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7章 你这么长情,怎么不去娶你的白月光呢?
    迦叶垂眼,长长的睫毛留下一泓的扇形阴影,清艳绝伦的脸闪过一丝的深思,有些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清欢见状,便知道她对谢惊蛰还是有感情的,因为司迦南不同意才一直没松口,否则以迦叶的性格,早就拍拍屁股潇洒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时间跟司迦南谈一下,若不是国恨家仇,喜欢的话就在一起,我看谢少将是个专情的男人。”清欢对谢惊蛰的印象一直很好,至少在感情上,从来都是谢惊蛰迁就迦叶比较多。

    不像她与厉沉暮,从来都是厉沉暮主导逼迫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样的人,错过了喜欢的人,大约就是要孤独终老的了。”清欢笑道。

    迦叶闻言噗嗤笑出声来,不住地点头,道:“可不是嘛。不过据他以前对我不好,所以我先晾他一段时间。调教一段时间看能不能用,后期怎样看心情吧。”

    像厉沉暮那样的男人,就属于完全无法调教的,这些年来不仅冷酷独裁,还翻脸无情,看清欢吃了多少苦就知道。迦叶这话没出来,怕她心烦,好在谢木头比厉沉暮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迦叶想了想,大约以前谢惊蛰太木讷了,不是还有一个白月光了,两人感情不太好,这才闹离婚,应该不至于有什么国恨家仇的,毕竟都结婚了,不至于那么狗血。如此一想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总要找人家谈一谈,这都吊了好些天了,亏得谢惊蛰性格好,换了别的男人早就急了。”清欢莫名地想到之前就因为没有搭理厉沉暮,结果男人大半夜将她绑架到了别墅,顿时唇角的笑容消失,脸色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等会去找他谈。”迦叶将脑袋搁在她的肩头,撒娇道,“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收了谢惊蛰的好处了,天天为他好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收拾完厨房,出来就见两个同样出色,风格迥异的世家子弟坐在茶几边下围棋。

    谢泽带着弟弟妹妹在玩解锁游戏,一轮玩下来,谢泽就有些无语了,嘉宝对于这类解锁的游戏,是蠢萌蠢萌的,只会甜甜地哥哥好棒,可是顾晞安玩起来简直是逆天了。

    等顾晞安通关之后,谢泽瞪大眼睛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只有四岁。

    “泽哥哥,这游戏有提示的。”顾晞安朋友指了指上面的各种英文提示,漂亮的脸蛋露出人畜无害的学霸笑容。

    谢泽吐血而亡,有气无力地道:“晞安弟弟,哥哥教不了你了,以后江湖再见,我们组团刷怪吧。”

    迦叶见两拨人玩的很是融洽,便上楼去洗澡了,等她从浴室出来,就见男人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翻看着书,面容俊美,姿态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迦叶被他吓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娇声呵斥道:“你进来怎么没声音?”

    屋内开了暖气,温暖如春,她刚刚沐浴完,穿的浴袍,不仅露出优美的蝴蝶锁骨,还露出半截如玉的腿,肌肤白的似雪,红唇似火,美的有些令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谢惊蛰只看了一眼,便别过了视线,低沉地道:“我敲门的时候你没吱声,我便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迦叶冷哼了一声,擦着湿发,嘀咕道:“这是清欢的家,你怎么随便就上楼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住的时间挺长的,要搬出去住吗?”谢惊蛰盯着她十根雪白可爱的脚指头,目光有些暗,她全身上下都美,他每每欲罢不能。自从瑞士回来,两人见面的机会都少,更别提在一起温存了。

    谢惊蛰之前还想不到这方面,但是两人独处,她又穿得这样的少,莫名地就被勾起了念想,不过时间地点不合适,男人不禁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不仅谢惊蛰郁闷,就连厉沉暮都郁闷,这两个女人住一起,他们就得待冷宫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看。”迦叶也觉得住时间久了不太合适,毕竟清欢要照顾两个孩子,厉沉暮每次来接孩子都不给她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奶奶今天还提到你了,奶奶年事已高,这些年疼爱你不比疼爱我少,只是怕吓到你,才一直按捺着没去看你。”谢惊蛰站起身来,高大挺拔的身影隐隐将她笼罩住,低低地道,“迦叶,你就当是发发善心,能经常去看看奶奶吗?”

    迦叶被他得心有些柔软,对于谢家老太太,她一直有一种亲近感,不过她还有心结在,若是跟谢奶奶来往密切,岂不是默认了要跟谢惊蛰在一起?虽然两人现在也在一起,不过不是在闹分手吗?

    迦叶轻轻皱起了眉尖,冷淡地道:“那你,若是我就是你前妻,好端端的怎么就闹离婚了,还出了意外?你出轨了?还是家暴了?”

    谢惊蛰面容冷峻了几分,紧紧地圈住她的柔软的腰肢,克制住自己没有去吻她,闻着她沐浴后的通身的香气,呼吸微沉地道:“都是误会,这些事情来话长,木屋里有我这些年写的日记,你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迦叶想到那本日记本在她包里呢,不过她有些鸵鸟心态,到现在还没看。

    她眯起乌黑的桃花眼,见男人浑身紧绷,呼吸也有些异样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,娇媚地道:“我要听你亲口。你一个大男人做的不得?”

    谢惊蛰低低地应了一声,转移注意力,果然将当年的事情都了一遍,从她在澜家的事情开始起,到十八岁嫁给他,二十岁怀孕生子,再到发生意外,除了她是容家人的事情没有,就连李明月的事情都轻描淡写地了一遍。

    倒不是谢惊蛰故意淡化,而是早些年原本李明月就是一个用来麻痹自己情感的道具,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这些年过去,那个女人更是变成了一个符号一样的存在,再多的便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一边,一边用干毛巾给她擦拭着湿发。

    迦叶一开始还算听的平静,等听到后面,见他居然除夕夜从她的床上爬起来去见白月光,后面的诸多事情都跟白月光有关,顿时气的心肝肺都疼,嗖的一声站起身来,看着男人俊美冷毅的面容,讥讽地笑道:“谢惊蛰,你这么长情,怎么不去娶你的白月光呢?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久爱成疾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