么晦涩难懂的专业书籍,结果是她初中时就读过的小说,顿时愣了一下,噗嗤笑出声来,说道,“谢惊蛰,你以前连小说都没看过吗?”

    谢惊蛰眯眼,看着她在(床chuang)上笑的花枝乱颤的,书也不看了,从轮椅上起来,坐到(床chuang)上,挤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他的双腿早就恢复了知觉,行走无虞,不过还是装的四肢僵硬,上了(床chuang),闻到她发间以及被褥上的淡淡香气,便有些心猿意马,低沉地说道:“我读书少,你要是有时间可以教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教不了。”迦叶摆了摆手,笑得有些收不住,猝不及防见谢惊蛰上了(床chuang),两人靠的极近,便呛到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,无奈地说道:“笑都能呛到,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冬季的夜里,屋子里本来就开了暖气,暖如(春chun)天,男人周(身shen)都是烈焰一般的(热re)度,一贴近迦叶就有些(热re),后背他碰触的地方如同火烧一般。

    她飞快地摇头,本来是想起(身shen)喝水的,结果一手按在了谢惊蛰温(热re)的(胸xiong)口,这一乱,(身shen)子就不稳,直接跌进了被子里,被男人接个正着,姿势就像她投怀送抱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也有过接吻的经历,但是像这样穿着睡衣,在(床chuang)上跌成一团的绝无仅有,一时之间两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迦叶觉得空气突然安静,男人紧贴着她的(身shen)体也炙(热re)紧绷,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他(身shen)体的变化,顿时屏住了呼吸,弱弱地喊道:“谢惊蛰,我渴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(娇jiao)气,像是在撒(娇jiao)。

    男人嗓音沉的不像话,低低地说道:“我也渴了。”

    迦叶只觉得眼前一暗,(身shen)子已经被他压在(身shen)下,男人低头便是一阵深吻,(吮shun)吸着她香甜的红唇,两人都颤抖了一下,(身shen)子酥麻。

    迦叶被他越吻越渴,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,嘤咛了一声,如同小猫一般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屋内的温度越升越高,到最后两人衣裳都被汗湿,迦叶浑(身shen)无力地瘫在男人怀里,喘息着,大脑有些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谢惊蛰的(床chuang)事风格简直堪称是烈马,迦叶原本还觉得他双腿不便利,就算上(床chuang),怎么也是她在上,他在下,结果全程都是她被压在下面,男人就一个姿势入到了最后,真的让她苦不堪言,若不是她感觉腰都要断了,没准能折腾到天亮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不是很清心寡(欲yu)吗?”迦叶嗓子都有些哑,感觉到男人温(热re)的大掌游走着她敏感的部位,喘息地说道,“你,你该不会是?”

    “迦叶,我(禁jin)(欲yu)好些年了。刚才不过是开胃小菜。”男人声音低沉暗哑的不像话,因为是迦叶失忆后两人第一次亲密接触,是以谢惊蛰基本是全程克制的,甚至连姿势都没变,不过饥渴了这么多年,吃一次怎么能吃饱?

    “你的腿,会不会太累了?”迦叶双腿发软,下意识就想要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男人气息粗重,在她耳边沙哑地说道:“每条腿都好的很,你刚刚不是亲自体验了一下吗?”

    迦叶俏脸通红,真的是再正经的男人,(床chuang)上都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像是不知满足的凶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