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0章 世间有求必苦,无欲则刚
    迦叶稳定了情绪,坐下来,看了看司迦南,又看了看霍四,完全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,不过还是急急问着司迦南的近况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    司迦南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的戾气,也不避讳霍离,冷笑道:“三年前俄罗斯的军火供应商突然失踪,疑似是仇家报复,我为了调查这件事情去了东欧,在梵蒂冈的时候,行踪被人察觉,遭到了仇家追杀,受了重伤,前段时间才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见迦叶忧心忡忡的模样,司迦南勾唇一笑,淡淡地说道:“不用担心,我身体都恢复了才来帝都找你的,而且当年追杀我的仇家也被我用计解决了,我还找到了当年的俄罗斯军火商,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迦叶屏住呼吸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方告诉我,他并没有被从仇家追杀,不过是被人威胁去欧洲游玩了一圈,遛狗一样地遛着我。”司迦南冷笑,谢惊蛰可真是好手段,整整遛了他三年,可那又如何,谢容两家的恩怨如山般拦在那里,他想娶迦叶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迦叶有了不好的预感,“你怎么会认识霍离,霍离说他近十年没回国了?”

    司迦南冷笑,没有说话,看向一边的霍离。

    霍离抬眼,定定地看着迦叶,淡淡地说道:“半年前,你哥哥托我照顾你,迦叶,当年用计将你哥哥支开去欧洲的人就是谢惊蛰,他借着你失忆,想跟你培养感情。”

    迦叶脸色骤然苍白,修长纤细的指尖狠狠地按在桌面上,隐隐发白,一言不发地看着司迦南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得等你自己想起来,我告诉你的话,你会像听故事一样没有真实感。”司迦南俊美邪气的面容闪过一丝的残忍,目光不忍且柔软地说道,“迦叶,是他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迦叶沙哑地摇头,想拿手机打电话去质问谢惊蛰。

    司迦南按住她的手,沉沉地说道:“他是军方的人,我们是金三角的人,黑白两道都在通缉我们,迦叶,即使你手上是干净的,可你是我司迦南的妹妹,他们一样会将你当做目标,你还不明白吗,如论是立场问题,还是诚信问题,他都欺骗了你,你们不适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司迦南俊美的面容微微阴沉,没有提及她的过去,就连一边的霍离都下意识地避开了提及她的过去,不想让她知道,她当年就嫁了一回谢惊蛰,险些尸骨无存,牺牲了陆野的一条命,费尽心力财力才抢救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样的过去太沉重,若是迦叶一辈子想不起来,司迦南也不会提,只会默默地一人背负谢容两家的仇恨。

    迦叶双眼微微潮湿,不想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谢惊蛰,是他导致了他们兄妹分离三年,导致司迦南重伤躺了两年多,险些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“我总要找他问清楚。”迦叶沙哑地说道,看着司迦南,突然手里的动作一僵,怎么问,司迦南不会无缘无故地骗她,如今他人在帝都,若是军方丧心病狂对司迦南不利怎么办?

    “司迦南,我们回南洋吧。”迦叶嗓子有些干涩地说道,“回金三角也行。”

    司迦南看了一眼霍离,看出迦叶的担心,不想在霍离面前透出过多的底牌,只淡淡地说道:“嗯,年底回南洋过年。对了,清欢还好吗?”

    司迦南重伤的这三年,得知清欢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跟厉沉暮离婚,离开了南洋,内心也是有些窝火的。

    他当年若没有出意外,清欢怎么会受这些的苦,迦叶也不会被谢惊蛰骗了近三年。

    “清欢挺好的,顾晞安和厉嘉宝都超级可爱,虽然厉沉暮不是个东西,可两个孩子都随清欢,你见了就知道。”迦叶说到那一对萌宝,心情瞬间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司迦南点了点头,笑道:“好,那我得先准备点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霍离见兄妹两的话题终于安全了点,这才说道:“迦叶,给你带的特产在我车后备箱,等会拿给你,不少是孩子的玩具,余下的就是当地美食特产,你送顾小姐和孩子都正好。”

    迦叶点头,看着永远体贴绅士的霍离,感激地笑道:“霍四,以后谁嫁了你一定会超级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霍离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年前的这段时间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,给你留一些人手用,年前赶回来。”司迦南说道。

    迦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因司迦南赶着要去锦城,三人便散了。

    霍离送迦叶回小别墅,便见黑色的军用改装车停在积雪的路灯下。这几日雪停,属于化冻的阶段,不仅阴冷,路还难行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,我们进去吧。”迦叶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看车子,低低地说道。

    霍离点了点头,下车,从后备箱将打包好的箱子扛出来,给她送进屋。

    “少将,迦叶小姐回来了。”爽子坐在驾驶座,低声提醒道,车子里的气氛很是沉闷,他打开车窗,问道,“好像是跟霍家四少一起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爽子暗自叹气,少将是天天来守着,也没见迦叶小姐出来跟他说一句话,爽子是肠子都悔青了,他当时脑子怎么就不会转了,怎么就打了那么一个电话呢?

    这几天少将几乎是没怎么吃没怎么睡,他看在眼底,恨不能都冲上去找迦叶小姐负荆请罪了。

    “少将,干脆跟迦叶小姐说清楚吧。”爽子见男人目光悠远地看着小别墅紧闭的大门,咬牙说道。少将为了隐瞒迦叶小姐就是夫人的事实,让他们连称呼都改了,依他看,索性破罐子破摔了,敞开了说,不是还有小少爷吗,那可是迦叶小姐亲生的,有小少爷在,还怕夫人跑了?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谢惊蛰见等了有一个小时,俊美冷毅的面容垂下来,知道她今天是不会出来的,低低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男人内心微微冰寒,冷风从车窗里灌进来,带着细雨,打湿一方座椅以及男人手腕上的佛珠。

    世间有求必苦,无欲则刚。他欠她的,慢慢还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